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抹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fate梦幻旅程-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铃木友纪看到了圣皇太一的抬手动作,紧接着冀国都城的低空防护层出现了开裂现象,五彩的光芒随之纵劈而下,宛如一道实体化的彩虹,落地为刃,单凭质量压倒一切反抗可能。

    魔神但他林毫不犹豫地自己撞向那道五彩之光,berserker白起则抱起身边的铃木友纪,立刻往侧面躲闪。

    刹那之间,光芒触及地面,舍身抵挡的魔神但他林凭着不会被攻击的特性,偏转了部分光路,但未能影响到提前考虑到这一点的圣皇太一。

    祂平平无奇的一招劈斩,量级远超从者战规模,区区一个人类少女体型的魔神纵然特性罕见,想要有效抵挡是不可能的。

    光芒的尖端触及地面,将铃木友纪原本站立的位置,百余平方米的地面瞬间蒸发,而后超高温热浪扩散,相邻位置lancer秦良玉与仙人太公望无从避免,两者在静止中以肉眼可见的形式融化成了灰烬四散飘扬。

    奔腾的热浪吞没了白起与铃木友纪,白起展开能量罩,凭着机甲带有的湮灭特性,最大程度抵消了无死角的这轮攻势。

    “魔神?很特别的个体。你们的王专门挑选了你过来?有趣。”

    圣皇太一的声音飘荡在地面上,祂起先很好奇害得应龙精神失常的魔神究竟有多特别,现在亲眼看到,结合之前魔神干扰星冕封印的特殊方式,祂确信了遇到了针对。不过问题不大,魔神可以等价带复活能力的高等从者,但从者无论哪个等级都不可能超越祂。因为祂某种意义上也是从者,占有最为特殊的职介。

    祂是救世主(savior)。

    转动虚幻的手掌,落在地上的连贯天地彩光随之偏转,即便魔神但他林跟着移动试图顶住这道攻击,量级的巨大差别注定了结果。

    五彩虹光沿着空地点亮了整个东城门,包括先前留下的仙兵尸体,整条光碾过的范围,一切都在超高温间融化蒸发,什么都没留下。

    白起带着铃木友纪再次闪躲,这一次白起看到圣皇太一的动作,觉得对方是以城墙为界限,或许会保留城墙,他当即启动机甲的后推器,瞬时起飞,飞上之前激战中倒塌的城楼。

    铃木友纪这时候只看到照亮一切的五彩虹光充斥视线范围,光芒圣洁纯净,仿佛就是为了净化她这个恶念浸染的污浊存在。

    突然一道阴影紧密覆盖在了城墙之上,光与暗霎时间形成楚河汉界,白起与铃木友纪此时处在暗的一处,移动速度及思维都陷入明显的延迟,甚至铃木友纪都没反应到自己落在了一片阴影覆盖的区域。

    唯一最快看破其中奥秘的魔神但他林想要提醒也没用了,她在光之中,呼喊之类的方式无法传递到暗之处。她之前侵入应龙记忆时,见过这种奇异的招数,神战战场中分割一切实与虚的不明宝具。

    如魔神但他林和铃木友纪先前猜想那样,圣皇太一是一位持有宝具的特殊从者,无论与其他从者的差别有多大,本质上兴许很接近。

    圣皇太一做了一次收手动作,双眸间闪烁无限星光,窥视天地开创之前的唯一真理——道。

    以现代汉语道出了自己宝具真名,五彩虹光与停滞冥道都只是祂运用阴阳乾坤之力的具体表现,祂愿意也可以是禁锢他人的极光带和融化万物的暗河,仅仅是力量具体运用形式罢了。

    真正论起祂的最强招数,绝非普通的光与暗单独出现——

    “『天地未开·混沌归一(万物所出,造于太一)』”

    光与暗的界限,被强行压缩,两者相互挤压碰撞,其间存在的一切物质都因此落入混沌之中,无从维持,碾碎分解为基础形态,并进一步回归最初的源头,西方魔术称其为“根源”,而在这里称之为“道”。

    直至阴阳完全重合在一起,那一刻圣皇太一手中显现了一把形状特殊的杖剑,代表着“道”之本源的具象化。执掌的主人才能在古代神离开华夏大地后,获得唯一启用权限。

    宝具释放结束,整片城墙与一侧路面连续两公里长度都不复存在,虚无则在一秒钟后快速被空气重新填充。至于不可作用攻击对象的魔神但他林,虽说还存在着,也可以当做不存在。

    “这是你们仙界新研究的仙术吗?”圣皇太一背后星冕焕发光亮,强光指向原本东城门城楼的位置,立刻多重法阵显现。

    铃木友纪与白起两者被法阵夹在中间,像是完美规避了圣皇太一的宝具。

    圣皇太一持有的杖剑因宝具使用结束变回不可见状态,祂一眼看穿了对方的规避招数,实现具体方式不提,颇有种“薛定谔的猫箱”意味,跟仙界已知的法术体系完全没契合点。

    “如何?伪神?你引以为傲的宝具也没能成功杀死我们守护人理的英雄!正义的一方联合在一起,便战无不胜!”仙人太古望以半灵体状态出现在铃木友纪身后,他第一次以“英雄”称呼铃木友纪,不论目的,全靠他舍命出手才救下了处于圣皇太一宝具范围内的铃木友纪与白起。

    铃木友纪持有他的仙符以来,他一直反向学习着铃木友纪持有的知识。见过圣皇太一绝招的他,直至真正接触到铃木友纪,才发现世上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外,还能有虚无组成的个体。这个仙术或者说仙术与魔术融合的法术,他也是第一次真正使用出来,为了防止被星光窥视到,他不敢事先练习。

    唯一的缺点则是需要他人在安全后尽快观测他们一行人,否则他那点残余的法力(魔力)耗尽,就真的一起化为虚无了。除开三皇至尊,无人能抵挡的招数,他做到了,足够了。

    “自封至高的伪神。你和你的走狗们嚣张不了太久了!仙界三皇至尊及上千仙门道友将合力消灭你们这些祸乱人间的邪魔外道!你们所有人都会付出对应的代价!”

    太公望叫嚣之余,身体还在重构,之前被超高温烧毁身体化作的颗粒反常识汇集起来,重聚成不完整人形,过程比之以前放缓了多倍,且太公望只恢复了头部和躯干,四肢完整度极低。

    圣皇太一并未搭理太公望的叫嚣,他对太公望奇特的新仙术的确有点意外,但看懂原理后,已经想到了破解方法,包括太公望反复使用,现在还当面使用的“死而复生”仙术。祂静观底下的蝼蚁自由发挥时间,给足了祂认定的公平公正。

    如果底下的仙人要把赐予的还手反击时间用在口舌之辨上,祂也随意。宽容即是如此,不必在乎蝼蚁的咛喃细语,祂承认对方不负后世的传奇称呼,但那只是蝼蚁层面的超级天才。不能为祂所用,还三番五次坏祂秩序,只能无情抹除。如果能像saber岳飞那样至少别跟自己敌对,那不配合也是可以宽容的。

    “master,下一次估计就算这个仙人再用些奇奇怪怪的仙术,我们也难逃那个擎天巨人的攻击了。末将想不出能对抗这一等级攻击的方法。”

    白起直白承认实力差距,明摆着的现实,承认了也没什么丢脸。如果铃木友纪肯临时转意,他愿意赌一把,趁着全城不动的机会,快速屠戮住民。他原本想着在遭遇圣皇太一之前能凑齐所需要求,现在也没得选。

    铃木友纪脱离存在与虚无的过程更长一些,她在白起说完后,又过了数秒,双眼才恢复神色。刚才的感觉很奇妙,外界信息都能感知到,但包括思维在内一切“自我”的部分都停滞了。

    重新审视天空中的圣皇太一巨大身影,铃木友纪确定没有任何与其交战的可能性。圣皇太一选择了出手时机,无疑对铃木友纪、白起、太公望三者任何一方都不利。顺着这个思路,铃木友纪认清现状之余能选的对应方式,绝不是简单意义的逃跑,异闻带之内无处可逃。

    铃木友纪的思想同步被魔神但他林捕获,她反而有了一个主意,仙人表现了一种超出那个至高神圣皇太一预料的法术,持有近乎无限知识储备的魔神则有了相近的思路。

    “不要把祂视作全知全能。如果你我两者的猜想没错,祂在变成如今模样之前,不会比你优秀太多。”魔神的声音单向传递给铃木友纪。

    仗着特殊性经受圣皇太一宝具洗礼,魔神但他林也付出了看不见的代价——对等豁免攻击,她也无法对外界做干涉。假如发挥到极限则是因为她不存在于此,所以豁免在这里受到的攻击。

    “穿越到之前的时间?可以吗?”铃木友纪懂了魔神的主意,可如何能做到?

    “这是我能想到唯一对付祂的办法了。你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人还是最不幸的人?投掷只有一次机会,铃木友纪。告诉我。”魔神但他林瞬间移动到铃木友纪身边,将一枚骰子塞在了后者手中。或许她的成功率不足万分之一,但相比于没时间呼唤外援的太公望与白起,铃木友纪在她的视角下没得选。

    幸运还是不幸?铃木友纪在做出投掷动作前,恍惚间感觉自己能看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数字结果。她并非不幸,亦非幸运。

    “能否他人代替?”铃木友纪迟疑了,她确信自己要是在这时候赌运气一定会失败。

    “你的命运他人无法代替。”魔神但他林感觉自己跟铃木友纪配合得差不多了,从背后一推铃木友纪,强迫她投掷出点数。

    投掷没人可以代替,结果大概率差强人意,但有人会干涉结果。

    铃木友纪因为事出突然,手中骰子飞出,在半空中旋转起来,她下意识露出了紧张神情,心中期盼兴许能回溯时间的大成功。

    圣皇太一可以宽容太公望在底下叫嚣,不代表祂没看到铃木友纪与魔神的小动作,相反祂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铃木友纪身上。之前三皇合力在仙界干预才弄出了一次“1”的结果,自然绝不会有下一次。

    至高神决定了结果,锚定在最糟糕的“100”那一面。

    魔神但他林立即报出了判定,不给任何篡改的时间,“1d100=100,大失败。接受最严厉的惩罚吧,迦勒底的御主。妄图染指时间之力,惩罚自然是放逐向未知。”

    主动对铃木友纪展露敌意,以示kp的绝对公正,魔神但他林的身体扭曲为重叠的书之集合,翻动的书页间,产生了时空的混乱。飞散的书页纠缠住铃木友纪,将其扯入了时空乱流中,而后就近的白起与太公望也没例外,处于虚弱状态的两者无力反抗因大失败兴奋不已的魔神。

    圣皇太一降下阴影试图“救人”也慢了一步,祂没想到还会存在这种利用大失败的套路。

    “你果然是穿越者,玩过这种投掷骰子靠点数决定命运的桌上游戏。”魔神但他林留下这句话,显露真正本体的她陷入了停滞,星冕随后将她封印其中,与其他魔神关押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