一片秋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莫晓蝶陆晨旭-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小桃此时已经害怕的哭了起来。

    陆梓千来到冷雪面前,试图再和她沟通交流。

    但是,对方却不开口,不睁眼,拒绝一切。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煎熬着。

    冷雪一心求死,一直很平静。

    陆梓千他们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不安了。

    整个房间都是封闭的。

    空气沉闷。

    分不清黄昏和白天。

    最后,陆梓千终于沉不住气,再一次来到冷雪面前:“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

    “……”冷雪依旧闭着眼睛,根本不理会他。

    “也许,白远当年躲过了李安的追杀,真的还活着也未可知。”

    冷雪终于又睁开了眼睛:“陆梓千,你别白费力气了。除非白远现在活着出现在我面前,否则的话,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说完,她再一次闭上眼睛。

    陆梓千充满了挫败感。

    难道说,他们真的要和冷雪这个疯子死在这里面吗?

    他不甘心!

    他的三个孩子还那么小。

    而且,他答应过诺诺要陪她一生一世的。

    于是,他对冷雪说道:“既然我们大家都要死在这里面。还麻烦前辈先帮我四嫂解除身上的催眠术。毕竟,黄泉路上,她应该记清楚自己是谁。”

    “我都要孤单一人上路了,凭什么要让谢菱歌他们夫妻一起去死。陆梓千,我是不会帮她解除催眠术的。”

    冷雪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

    “既然这样,前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陆梓千掐住她的脖子,手腕慢慢用力。

    冷雪的呼吸变的有些不顺畅,她这才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但是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恐惧。

    “陆梓千,我早就不想活了,你动手吧!我谢谢你。”

    她的眼睛如死水,没有一丝生机。

    果真是一心求死。

    陆梓千挫败的松开手。

    对于冷雪这种变态,他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四哥,对不起,我们,我们可能真的出不去了!”意气风发的他第一次觉的自己很无能。

    陆梓塔安慰他:“老五,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是四哥不好,四哥拖累了你。”

    他冲弟弟伸出手。

    陆梓千紧紧握住哥哥的手:“我太没用了!”

    “老五,黄泉路上,我们一起,四哥陪你,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陆梓塔用双手握住弟弟的手。

    兄弟俩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就在这个绝望的时刻。

    外面突然响起了陆梓百大嗓门的声音:“四哥,五哥,你们在哪儿?”

    绝望的兄弟俩,顿时看到了曙光。

    陆梓千飞快的扑到门口,冲外面喊:“老六,老六,我们在这儿!”

    然后侧耳贴在门上细听,有脚步声很快由远及近。

    然后,他听到了陆梓洵的声音:“老五,老五。”

    陆梓千在听到兄弟们的声音之后,心终于松了下来。

    陆梓塔拉着小桃也赶紧来到门口。

    “三哥,老六!”

    大家都很激动。

    陆梓百用力的推了推门,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

    “五哥,这门怎么打不开?”

    “这个房间有特制的机关,冷雪想要和我们一起耗死在这里面。钥匙,应该在她的房间,你们快去找一找。”陆梓千隔着门缝说道。

    “好,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找钥匙。”

    外面很快又归于一片平静。

    只是,房间里的冷雪却又虚弱的笑了起来。

    陆梓千他们回头看她:“你笑什么?”

    “陆梓千,我笑你太天真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真的以为我把钥匙放在了我的房间吗?”

    “钥匙不在你的房间,那在哪儿?”陆梓千吃了一惊。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等着在这里和我死在一起吧!”

    陆梓千却看着她,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冷雪疑惑的盯住他。

    “就算是没有钥匙,我相信我的兄弟们也会想办法把我们救出去。”他一脸自信。

    冷雪也笑了起来:“你说的是砸门,砸窗,或者拆房子吗?”

    “有何不可!”

    “呵呵,我早就猜到,如果有人发现我们在里面,情急之下会采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所以——”

    她故意看着他们,虚弱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所以,我当初在设计这个房子的时候,故意做了手脚。

    房子只要稍微受到外力的撞击,很快就会坍塌,夷为平地。我们都会被砸死在里面。”

    “什么?”

    冷雪考虑的还真是周到!

    滴水不漏。

    “不信,你们可是试试!哈哈——”

    “雪——儿!”

    突然,外面院子里传来了一个苍老却有力的男人的声音。

    冷雪瞬间止住笑意,脸色大变。

    “雪儿,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的话,能听出我的声音。我是白远。”

    “白——远。”

    冷雪控制着电动轮椅很快来到门口,情绪格外的激动:“白远,真的是你,你没有死?”

    外面,穿着僧袍的白远来到门口:“是,我没有死!”

    冷雪隔着厚重的铁门哭了起来,手贴上铁门:“白远,白远,我还以为你当年被师傅——”

    白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我当年受伤之后躲过去了。”

    “那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去找我?”冷雪激动的从轮椅上跌下来,整个人都趴在门板上。

    白远的声音很轻:“你先把门打开,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他刚刚在门外已经听到了她和陆梓千的对话。

    “好,好,你告诉陆梓洵,钥匙就在我院子的那棵银杏树下,那是我们一起种下的,它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冷雪的声音也变得很轻。

    很快,大约十分钟之后,陆梓洵他们找到钥匙,打开了房门。

    白远看到跌坐在门口地上的冷雪,终究是不忍心,弯腰把她抱起来,放在了轮椅上。

    “老四,老五,你们没事儿吧!”

    陆梓洵和陆梓百兄弟俩赶紧冲进房间。

    陆梓千笑了笑:“我没事儿!三哥,你们来的正好。”

    小桃此时却又用手指着他们:“为什么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此时,白远已经推着冷雪来到了院子里。

    陆梓塔赶紧拉着小桃追了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