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帘湛廉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湛廉时林帘-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托尼安静了。

    山间清冷,凌晨的山林间更是含着薄霜,微湿微凉。

    付乘和托尼来到一开阔的平地前,脚步停下。

    这里位于两座山脉之间,平坦的犹如一宽阔之地,一眼望不尽。

    可是,细看,这两边的山脉犹如两个威武冰冷的侍卫,他们站在这守着这夜筑的大门,震慑着那些妄想进入这里的人。

    托尼看着这一片生长着草木的平地。

    山坍塌,草木跟着掩埋,只有那最上面,最顶端的活了下来。

    它们歪歪扭扭的成长,长成它们都想不到的样子。

    湛廉时被葬在了这平地之下,没有墓碑,没有坟墓,就像他说的,无需祭拜他,无需来看他。

    他长眠于此,和这里的草木一般,不重要。

    湛廉时,你好吗?

    现在这样,你觉得好吗?

    托尼眼睛闭上,感受着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寂静。

    似乎,在这寂静里,他存在着。

    付乘站在托尼身旁,无声的凝着这些草木,看着它们在夜色下静静存在。

    这里的一切都很平常,不重要,可一踏入这里,他便知道不是的。

    它们很重要。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土都有着生命。

    它们守护着这里,守护着那个在此长眠的人。

    也许沧海桑田,也许经久不息。

    它们都在。

    夜静默,没有灯火,没有星光,只有一轮清月。

    淡淡的光洒落,这里的一切似都忘记了时间。

    “喔喔喔!”

    鸡啼,黑暗后退,微光侵入。

    托尼睁开眼睛,看着这平地上淡去的月光,他一屁股坐到地上,看着这开阔之地:“以前你那么执着的对林帘,我其实特别不懂。”

    “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好大不了的,你这么有钱有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行?”

    “可现在,我和隐芝在一起,我才发现,真的不行。”

    “是那一个,就是那一个,别人怎么都无法替代。”

    “我喜欢她,我想和她在一起,想和她有一个家,我有时候做梦都会梦见我们结婚,还有孩子,那样的感觉即便我早上醒来都觉得很幸福。”

    “湛廉时,我懂你了。”

    “真的。”

    “我不想和隐芝分开,不想以后的人生没有她,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她,我以后该怎么过,总觉得没有她的日子就好像没了意义。”

    平静的说出这些话,无奈,又无力。

    付乘神色动了下,他面上眼中的悲伤都消失,转头看坐在地上的人:“凤鸢让我带你走。”

    托尼一瞬拧眉。

    带他走。

    这是真的了。

    付乘没听见回应,转过头去,看着这逐渐褪去的夜色,那扇黑暗之门似也在消失。

    “我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们的态度很坚定,你要不要走,看你。”

    “我不阻拦。”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不是旁人能做决定的。

    托尼是否离开锦凤族,他无权干涉。

    托尼摇头:“我不走。”

    他神色静稳,没有半点的乱或不理智。

    付乘点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联系我。”

    “嗯。”

    付乘转身离开。

    踏着夜色来,踏着夜色走。

    他有许多事要做,湛总交代的,还没有做完。

    托尼坐在那,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走远,消失,直至这里恢复到之前的寂静。

    他脸上浮起笑。

    “你看,我现在也变得执着了。”

    “要是在以前,我肯定不会这样的。”

    “可怎么办,我不想就这么结束,我想和爱的人在一起。”

    脸上的笑逐渐淡去,托尼面色变得平静,坚定。

    ……

    “砰!”

    车门关上。

    候淑愉站在宽阔的马路上,看着这夜色中被一盏盏路灯包围的小镇。

    “这往哪找啊?”

    她提着行李箱,看着这一条条石板路,不知道该往哪走。

    海漫枝说:“给林帘打电话不就知道了?”

    “哎呀,我这不想给她来个惊喜嘛。”

    候淑愉说着从包里掏出手机,而她刚拿出手机,林帘的电话便进了来。

    “诶!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她愉快的接通电话:“林帘,你在哪呢?”

    “姨奶奶,我在家,刚把晚餐做好,您到了吗?”

    “晚餐?”

    候淑愉惊喜了。

    “对,您到哪了,我来接您。”

    “我在这路口,等等啊,我看看这四周的牌子。”

    很快,她看见一家写着中文招牌的餐厅,立刻把名字报过去。

    林帘笑道:“好,您在那等等,我马上来。”

    “行!”

    候淑愉利落挂断电话,对海漫枝笑着说:“这孩子就是懂事。”

    海漫枝笑着摇头:“她和她母亲一样。”

    说起林帘的母亲,候淑愉神色不免难受了些:“这孩子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呢,现在这样的情况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海漫枝看着这被暖灯包裹的小镇,即便是夜里也都温暖:“其实不一定要说。”

    “啊?”

    “你知道人为什么会有烦恼吗?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孩童,知道的只是一个小世界,那我们永远都不会有烦恼。”

    候淑愉沉默了。

    事实确实如此。

    就是因为知道,才会烦恼,不知道反而快乐。

    林帘把晚餐摆好,上楼去看小丫头。

    没想到卧室门打开,便看见小丫头抓着被子睡在床尾,睡的正香。

    而团团趴在她旁边,也睡着。

    听见声音,团团抬起小脑袋看过来,见是林帘,它小小声的叫:“喵~”

    林帘弯唇,走过去。

    小丫头身子侧着,头发滚的乱乱的,脸蛋却是睡的红彤彤的,可爱的紧。

    低头在小丫头脸上亲了下,便抱起她,把她放到床头。

    小丫头感觉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见是林帘,大眼便跟着闭上。

    把小丫头放到床头睡好,给她盖好被子,小丫头直接往旁边侧了个身便睡沉过去。

    今天她也是累着了,又是卖东西又是玩,这一睡怕就是睡到明早。

    给她把被角掖紧,然后关灯,林帘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把门关上。

    从家里到外面接候淑愉,路不长,走几分钟便可以到。

    林帘一个人来,在这小镇上静静走着,她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单薄。

    “来了来了!”

    远远的,候淑愉便看见那朝她走来的人,身子纤细,身边没有那小小孩童,她看着形单影只,有些冷清。

    林帘看见候淑愉和海漫枝,脸上浮起笑:“海姨,姨奶奶。”

    来到两人面前,她礼貌打招呼,和以前一样。

    海漫枝看着她,目光温和,细细打量:“好像瘦了点,但气色好了些。”

    林帘看她,眼前的人始终温和,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候淑愉说:“怎么都得气色好不是?你看看这地儿,多养人,是吧!”

    林帘笑着点头:“是的。”

    “来,我拿行李。”

    “不用不用,我们可以自己拿!”

    “我来吧。”

    几人往林帘住的小楼去,一路上候淑愉话不停,海漫枝话很少,但她大多时候的目光都在林帘脸上。

    她看林帘的目光,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

    亲切,温暖。

    “咦,那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