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亦沉醉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坑杀……

    奴役……

    无法设想的目的……

    李敬这三连,典型的属于是直男发言。

    青鸾听着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虽然已确认火凤陨落。

    但如果可以。

    她希望火凤是遭遇意外或者遇到强敌陨落,而不是死于人为设计。

    毕竟若是人为设计……

    可能就算死去,也未必能够得到安宁。

    以坑杀为例。

    破碎登天路幕后黑手设下那么一个大局,诱骗仙域顶级强者前往,绝不可能单纯是为了杀戮。

    期间一定是有某种不为认知的目的。

    可能是献祭,也可能其他。

    越是往深处想,青鸾就越是心寒且愤怒。

    火凤失踪已有数千万年。

    这千万年,她每日每夜都幻想着斯人会有一天归来出现在自己面前。

    然而现实,过于惨痛。

    深吸一口气,青鸾抬眼。

    “倘若事情真如你猜测的,幕后黑手多半是尊者境界以上的超级强者,说不准与上三界有关。”

    “幕后黑手实力强横这个不用怀疑。”

    李敬认可出声,道。

    “不过要说其与上三界有关,我更愿意相信他是一名顶级欺天者。”

    “欺天者?”

    青鸾愣了愣,道。

    “欺天者我只听过从未见到过,不知这类人群究竟有何能耐。你如此定论,莫非是有接触过?”

    “欺天者没啥稀奇的,我见过好多个,甚至还杀过一个差点成功窃天的。”

    李敬淡然开口。

    “……”

    青鸾。

    换做旁人。

    她一定会认为李敬是在扯犊子。

    欺天者不一定会很强,她知道。

    但只要是欺天者,绝不可能寻常。

    欺瞒天道并活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常人所没有的能耐。

    有能耐窃天的,更是其中佼佼者。

    几近成功窃天的欺天者,青鸾说实话无法想象其究竟是有多么强大手段又有多么诡诈。

    她能肯定的是。

    那般欺天者,不可能比仙域四方大帝弱。

    正面对上。

    甚至有可能能够力压一头,迫使四方大帝避其锋芒。

    那般人物……

    李敬杀过!?

    青鸾不知道。

    李敬杀过的那个刚好在最关键的时期,稀里糊涂被送进小乾坤界才惊醒。

    勉强独立在外自保无恙,最终却因为灵灵与某人签订共生契约借他力量,死得极其憋屈。

    这边。

    李敬侃侃而谈道。

    “打碎登天路并且进行设计,绝非常人可以做到,甚至帝尊级别也不见得能有这般手段。这一手笔,大概率是欺天者所为。”

    “且登天路另一头原本关乎到是一个破碎的古仙域,一个崩碎的天地方圆。这于常人而言凶险至极,但于欺天者来说却是极端诱人的香饽饽。天地方圆崩碎,天道自然不复存在,他想入主拿下这个世界的所有权简单到不行。”

    “不过毕竟是古仙域,论层次来说与寻常天地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其真正想要完成入主定然会遇到阻碍。此外单纯入主崩溃的天地方圆意义也不大,如果我没猜错,他可能是在尝试吞并或者是尝试修复古仙域。”

    一连道出三番话语,李敬继续道。

    “若是尝试吞并,这一位欺天者很可能本就拥有独立世界或者是已成功窃取一方天地。若是后者,情况会相对好些。”

    “然后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不属于大世界,是上三界的可能性也很小。但凡欺天者身上都会有欺天烙印,有完整天道意志存在的地方他都无处栖身,除非是在自身所有的世界里。”

    “以此为假设,这欺天者要跟上三界有关恐怕得是成功窃天了的‘上三界之主’。那种级别,要看上一个破碎的古仙域未免档次太低,瞧上大世界反而更合理些。”

    听着某人这么一通,青鸾愣愣点头。

    不明觉厉。

    严格意义上来说。

    青鸾也是个冰雪聪明的主。

    但作为活了几千万年的神兽,她不太爱动脑子。

    她又不曾接触过欺天者,只是听说过,自然只能李敬说啥她听啥。

    完了在伴侣契约作用下。

    在她看来李敬说啥都是对的。

    眼见青鸾接不上话,听着自己推敲一愣一愣,李敬恍然回过味来,道。

    “抱歉,谈到这些对你而言可能比较陌生。总之我们先等空间锚点打开,踏上那破碎的登天路进去瞧瞧,真相如何届时至少能有端倪。”

    青鸾闻言下意识点头之余,犹豫出声。

    “可如果事情真像你猜测的那样,我们贸然踏上这破碎的登天路会不会太过凶险了?”

    “不怕,有我在。”

    李敬微笑,挥手取出一口锅放下。

    “横竖也是闲着,我们先弄点东西吃。”

    “……”

    青鸾。

    李敬这一句“不怕,我在”,让她莫名安心。

    那么问题来了。

    某人这画风怎么说变就变?

    转手就掏出一口锅,说要干饭?

    他一直都是这样吗?

    正迎风凌乱着,一个悦耳的女声陡然响起。

    “麻烦多一双碗筷。”

    ?

    青鸾。

    ???

    李敬。

    双双转头。

    入目。

    是一名眉心印有红莲的青衣女子。

    乍一眼见到这女子,青鸾浑身一紧。

    这女子什么时候来的,她毫无知觉。

    这样的事情。

    就算是四方大帝也办不到!

    刚要紧张起来,她瞅着这女子越瞅越不对。

    自己怎么看到这貌美的女子好像隐隐是面对着寻常很难窥视的天地大道,仿佛她就是大道化身?

    等等!

    大道化身!?

    这不是天道意志独有的特点吗?

    青鸾瞪圆美目。

    另一边,李敬瞧见青衣女子则是懵到不行。

    这女子,的确是他熟悉的大世界天道。

    人这来得很突然。

    他才要跟青鸾料理干饭。

    这位冷不丁就冒了出来,讲真有点把他吓到了。

    最骚的是。

    人还叫他添一副碗筷。

    眼看李敬一脸懵逼望着自己,大世界天道嫣然一笑。

    “别误会,我没有特意关注你。主要是你一口一个欺天者,一连说了好多有趣的内容,硬是把我给吸引了过来。”

    李敬哑然,心道我也没说姐们你有特意关注我,你不用特意说明那么麻烦。

    再听大世界天道讲述,他止不住神色古怪。

    大世界天道,无处不在。

    寻常想找她根本没有可能,只有她自己跑出来。

    这得满足很多条件。

    日常触及大世界底线又免疫天罚的李敬,也还是个特例。

    寻常人哪怕是满足了招来大世界天道关注的条件,也不至于到这姐们现身的程度。

    然而这次李敬却是抓住了“关键词”。

    欺天者。

    这显然是一个可以惹来天道意志关注的词汇!

    再回过头来。

    大世界天道现身,莫非他方才的猜测都是正确的?

    仿佛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大世界天道淡然开口。

    “你不必瞎猜,我来并不是意味着你的猜测正确,只是觉得你推敲的结果挺有意思。”

    “西方仙域这一段破碎登天路背后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毕竟那边不是我管辖地。本质上这一段登天路也不是大世界的东西,而是断在了我这里。”

    接连道出两番话语,大世界天道话锋一转。

    “不过如果不出意外,你可能是猜对了。”

    “……”

    李敬沉默。

    这姐们先是一定程度否定了他,然后又认可了他。

    这是要闹哪样?

    须知。

    眼前是无处不在的大世界天道,而非旁人。

    她或许不知破碎的登天路另一头有什么,但她会认可绝不可能是因为觉得李敬推敲得有道理,多半是临时进行了查探或者顺着李敬的推敲利用天道的力量把握到了些许根据。

    正不知该说什么,大世界天道身形悄然敛去,留下一句话音在李敬耳边道。

    “看你的样子,是不乐意我打搅你二人世界更不愿意请我吃饭了,那我走。”

    “……”

    李敬。

    所以说。

    这姐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正无力吐槽,大世界天道的话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

    “这事你帮我深入一下,不用刻意去解决欺天者,重点留意古仙域的情况,如有察觉异常回来告诉我。有必要的话,可以请魅灵出手。以你俩的关系请动她应该不难,省得我再托关系了。”

    听得如此话音,李敬眉头皱了又皱。

    大世界天道这番话语,乍一听没啥含金量实际信息量巨大。

    古仙域的情况,她很关切。

    但她并不关心欺天者。

    这不难理解。

    欺天者在登天路另一头再怎么蹦跶,都跟大世界没本质联系。

    然而其让他留意古仙域的情况,且还言明必要时可以请魅灵出手,这直接能与仙域曾经也差点被魅灵毁灭联系起来。

    看样子。

    事情确实是仙域先辈们猜测的那样,仙域会在古仙域被毁灭之后的十万年后也差点被毁灭,是因为有什么威胁到了大世界的正常运转。

    撇开这些。

    请魅灵出手,大世界天道还得托关系这是李敬没想到的。

    色、欲天并不属于是大世界的一部分,域外天是,他倒是知道。

    但色、欲天本质应该是属于魅灵的独立世界,而她本身也属于大世界才对。

    要不属于大世界,大世界天道也没能力去请。

    在小碍成就小乾坤界天道之后李敬早已明了,天道意志与自身所在世界是完全一体,无法单独脱离出来去到另一个世界。

    这里面……

    是有什么讲究吗?

    李敬深思。

    一旁青鸾瞅着大世界天道来了又走了,目光瞅瞅某人。

    “那啥,刚刚这一位……不是说要一起吃饭?”

    李敬闻声思绪被打断,哑然失笑着看过去。

    “相比不用我说你也已意识到她是何等存在,你觉得像她那样的存在有饮食的必要吗?她甚至未必有这‘功能’。”

    “……”

    青鸾。

    你别说。

    李敬这么一讲,还真有他的道理。

    天道意志乃是大道化身,并非是个体活物。

    干饭?

    完全没这必要。

    人估计也确实没这“功能”。

    定睛看看李敬,青鸾怪异道。

    “我发现我越是了解你越是看不透你,你竟是连大世界天道都……”

    话没说完,李敬摆手。

    “别误会,我只是机缘巧合跟那姐们有过一些交集而已。天道无私,认识也没什么用处,只会带来一些麻烦并不会有太多好处。”

    嘴上那么说着,李敬暗恼大世界天道溜得真快。

    来了仙域。

    他有不少疑问。

    其他的,他倒不指望大世界天道能够给予自己解答。

    如他所说。

    天道无私,认识并不代表什么。

    但自己是不是三千年前大世界天道某个错误之下的产物,自身所有的状态栏又是不是她赋予自己,李敬想要问问清楚。

    怎奈人根本没给他机会……

    ……

    接下来几天,李敬都跟青鸾呆在洞窟里观望着古老升仙台与破碎登天路,时刻留意着空间锚点打开的状况。

    鉴于已能预见破碎登天路背后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大世界天道也临时蹦出来“发布”了一个“任务”,李敬抽时间回去给玉怜打了个“报备”,让她有需要可以到小乾坤界里找自己。

    相比之前。

    如今确实是方便多了。

    小乾坤界已可以通过陈塘关进入,玉怜已得到了消息。

    李敬在外面各种浪也可说是老李家的日常,因而她也没多问什么,只是告知了某人沧溟娱乐城再过不久就会正式开业。

    回到西方仙域空间锚点这里。

    破碎的登天路暂时没有开启的迹象,倒是聚首来到西方仙域类人异类越来越多,另外三方仙域也来了不少人马,目测是直属于向东等三位大帝的人员。

    卡兰与向东等人的协议达成,再有既非西方仙域也非另外三位大帝的直属人员过来,这事怕是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李敬相信。

    该有的还是会有。

    大帝,只是比较强势。

    帝尊级别,也不过是不同于寻常尊者拥有独立世界罢了。

    四方仙域加上一个中神州,或许很难有可以单独比肩四方大帝的人物,但抱团在一起进行谈话的资本并不会有多难。

    值得一提的是。

    过去了几天,青鸾很大程度适应了伴侣契约。

    已不再会有不由自主过份亲近某人的举动,只是面对他会比较温顺。

    这于李敬而言是个喜闻乐见的变化。

    其他的不怕。

    就怕他老李家因此稀里糊涂“添”上一口子几千万岁的神兽,到时婚前跟他约法三章的柳思思怕不是得有话要说。

    这天正午。

    李敬照常准点开始料理午餐。

    破碎登天路不开,闲着他也没其他事情可以做。

    此前随青鸾在无尽之海上猎杀了一通,小乾坤界里食粮储备又充足得很。

    放着不吃,纯属浪费。

    这边李敬忙活得不亦乐乎。

    一旁青鸾一脸不悦,坐着各种甩眼刀子过来。

    她这会,小情绪爆炸。

    倒不是她对李敬有什么想法没得到满足。

    关键是她也想有点事情可以做,但李敬不让她插手。

    她不就是料理能力几乎为零,不小心炸了几个灵能灶台,然后用力过猛把食材烧成了渣顺带差点把这洞窟给搞塌了?

    不会。

    可以学不是?

    哪有人上来就会的?

    至于嫌她碍事将她晾在一旁?

    正不乐意着,青鸾忽然心有所感,起身来到洞窟入口。

    李敬在她之后同样有了察觉,停下手上炒菜的动作走过来。

    与此同时。

    四道凌厉的流光横空划过,落在了古老升仙台所在的位置。

    隔着距离很远。

    两人看不清那四道流光最后显露的身形。

    不过通过气息强横程度不难判断,是卡兰等四方大帝到场了。

    要说这四个也丝毫不知道低调。

    强横的气息“肆虐”全场没有丝毫掩藏,还隐隐有点针锋相对的味道。

    遥望远处,李敬低语。

    “卡兰他们来了,看样子空间锚点是要正式开启了。”

    “应该是这样没跑。”

    青鸾应声,道。

    “不过就目前来看,他们只是过来站场。”

    “站场?”

    李敬微愣。

    还没来得及如何品味,接连数十道掩藏了气息的璀璨流光前赴后继横空而至,落在了古老升仙台所在。

    见着这样一幕,李敬皱眉。

    “这些是……”

    “帝尊级别。”

    青鸾出声。

    “这么多?”

    李敬诧异,道。

    “这一口气,少说来了三五十个?”

    青鸾闻声转头,古怪着嘟囔出声。

    “你这是小看四方仙域与中神州?”

    不等李敬发声,她讲述道。

    “帝尊级别,很是少见。但四方仙域加上中神州,眼前这数量至多是十分之一的帝尊级别跑出来了,剩下的估计是被阻拦了或者懒得掺和。”

    听青鸾那么说,李敬眨眨眼,转身回去道。

    “既然不是空间锚点打开在即,我们还是先把饭吃完。”

    青鸾哑然。

    外面四帝齐聚,还一口气来了三五十个帝尊级别,丫还能有心情吃饭?

    寻常遇到这种状况,搁谁都会寝食难安。

    关键你得知道。

    这些帝尊级别不是来旅游,而是抱团横插一脚四方大帝的好事,保不准会不会爆发矛盾来上一场帝尊乱战。

    不过青鸾转念一想,又是释然了。

    与李敬认得的几位“大佬”相比,帝尊真心是啥也算不上。

    连大世界天道都能冷不丁蹦出来让某人添一副碗筷,几十个帝尊扎堆算啥?

    小场面。

    如是想着,青鸾也不关心外面什么状况了。

    再不济,她如今也是见过原初之魔一条胳膊活下来,顺带亲眼见到过大世界天道的鸟。

    一通忙活过后,两人坐定吃上由一条十二境凶物海鳗烹饪而成的美味鳗鱼饭。

    筷子刚下,青鸾转头往外面看了一眼。

    “打起来了,两个女的。”

    李敬闻言一愣,下意识起身。

    女人打架,这不得赶紧瞅瞅?

    刚好下饭!

    但刚站起来,他意识到不对。

    他一点都没察觉,打起来的应当是两个女性帝尊。

    这热闹可不兴看!

    外面没啥动静,估摸着两个人也是跑独立世界里去干了。

    默默坐回到原位上,李敬询问。

    “是师子萱跟谁打起来?”

    “不是。”

    青鸾摇头,道。

    “一个是妖物帝尊,另一个是类人帝尊,分别归属南方仙域与西方仙域,跟北方仙域没啥关系。”

    “啊这……”

    李敬眨眼。

    四方大帝之中,只有师子萱是女的。

    这会外面两个女帝干了起来,其中又没师子萱,这是内讧了?

    刚有揣测,青鸾皱眉。

    “你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师子萱她过来了。”

    ???

    李敬。

    没等他反应过来,师子萱御空而至落在洞口。

    “是哪位老朋友那么有闲情逸致,竟是悄悄隐藏在此烹饪吃独食,也不出来跟老朋友们打个照面?”

    说话间,她举步走了进来。

    洞口并未设置防御措施,只是青鸾施加了些许掩人耳目的手段。

    因而师子萱很轻易就闯入进来。

    进来见到李敬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与青鸾一人捧着一个饭碗,师子萱脚下猛然一顿,神色转眼间从戏谑变成错愕又恢复淡然。

    定睛看看某人,师子萱默然出声。

    “打扰了。”

    说罢,她转头就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