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清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秦薇浅封九辞-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夜寒担心夜长梦多,因为他来这里之前就听说王室那边的人有动作了,仔细想想江亦清对王室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若是江亦清真的被送回国内,损失最大的人应该是王室成员。

    夜寒说:“我认为可能不会这么顺利。”

    “怎么说?”封九辞反问。

    夜寒回答:“保不齐莫尔扎找了其他人帮忙阻拦,你知道的,就算国内那边的负责人办理好了手续,也要发过来等奥斯帝国批准,他们才能过来抓人,否则他们是不能随便过来提人的。只要他们一天没有拿到奥斯帝国签订的手续,他们就一天不能过来抓江亦清,我认为王室成员会在手续上面动手脚。”

    王室成员能接触到的东西又十分多,若是真的要在这方面动手的话应该会很容易。

    封九辞说:“你猜想的也没错,确实有这个可能。”

    夜寒说:“我可对付不了王室的那群人,你自己想办法,我只能帮你看着江亦清,但若是王室成员带着一群人找上门,我也是抵抗不住的,除非直接把人带出奥斯帝国,但是现在奥斯帝国去哪里都要检查,人根本带不出去。”

    “好,你暂且就先帮我看着人,其他的我会想办法。”封九辞沉声说道。

    夜寒挂断了电话。

    封九辞把自己的手机放到一旁。

    秦薇浅问:“怎么样了?”

    “江芸思已经查出来江亦清在夜寒的手上了,不出意外的话江芸思已经在找人去寻找江亦清。”封九辞的声音低沉。

    秦薇浅听到这里陷入了沉默。

    “不必担心,夜寒也不是什么人能随随便便对付得了的。”封九辞安抚秦薇浅。

    秦薇浅说:“你们不能直接把江亦清送走吗?”

    “最近查得比较严,江亦清也不能够像个货物一样打包走,要离开奥斯帝国会很麻烦,若是真的要把江亦清送走,估计很快就会被人发现江亦清在我们的手上。”封九辞回答。

    其实,江珏并不希望外界的人知道江亦清在他们手上,哪怕外界的人都这么猜测,无凭无据的,他们也只能说说而已,实际上对江珏无法造成任何伤害,对封九辞的威胁更小,但是让人抓到了把柄,那就不好解释了。

    封九辞吩咐陈琦去盯着王室成员的一举一动。

    吴扬则是忙着应付一些找上门来的记者媒体,他其实并不想搭理外界的人,但为了不让江珏陷入两难的境地,吴扬只能硬着头皮和闹事的人周旋,总之,他们上门来要人,吴扬就是一句话:没见过、不认识、你们上别处找。

    龙门的人找了许久也没找到龙清河,也不知道该从何找起,只能一直赖在古堡外边杵着,非要江珏给一个满意的说法才肯离开,否则他们就不走。

    江珏压根儿就不理会龙门的人,随便他们在外边闹,只要不影响他的正常生活,江珏随便外边的这群人怎么闹,就算闹到天翻地覆都行。

    龙门的人坐不住了只能去找江启。

    江启这会儿也气得不行,得知江亦清失踪了,江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着急得不行!

    “芸思,你到底查出来你大哥的去向了吗?你大哥究竟被江珏给藏到哪里了?”江启忍不住质问。

    江芸思说:“还在调查当中,目前还不清楚。”

    “这都调查两天了怎么还不清楚,你到底能不能查到你大哥的去向?”江启质问。

    江芸思说:“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容易,你又不是不知道江珏身边都有些什么人,而且江珏并不是自己处理的江亦清,而是让其他人去处理的,我只是查到江亦清很有可能被夜寒的人带走了,夜寒什么身份你又不知道,除非把国际调查组的人找来,否则哪有这么容易调查清楚夜寒的一举一动?”

    江启说:“你若是不快一点找到你大哥的行踪,他很有可能就有生命危险。”

    “我何尝不想找到他,但是现在的局面根本就不是我能够控制住的,我也无可奈何。”江芸思也非常头疼,她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所有能找的人,能动用的资源,有可能被窝藏的地方,江芸思都给找了个遍,但依然没有找到江亦清的踪迹。

    夜寒这个人做事情非常小心,更不会给旁人半分蛛丝马迹,江芸思想要从夜寒的眼皮子底下把人找出来可就太难了。

    “你就别催我了,我一直在寻找江亦清的行踪,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人。”江芸思说道。

    江启说:“不是争取找到,而是必须找到。你大哥现在能够依靠的人只有你了,若是连你都不能够把你大哥救出来,他这辈子就真的会毁了。”

    江芸思沉默不语。

    江启看江芸思不说话就知道江芸思对这件事情或许不太上心,他十分失望,只能把目光投向江泽远。

    “泽远,你那边有消息吗?”

    江泽远摇摇头:“没有,我的人也出去打听很久了,一直没有大哥的下落,我担心大哥已经不在这个城市了。”

    江启说:“不可能,王室的人不会允许江珏把江亦清带走。”

    江泽远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去查了一下最近飞离奥斯帝国的航班记录,并没有找到大哥的信息,王室那边也承诺了不会随意让江珏的航空公司往外飞,所有人都会进行严密的检查,绝对不会允许江珏偷偷把大哥送走。”

    江启:“奇怪了,难道你大哥还能够凭空消失吗?”

    江泽远说:“我也不清楚,但是看目前的这个情况,我们想要把大哥找出来非常难。”

    他们只知道江亦清有可能在夜寒的手上,但是夜寒会把人藏在哪里,他们可就猜想不出来了。

    他们只知道夜寒和封九辞的关系特别好,也知道夜寒在道上是相当有位置的一个人,反侦察的能力也是有的,想要从这样的一个人身上打探到江亦清的消息可不容易。

    不仅江芸思派人去调查夜寒了,江泽远和王室的人也派人去调查夜寒了,但却迟迟没有任何消息。

    江启这个伤也养不下去了。

    想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宝贝儿子就这么被江珏拿捏在手上,江启连杀了江珏的心都有了。

    但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即使江启再生气,也拿江珏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铁青着脸在古堡内等,他想着只要肯下功夫,肯定是可以找到江亦清的。

    然而三天后发生的事情却让江启整个人都不好了。

    周日晚上,龙门的人匆匆忙忙跑来跟江启汇报,说是找到龙清河了。

    找到人的时候,龙清河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听说是被扔到几百海里的海上,靠着一个救生圈在海上飘了整整一个星期,滴水未进,被路过的渔船看见了,给顺手救了。

    现在龙清河正送到医院抢救呢,人都饿瘦了一大截。

    听闻这个消息时,江启的脸色都变了,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非常严肃地问:“你说什么?龙清河是被人在海上找到的?”

    男人回答:“没错,找到龙少的时候,他已经严重脱水,人快不行了。”

    江启坐不住了:“芸思,你现在立刻派人去找。”

    “去海上找?”江芸思询问。

    江启说:“对,没错,马上去!”

    江芸思说:“江亦清对江珏来说应该还有用,他应该不会对江亦清做出这种事吧?”

    江启说:“龙清河都能被扔到海里面喂鱼,就说明你大哥也有这个可能。江珏对我们旁支的人恨之入骨,加上秦薇浅前些天险些出车祸的事,江珏肯定是已经想好了要我们旁支所有人的命,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江芸思说:“可是江亦清很有可能是封九辞来处理,封九辞和江亦清没有这么大的仇怨,再说了,他们既然已经联系了国内的警察,就说明肯定是要将活着的江亦清送到国内,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所以这中间应该有什么误会。”

    江启勃然大怒:“你现在再不派人去找,你大哥就真的要没命了!”

    “我——”江芸思非常尴尬,想要说些什么,可看到江启这么愤怒的表情,江芸思硬生生的将到嘴的话给咽了下去,她知道不管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江启如今一心想要找到江亦清,根本就不会听自己的解释。

    而且江启也坚定的认为江亦清很有可能也遭受了这样的对待,江芸思只能够按照江启吩咐的去做。

    她找了不少船只出海寻找江亦清的踪迹,把附近几百海里的范围都给找了个遍,一寸都不敢落下,就连附近的孤岛也派人去寻找了,深怕错过拯救江亦清的机会。

    他们浩浩荡荡的找人,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入江珏的耳中。

    吴扬把这消息告诉江珏的时候江珏还有些意外,他挑着剑眉非常严肃的问:“真的?”

    吴扬点头:“都是真的,现在江启等人把事情可是闹得非常大,就连王室那边也借了不少人手给江启,现在他们一大群人都跑去海外找人呢。”

    江珏笑了笑,没说话。

    巧的是看到封九辞和夜寒回来,江珏就问了他们一句。

    夜寒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情过来的,他说:“江启最近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忽然想到要去海上找人?我也没把人弄海上啊。”

    封九辞说:“他们究竟是去找江亦清,还是去找龙清河?”

    夜寒说:“我也奇怪,刚才我还派人去找了找龙清河,前几天这家伙还在海上漂呢,今天却找不到人了,你说该不会是已经被王室的人给救了吧?”

    封九辞垂下眸帘;“有这个可能。”

    因为从海上找到了龙清河,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江亦清很有可能也被扔到海里,所以才会这般大张旗鼓的跑去找人。

    这么一解释,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夜寒说:“亏我这几天还非常担心会被江芸思把江亦清给找出来,这下好了,他们一个个自己转移目标去海上找人,我也就没必要这么担心了。”

    封九辞说:“不能松懈,芸思不是这么好应付的人。”

    封九辞对江芸思非常了解,他知道江芸思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做双重的准备,她并不会因为龙清河给的一个小小的线索而放弃去调查夜寒,她一定会加倍认真和小心。

    想到这里,封九辞周身的气息都变了,他说:“你最近小心一点芸思,你今天来,估计已经被她知晓了。”

    夜寒说:“不会吧,江芸思哪来这么大的本事,这里又不是京都,可不是她的地盘,她想要从我的手中把人找出来,可不容易。”

    结果夜寒的话才刚刚说完,门外就有人通报。

    是江芸思来了,这一次她要见的人不是封九辞,更不是江珏,而是夜寒。

    “她找我?有没有搞错?”夜寒十分震惊的询问。

    门卫说:“没有搞错,江芸思说了就是找您。”

    夜寒更加疑惑了:“好端端的她找我做什么?难道她已经知道江亦清在我的手上?就算人在我手上她也应该明白我不会告诉她……这个女人究竟想做什么?”

    夜寒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江芸思要见他,出于礼貌夜寒还是主动见了江芸思一面。

    夜寒快步走到门外,就看到江芸思一个人站在门外安静等候。

    看到夜寒出来了,江芸思面带微笑,非常礼貌地问候一句:“夜少,好久不见。”

    夜寒说:“芸思小姐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找一个人。”江芸思也懒得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夜寒说:“如果是来找你大哥的,那你就可以回去了,你要找的人不在我这里,你来找我也没有用。”

    江芸思说:“我已经查到他人在哪里了,我来找你就是想要问问你,是你主动把人交出来,还是我带着王室的人亲自上门去找,你想清楚了。”

    夜寒挑眉:“你在说什么?”

    江芸思说:“你现在所居住的酒店,就是江亦清的容身之处,他一直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看着,我说的没错吧?”

    夜寒闻言,周身的气息变得十分冰冷。

    江芸思说:“我们之间无冤无仇,我知道你做这些事情都是看在封九辞的份上,但是,我大哥现在是王室所看重的人,王室要依附的人,你动了我大哥,就是在跟整个王室作对,所以,如果你想要安然无恙的离开奥斯帝国,最好把人交出来给我。”

    夜寒笑了,转移话题:“九辞也在,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他现在应该不想见我。”江芸思说。

    夜寒回答:“你不进去怎么知道九辞现在不想见你?或许他现在非常想见你呢?”

    江芸思沉默不语。

    夜寒说:“进去吧,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说。”

    江芸思深吸一口气,跟着夜寒走了进去。

    看到封九辞的时候,江芸思的目光闪了闪,她不说话,只是抿着唇版站在一旁等待夜寒回答。

    夜寒直接对封九辞说:“江芸思说了,我要是不把人交出来,就让我离不开奥斯帝国,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封九辞沉声说:“芸思,江家旁支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江芸思听到这话直接笑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大哥被毁掉吗?”

    “江亦清有今天的结局都是他咎由自取,他本就走不长远,你何必为了江亦清搭上自己的前途。”封九辞询问。

    江芸思说:“我和江亦清才是一家人,我总不能看着我的亲哥哥出事吧?”

    封九辞凝着脸:“你若是执意要插手江亦清的事,你自己的前途也会毁了。”

    江芸思微微一笑:“江亦清是我的哥哥,你们现在把他控制住已经是违法了,我希望你们能把人交出来。”

    封九辞说;“江亦清是逃犯,是国内指明要抓的人,你包庇他,就是同伙,回到国内,你也会被追责。”(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