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琉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郁舒红肿着眼从他胸前抬起头来,看着他胸前的狼狈,她有些不好意思,便伸手去擦拭那个地方。

    封尽臣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前,低头轻声问道,“好点了吗?”

    郁舒点了点头。

    封尽臣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你的老师,孤儿院院长,周子期,还有你老家的乡亲们,那些曾经得到你帮助的人,都站出来为你说话了,郁舒,你的善良大家都知道,你一直都值得被大家喜欢的,你懂吗?”

    郁舒咬着唇瓣,克制着感动的情绪。

    封尽臣把她的手机打开,把那些为她说话的微博一一点开给她看。

    “你看,有这么多人喜欢你,你也要好起来。”

    郁舒吸了吸鼻子,“我师父肯定很难过,她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要为我做这些……”

    因为老师是第一个站出来声援郁舒的,所以黑子们特别针对她,在网上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郁舒一想到老师一生的清誉,因为自己被这些黑子们无端端的攻击,就觉得很愧疚。

    而且老师的身体一直都不好,万一被气到生病,她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的。

    听到她的话,封尽臣只能无奈的叹气。

    即使到这个时候,她也还是在为别人着想。

    所以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凭什么被人那样伤害呢?

    郁舒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才拿过手机,登入自己的微博,开始编辑信息。

    封尽臣则一直陪着她,也只想一直陪着她。

    郁舒一字一字打得很慢,但却很坚定。

    封尽臣没看她打了什么,他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脸上,想第一时间确认她的情绪是否安好。

    打完最后一个字,郁舒吐了口气,把整段文字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点了发送按钮。

    待系统提示发送成功后,郁舒便关掉了手机,扭头扎进了封尽臣的怀里说,“睡觉吧,好累啊。”

    “好,睡觉。”封尽臣并没去看她到底发了什么。

    于他而言,此刻陪着她才是最重要的事。

    他关了灯,安安静静的抱着她。

    郁舒也依偎着他,闭上眼,以为还会被多年来的阴影所困扰。

    然而奇怪的是,她的心里无比的平静,前所未有的平静。

    那种平静,让她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豁然开朗起来。

    她仿佛看见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正一步步走向光明。

    良久,封尽臣听得郁舒在他怀里说了一句,“封尽臣,我们生个孩子吧。”

    ……

    秦粤看着新一轮的热搜,长长的松了口气。

    她亲自给红姐打了个电话,“红姐,你安心生孩子吧,事情已经解决了。”

    红姐这人操心命,这几天恰逢她的预产期。

    舆情发生的时候,她都顾不上已经开始疼痛的肚子,匆匆忙忙赶到公司召开应急会议……

    后来还是沈烨赶过来连扛带逼的把她从会议上劫持到了医院,送进了产房。

    红姐不在,自然是秦粤主持大局。

    但红姐还是不放心,即使上了产床,也在不停的发消息询问情况。

    所以秦粤才会第一时间给红姐答复,好让她能安心生孩子。

    电话是沈烨接的,背景音里,红姐正疼得大叫,“沈烨你个王八蛋,你抢我手机做什么!啊……好痛!我不要生了!我不生了!”

    沈烨赶紧把秦粤的原话转达给了红姐,“老婆,没事了,你好好生孩子好不好,你想怎么骂都行……”

    秦粤听得挺无奈的。

    沈烨是秦粤老前辈了,在圈子里一向严冷的形象示人,她还是头一回见前辈这个状态,顿时有些忍俊不禁。

    怕自己笑出声被前辈听到,她赶紧说了声祝福后挂断了电话。

    “好了,散会,大家都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这两天辛苦大家了。”秦粤跟众人说道。

    因为这次的舆情,整个公关部都处于紧急状态,连夜加班到现在,实在累得不行的就在岗位上眯那么一会儿,大家都已经很累了。

    眼下事情得到了解决,自然是要好好放个假的。

    秦粤依旧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前来接她下班的乔十一。

    原本沉重的步伐突然变得轻盈起来,她几乎是慢跑的走向了乔十一,“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下班。”乔十一如实说道。

    “这么早?”秦粤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这家伙不会是一夜没睡吧。

    再看他身上的衣服,居然还是昨天出门时穿的那件,秦粤便猜到了什么,直接问道,“你不会在这里等了一晚上吧?”

    “没有。”

    “老实交代。”

    “……”

    “不说我不上车啊。”

    乔十一登时败下阵来。

    明知道这种对峙都是以他输为结果,但他还是小小的反抗了一下,虽然前后仅五秒的时间。

    “我担心你嘛。”乔十一陪着笑说道。

    秦粤是真拿这男人没办法,“好了好了,赶紧回家吧,我累死了,我今天要好好睡一天。”

    “好!”乔十一给她打开了车门,并做出了邀请的动作说,“有请我的小公主上车!”

    郁舒听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都俩孩子的妈了还小公主呢!”

    乔十一这人嘴甜,肉麻的话更是张口就来,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你就算八十了也是我的小公主!”

    话听上去肉麻,但让人心情愉悦啊,秦粤上扬的嘴角在意出卖了她的心情,“赶紧开车吧!”

    “遵命!我的小公主!”

    回去的路上秦粤还在看手机,看到网友们大范围的站到了郁舒这一边,心里有些动容,“太不容易了。”

    “是啊,你太不容易了。”乔十一顺势就说道。

    秦粤白了他一眼,“我是说郁舒太不容易了。”

    “啊,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老婆很不容易,为了手里的艺人,通宵通宵的开会,太不容易了。”

    秦粤,“……”

    就没办法跟乔十一这个人说正事,他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不正经的人,却在爱她这件事上,把认真做到了极致。

    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就柔软得一塌糊涂。

    这阵子为了工作,她好像已经好久没好好的陪过老公孩子了。

    秦粤心里颇有些愧疚,便跟乔十一说道,“周末咱们一家人出去旅行吧。”

    “为什么?”

    “想好好的弥补一下你。”秦粤说道。

    “那我们俩去旅行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带电灯泡?”乔十一下意识的说道。

    秦粤被他一句话堵的想翻白眼,“你还真是亲爹!”

    “我们这叫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等你孩子长大了,我就把你这原话告诉他们!”

    “不用你说,我自己来!小的甘愿为你卖力!”

    秦粤,“……”

    她能拿这个男人怎么办呢?

    封尽臣也没有去公司,就为了留在家里陪郁舒。

    早起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郁舒的情况,可她除了说有些累之外,状态都还很好。

    两人都没有提及网上的事,像是可以在屏蔽一样。

    “想去散散心吗?”

    早餐的时候,封尽臣开口问坐在对面的郁舒。

    “去哪里啊?”郁舒有些没精打采的,就连声音都是松松倦倦的。

    封尽臣以为是因为舆情的事,眼里浮现担忧之色,“很累吗?那要不我们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里呆着。”

    郁舒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误会了什么,抬眸白了他一眼说,“我这累不是心理累,是身体!身体!”

    封尽臣怔了怔,会意过来后说,“我以后会节制一点的。”

    这话,打死她都不信!

    她太清楚男人的劣根性了,一到了床上,哪里还记得自己在床下说过什么话?

    想到他提议说就在家里呆着,她急忙摇头,“不,我们还是出去旅行吧,不过我不知道去哪里。”

    “海岛。”封尽臣提醒道,“梦岛。”

    “啊……”郁舒眼睛果然亮了一下。

    最近这阵子她一直沉浸在爱情里,俨然忘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就是买个海岛这件事了。

    之前因为腿受伤的事,她去梦岛小住过一阵儿,对那早已流连忘返了。

    “去吗?”

    “去!”郁舒猛点头。

    “那我马上安排,一会儿就飞。”封尽臣拿起手机给初十打电话。

    本来以为会是买机票什么的,还想着可能没那么快,结果封尽臣通知她两小时后出发。

    直至上了他的私人飞机,她才想起封尽臣的身份来。

    差点忘了自己嫁了个有钱人这件事了!

    “封尽臣。”坐在私人飞机上,郁舒共情到了灰姑娘的戏码,忍不住跟他说道,“你爸爸知不知道你结婚了这件事啊?”

    “知道。”封尽臣给了个肯定的答案,但他没说,郁舒就是他爹给选的。

    郁舒听后更心惊了,“那他会不会甩给我一个亿让我离开你啊?”

    封尽臣,“……”

    “一个亿呢!我可不保证我能扛住这样的诱惑啊!”郁舒急忙强调道。

    封尽臣,“……”

    好了,不要再说了,再说就不礼貌了。

    “你说一个亿我能干什么呢?”郁舒俨然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里,“不知道够不够买个岛,我感觉我有一个亿之后都可以退休了,然后开个舞蹈班什么的,或者回学校考个舞蹈老师资格证,然后跟我师父一样开始教人跳舞什么的……”

    最后她的话,止在了一瓣柚子肉中。

    是封尽臣塞到她嘴里的,实在不想听她的碎碎念。

    首先,收下一个亿这个事绝对不会发生!

    “啊对了。”郁舒在咽下那瓣柚子果肉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问他,“羡姐不是说梦岛是私人岛屿吗?你怎么能随意过去呢?”

    “那应该算是我家吧。”封尽臣回答道。

    郁舒脑子停滞了几秒,才问,“你家?”

    “嗯,梦岛是我爸的。”封尽臣又道。

    郁舒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你爸的?他这么有钱吗?”

    “嗯,很有钱,并且不止这一个私人岛屿,他有很多海岛。”

    关于这些,封尽臣也没详细去了解过,毕竟他也不感兴趣。

    郁舒安静几秒后感叹,“乖乖,怎么你们都有海岛,上次那个给我算命的大师也说他有好多海岛,啊对了,他还说便宜卖给我一个海岛呢,我都给忘了这事儿了。”

    封尽臣,“……”

    他爹的戏码,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