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晏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皇叔宠我入骨-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玉京城飘了一夜的雪,等到第二天早上,积雪的已经漫过膝盖,踩上一脚,就会“咯吱”地陷下去。

    几位长老合力为元武帝解了蛊之后,便准备带着蓝灵灵连夜离开,长孙焘并未阻拦,还为他们备好车马。

    但一行人刚出城,便遇到大雪封路,只好回到驿站之中歇下。

    当然,长孙焘也是看准这点,才会不做挽留。

    几位长老不愧是南疆蛊术最为深厚的人,经他们的手治疗,效果立竿见影,元武帝于第二日天微微亮便醒来了。

    他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没有一丝力气,发出的嗓音也是那般沙哑:“卢幸……卢幸……”

    一盏八宝琉璃灯靠近,灯光照亮的,不仅是元武帝瘦削的脸,还有卢公公红彤彤的眼眶:“陛下,您醒了。”

    元武帝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撑着身体,想要从床上下来。

    因为太过虚弱,以至于用尽全力,还是没能坐起身。

    卢公公连忙放下灯,伸手去扶他,并招呼手下的内侍掌灯、洗漱伺候。

    殿内的烛火霎时被点燃,内侍端来热水后,跪在一旁听候差遣。

    卢公公柔声说:“陛下,小心些,让奴才扶您。”

    元武帝揉了揉脑袋:“卢幸,朕觉得头疼,好像睡了很久,也做了很长的梦。”

    卢公公眼眶愈发红了:“陛下,您一睡就是几个月,这段时日,是太叔殿下监国,而太叔妃娘娘大着肚子,率司药房所有御医,衣不解带地守着您,好在大家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您总算醒了。”

    元武帝若有所思,最后他也没说什么,就着卢公公的力道起身。

    待卢公公为他穿上靴子和常服,他才抱着肚子:“朕有些饿了,传早膳吧!”

    卢公公像往常一样询问:“陛下可有想吃的?”

    做皇子的时候,膳食衣裳从来由不得他。

    一日三餐,茶水糕点,都会有专门的人安排,不同口味的食物轮番上,从来不会重复。

    哪怕他很喜欢某种吃食,但都只能吃下布菜内侍夹的量,为的就是不叫人看出

    他的口味,防止有人在他喜欢的食物上下毒。

    他很喜欢月白色的衣裳,但统共也只有一件,而且还不能常穿,就怕下头的人揣测出他的喜恶,借此算计他。

    他一直以来,都活得小心谨慎,直到登基后,越国公护卫在他身边。

    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算计,自然也可以在一定的度内,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听闻卢公公的话,他脱口就说:“多准备些甜的,比如说糕点汤羹。”

    卢公公劝他:“陛下,您刚醒来,不适合吃太甜的食物。”

    元武帝不假思索:“没事,她喜欢吃。”

    说完,元武帝愣愕不已。

    他说的是谁呀?

    可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他究竟说的是谁。

    只觉得记忆和心底像是缺了一角,空空如已,叫他怅然若失。

    然而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多久,他又叹了口气:“你说朕一睡便是许久,想必公务已经堆积如山了吧?”

    卢公公也是人精,他早就在对话中意识到不对劲,然而他不动声色,直到元武帝开口询问,他才顺势把话题转移过去。

    “陛下放心,政事堂那边有风相主理,重大的国事由太叔殿下决定,没有耽误任何事。”

    说完,卢公公把一件白狐裘披到元武帝身上:“陛下,下雪了,天儿冷,您多穿点。”

    元武帝猛然扶额,像是在承受极致的痛苦。

    卢公公心急如焚:“陛下,您怎么了?奴才这就传太医!”

    元武帝拦住了他:“无碍,朕只是忽然觉得脑袋一阵深疼,转瞬便好了。”

    他揉了揉眉心:“卢幸,有哪位女子同朕说过,她很喜欢雪么?”

    卢公公谨记蓝灵灵的话,不敢透露关于蓝灵灵的只言片语,闻言他心中大骇,但却不露分毫:“陛下,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

    “想必是贵淑贤德几位娘娘,其中一人说的吧?陛下若想知道,等会儿就召娘娘们过来,一问便知。”筆趣庫

    元武帝没有看到卢公公的隐瞒,闻言也没有纠结,他整了整衣襟,把狐裘的绦带系好,随

    口道:“朕沉睡这段时日,她们都吓坏了吧?”

    卢公公垂首不语。

    元武帝继续道:“召见就不必了,朕想要静养。不过朕在中秋家宴遇刺,醒来便已隆冬,她们都是世家娇养的女子,少不了受到惊吓。”

    “等会儿你去库房里挑些珠宝,给她们几人送去,权当是给她们这些时日担惊受怕的抚慰。”

    换作以往,卢公公早就乐疯了。

    国祚子嗣与江山社稷并重,娘娘们入宫不止是为了伺候陛下,还要为陛下开枝散叶。

    一国之君,便应当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如有钟爱的,适当偏宠也并无不可。

    最重要的是,留几分心思在后宫,这才能确保瓜瓞延绵。

    可现在,卢公公却高兴不起来。

    陛下一直以来,都不与这四妃有任何交集,并且还为这四妃安排了后路,这样做都是为了灵灵姑娘。

    如今陛下忽然念及安慰四妃,指不定让早已不抱任何希望的娘娘们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到时候陛下若是记起灵灵姑娘的时候,与这四妃有牵扯,该如何是好?

    思及此处,卢公公很快就想到搪塞的理由:“陛下,如今后宫是贵太妃在打理,奴才会和贵太妃说。”

    元武帝眉头轻蹙:“贵太妃?怎么回事?”

    卢公公解释:“自太后娘娘驾鹤西去,后宫一直没有个主事的人,这次陛下出事,无人主理的劣势便暴露出来了。”

    “于是太叔妃在捋顺宫中的庶务后,请贵太妃帮忙打理。原是想请其中一位娘娘主理的,但如今后位空悬,太叔妃也是担心让人生出不该有的揣测,所以才会选贵太妃。”

    元武帝一听是陆明瑜的安排,便没有再说什么。

    在他看来,如今大秦没有太后和皇后,由太叔妃来安排,并无不妥。

    最后,元武帝淡声说了一句:“你看着安排吧。”筆趣庫

    他走到窗前,伸手推开窗户,看着窗外的银装素裹的雪色出神。

    此时的他,记忆中早已没有任何关于蓝灵灵的事,就像这个人从未在他生命中/出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