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寂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复空纪-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向重只好再把书仔细翻阅了一遍,终于又想出了另一个全新的角度:

    “沿海地区的发达,与内地经济结构不同,所带来的‘礼物’差异性,与当地地方性人文性格的养成之间,有一定的正相关。”

    当然,给管牙师傅提交的“作业”,可不能写成这样,一是他可看不懂;二是,又要被书卷砸脑袋了!还是拿出点诚意来比较好。

    “习柳氏书卷礼则有言

    礼者,礼也。假以为物,尽心尽性。惟物之所进,礼之所致,不外授礼者、受礼者二方。盖有所赠,必有所求。如欲取之,必先予之。故,礼之出纳,实乃利益之交换也。权衡授、受二者之势,低求高者,礼必厚之;高授低者,礼可随性之。

    礼之厚薄丰俭,送何物,送多少,几时送,由何人送,如何包装,收礼者喜好如何,若被收下,其后何续可为;苦被拒,如何挽回颜面,如此诸等,繁复详杂,于细微处,点滴皆是学问。

    礼若合意,双方欢洽,后则友谊长存;礼若不当,不如不送。

    不送,尤无可责者;送之乃其心所恶,便令收礼者,生被辱之心,反而仇恨抖生,其后,未知几多灾殃!

    纵观华夏,物产丰饶,地广人昌。

    各国礼物之备,尤显其国力之强弱。

    地产丰荗者,其礼类繁品佳;地产贫瘠者,其礼只贴民生。

    然,物之丰饶,显民之自信风貌:富如巴蜀、南楚,皮鲍竹木盈车;豫章、番禺,黄金玳瑁断棹;而北方之地贫民困,西秦、陇地,粟米太牢;赵代、宋梁,佳人君子。有物美者美物;人靓者亮人,皆出诚意,不厌其豪,不愧其朴,皆乃吾华夏风华,以代天地之飨,彰人心之德。

    故,礼者,得体适宜,乃为礼之上佳,皆大欢喜之策也!

    化干戈为玉帛,以礼易天下,天下人之幸也!”

    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向重觉得挺得意,又复读了一遍,心满意足,就仔细收好,准备第二天去书塾,向管牙师傅上交“第二稿”。

    “我就不信了,胡头儿的五稿,我都能拿下,你这区区两稿,能把我难倒?嘿嘿!”

    向重心满意足,想想就觉得写得好,在床上躺了半天,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起来,拿着这篇文章,去找向郑哥哥,让他“先睹为快”,顺便,给提提意见。

    这时,已过戌时,向郑也已经都睡下了,听到门外有人在敲门,月光照进来的影子,他就看出来,是向重。

    “重儿,顶解咁夜过来,有咩紧要事么?”

    点燃蜡烛,披了件外大氅,向郑开门迎接向重进来。

    “阿兄,管牙师傅要吾写一篇文章,吾咁好写完着一篇,就赶紧送来俾阿兄眙一下,俾吾一点意见,好唔好?”

    向重也不客气,直接来到桌前,把向郑手中的蜡烛归位,打开自己的“大作”,让他看。

    “好,待吾眙下,有咩锦绣文章,令到重儿你,夜半三更,枕榻不沾,就欲俾吾一赏。”

    向重按着向郑坐下,还给他打着灯,让他仔细看。

    “果然好文采!重儿之见,已过二八之龄;真系令为兄刮目相看!”

    “真系?呵呵,如此,管牙师傅当唔会再拒吾吧!”

    “自然唔会!顶会哉!”

    “哈哈,好,咁吾就放心啦!阿兄再见,早投!”

    向重收起文章,仔细卷好,揖礼拜别,开心地返回自己的卧房去睡觉去了。

    这下心里,是更踏实了!

    心一踏实,这睡起来就贼快,秒睡,一夜无梦,直至鸡鸣天光。

    次日,当管牙看完了向重交上来的第二稿“作业”后,果然对这学生,年轻不大,见解不凡,大加赞赏!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通过了这次的“作业”,对于向重来说,只是一个对“向东求学”启蒙的阶段。

    听说这东部的齐国、鲁国、陈国、蔡国,皆是大贤圣人集聚之地,要是能够效法管牙师傅那样,自己也出去游历一番,求学的效果,一定会大过只师从六位师傅。

    再说了,如果说用“江郎才尽”来形容六位师傅的话,对于目前的向重来说,他们的学问,确实都有些保守和过时了。

    加上向重的学习能力超强,他也一天比一天地感受到了,来自东方圣贤们的召唤。

    “好久没去见孔丘了!”

    自从向重上次应邀去孔子的守藏室以及老府一游之后,已经有太久,没有和“高手过招”了。

    向重暗自下决心,要向东游学。

    游学,是需要时间和金钱的。

    好在,这两样,他都有。

    唯一感到不满的,是六位师傅。因为,他这一走,他们六人,就“光荣下岗”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们不能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呢?

    孩子大了,是要他自己去闯一下的时候了!

    向戌一听向重有这样的请求,第一反应是:这不行,孩子这么小,一个人出去游学,万一路上遇到什么不测,可该怎么办?

    但是,向重反复请求,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并且保证游学过程中,不会泄露自己是向戌之子的身份,仅以一普通书生的角色出游。

    如果他实在不放心,也可以让两位师傅“暂不下岗”,陪着他,一起去:

    “御术赵怀,射术杨封,两位师傅同行,定能保儿平安,可否?”

    这两位的武艺在身,向戌自然是一清二楚;再三思忖,与向重母亲商量过后,决定,放孩子出去历练!

    “多谢阿爷!”

    向戌正要同意他们出行,忽然又想起了一人,问向重:

    “仲有一位,王丹师傅,你可愿,携其同往?”

    “自然好!吾中意,中意至极!”

    向戌对于王丹的“重启”,一直牵挂在心。虽然其年岁已长,但对于如何应付这一路上的种种状况,带上他,简直不要太放心!

    再说了,上次向郑、向重二兄弟行“冠礼”之日,他们也对这位王丹,心迷神往。

    “如此,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