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喵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欢迎来到魔性都市-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金乌蛋很绚!

    里面的存在似是感应到了高文的到来,被束缚的表面上开始出现些许碎裂的纹路,似是做好了随时破封的准备。

    龙舰悬浮与高空中,与下方与血泊中依旧死死护住巨蛋的金乌大圣对持,从其眼中的死志与疯狂可以看出,其已经做好了为身后巨蛋的离开或破封拼死拖延时间的准备!

    一位生有死志的妖族大圣。

    白骨王座上的高文看着其倔强的摸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实际上他颇为好奇那颗蛋内的存在和这一位大圣之间所存在的关系,实话实说,若是对方不去理会那颗蛋,而是一心逃跑的话,高文也是拿这只大鸟没有半点的办法。

    “难不成,这蛋壳里面装着的是它爹?”

    “主上,下方巨蛋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五万年,而那只高级生命的身上并未感应到被神源封锁的古老气息,这只高级生命体无论是生理年龄还是实际年龄,应都处于五千八百岁与六千五百碎之间,其而这之间不应该存在直系血亲关系。”

    “哦,是这样吗。”

    嘴上是这般说着,可高文眼中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实际上对这一结果他早已知晓,刚刚的话不过是一种语言艺术,习惯让别人拥有‘存在意义’的语言艺术。

    这很重要!

    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就像是阴神已经把‘硅基生命、飞禽属科、高级能量进化体’减缩成了‘高级生命’一样,实际上这对阴神本身来讲,是一件繁琐的事情,可为了方便高文的习惯,其依旧还是把其‘繁琐化’了。

    而这,似乎是成为高级生命后,必须要习惯的一件事。

    拉低自身的下线,从而去迁就其他人。

    除非你打算成为一头不喜与人打交道的古兽(古神?),不然你就必须这样去做。

    “嗯,看起来是这这样的。”

    目视着再一次抵挡住龙舰主炮轰击的金乌大圣已然身负重创,却依旧死守与这颗孤星之上不愿离开,高文摸了摸下巴后忽然道:

    “穹,有兴趣把那只小东西给吃掉么。”

    “......”

    “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些,不过你也看到了,若是你不动手的话就得我亲自来,可我怕我一动手,下面那颗蛋就会趁机跑掉。”

    “......”

    “那颗蛋是我的,对我很有用,你不许抢。”

    “......”

    “就这么定了。”

    与空气一般的对白似乎只进行到了这里,然而下一秒,一幕令下方金乌大圣肝胆欲裂的场景,既让其以自身吸引敌人的计划化作了泡影。

    只见他们所在的那颗孤星的下方,如同自阴影中浮现的穹鲸大大的张着嘴巴,有着其万丈之躯的加持,似乎一口就能吞掉这颗小行星!

    不用似乎,实际上它就是这样去做的!

    只不过不是一口吞掉,而是分为三口,的一下一下令这颗存在内核的‘行星’化为其口中的残渣!

    至于被其‘撕咬’的行星,在这期间会不会炸开......

    不会有任何一只古兽会有兴趣去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

    ......

    ......

    金乌蛋很绚!

    里面的存在似是感应到了高文的到来,被束缚的表面上开始出现些许碎裂的纹路,似是做好了随时破封的准备。

    龙舰悬浮与高空中,与下方与血泊中依旧死死护住巨蛋的金乌大圣对持,从其眼中的死志与疯狂可以看出,其已经做好了为身后巨蛋的离开或破封拼死拖延时间的准备!

    一位生有死志的妖族大圣。

    白骨王座上的高文看着其倔强的摸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实际上他颇为好奇那颗蛋内的存在和这一位大圣之间所存在的关系,实话实说,若是对方不去理会那颗蛋,而是一心逃跑的话,高文也是拿这只大鸟没有半点的办法。

    “难不成,这蛋壳里面装着的是它爹?”

    “主上,下方巨蛋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五万年,而那只高级生命的身上并未感应到被神源封锁的古老气息,这只高级生命体无论是生理年龄还是实际年龄,应都处于五千八百岁与六千五百碎之间,其而这之间不应该存在直系血亲关系。”

    “哦,是这样吗。”

    嘴上是这般说着,可高文眼中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实际上对这一结果他早已知晓,刚刚的话不过是一种语言艺术,习惯让别人拥有‘存在意义’的语言艺术。

    这很重要!

    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就像是阴神已经把‘硅基生命、飞禽属科、高级能量进化体’减缩成了‘高级生命’一样,实际上这对阴神本身来讲,是一件繁琐的事情,可为了方便高文的习惯,其依旧还是把其‘繁琐化’了。

    而这,似乎是成为高级生命后,必须要习惯的一件事。

    拉低自身的下线,从而去迁就其他人。

    除非你打算成为一头不喜与人打交道的古兽(古神?),不然你就必须这样去做。

    “嗯,看起来是这这样的。”

    目视着再一次抵挡住龙舰主炮轰击的金乌大圣已然身负重创,却依旧死守与这颗孤星之上不愿离开,高文摸了摸下巴后忽然道:

    “穹,有兴趣把那只小东西给吃掉么。”

    “......”

    “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些,不过你也看到了,若是你不动手的话就得我亲自来,可我怕我一动手,下面那颗蛋就会趁机跑掉。”

    “......”

    “那颗蛋是我的,对我很有用,你不许抢。”

    “......”

    “就这么定了。”

    与空气一般的对白似乎只进行到了这里,然而下一秒,一幕令下方金乌大圣肝胆欲裂的场景,既让其以自身吸引敌人的计划化作了泡影。

    只见他们所在的那颗孤星的下方,如同自阴影中浮现的穹鲸大大的张着嘴巴,有着其万丈之躯的加持,似乎一口就能吞掉这颗小行星!

    不用似乎,实际上它就是这样去做的!

    只不过不是一口吞掉,而是分为三口,的一下一下令这颗存在内核的‘行星’化为其口中的残渣!

    至于被其‘撕咬’的行星,在这期间会不会炸开......

    不会有任何一只古兽会有兴趣去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金乌蛋很绚!

    里面的存在似是感应到了高文的到来,被束缚的表面上开始出现些许碎裂的纹路,似是做好了随时破封的准备。

    龙舰悬浮与高空中,与下方与血泊中依旧死死护住巨蛋的金乌大圣对持,从其眼中的死志与疯狂可以看出,其已经做好了为身后巨蛋的离开或破封拼死拖延时间的准备!

    一位生有死志的妖族大圣。

    白骨王座上的高文看着其倔强的摸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实际上他颇为好奇那颗蛋内的存在和这一位大圣之间所存在的关系,实话实说,若是对方不去理会那颗蛋,而是一心逃跑的话,高文也是拿这只大鸟没有半点的办法。

    “难不成,这蛋壳里面装着的是它爹?”

    “主上,下方巨蛋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五万年,而那只高级生命的身上并未感应到被神源封锁的古老气息,这只高级生命体无论是生理年龄还是实际年龄,应都处于五千八百岁与六千五百碎之间,其而这之间不应该存在直系血亲关系。”

    “哦,是这样吗。”

    嘴上是这般说着,可高文眼中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实际上对这一结果他早已知晓,刚刚的话不过是一种语言艺术,习惯让别人拥有‘存在意义’的语言艺术。

    这很重要!

    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就像是阴神已经把‘硅基生命、飞禽属科、高级能量进化体’减缩成了‘高级生命’一样,实际上这对阴神本身来讲,是一件繁琐的事情,可为了方便高文的习惯,其依旧还是把其‘繁琐化’了。

    而这,似乎是成为高级生命后,必须要习惯的一件事。

    拉低自身的下线,从而去迁就其他人。

    除非你打算成为一头不喜与人打交道的古兽(古神?),不然你就必须这样去做。

    “嗯,看起来是这这样的。”

    目视着再一次抵挡住龙舰主炮轰击的金乌大圣已然身负重创,却依旧死守与这颗孤星之上不愿离开,高文摸了摸下巴后忽然道:

    “穹,有兴趣把那只小东西给吃掉么。”

    “......”

    “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些,不过你也看到了,若是你不动手的话就得我亲自来,可我怕我一动手,下面那颗蛋就会趁机跑掉。”

    “......”

    “那颗蛋是我的,对我很有用,你不许抢。”

    “......”

    “就这么定了。”

    与空气一般的对白似乎只进行到了这里,然而下一秒,一幕令下方金乌大圣肝胆欲裂的场景,既让其以自身吸引敌人的计划化作了泡影。

    只见他们所在的那颗孤星的下方,如同自阴影中浮现的穹鲸大大的张着嘴巴,有着其万丈之躯的加持,似乎一口就能吞掉这颗小行星!

    不用似乎,实际上它就是这样去做的!

    只不过不是一口吞掉,而是分为三口,的一下一下令这颗存在内核的‘行星’化为其口中的残渣!

    至于被其‘撕咬’的行星,在这期间会不会炸开......

    不会有任何一只古兽会有兴趣去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金乌蛋很绚!

    里面的存在似是感应到了高文的到来,被束缚的表面上开始出现些许碎裂的纹路,似是做好了随时破封的准备。

    龙舰悬浮与高空中,与下方与血泊中依旧死死护住巨蛋的金乌大圣对持,从其眼中的死志与疯狂可以看出,其已经做好了为身后巨蛋的离开或破封拼死拖延时间的准备!

    一位生有死志的妖族大圣。

    白骨王座上的高文看着其倔强的摸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实际上他颇为好奇那颗蛋内的存在和这一位大圣之间所存在的关系,实话实说,若是对方不去理会那颗蛋,而是一心逃跑的话,高文也是拿这只大鸟没有半点的办法。

    “难不成,这蛋壳里面装着的是它爹?”

    “主上,下方巨蛋存在的时间已经超过五万年,而那只高级生命的身上并未感应到被神源封锁的古老气息,这只高级生命体无论是生理年龄还是实际年龄,应都处于五千八百岁与六千五百岁之间,其而这之间不应该存在直系血亲关系。”

    “哦,是这样吗。”

    嘴上是这般说着,可高文眼中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实际上对这一结果他早已知晓,刚刚的话不过是一种语言艺术,习惯让别人拥有‘存在意义’的语言艺术。

    这很重要!

    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就像是阴神已经把‘硅基生命、飞禽属科、高级能量进化体’减缩成了‘高级生命’一样,实际上这对阴神本身来讲,是一件繁琐的事情,可为了方便高文的习惯,其依旧还是把其‘繁琐化’了。

    而这,似乎是成为高级生命后,必须要习惯的一件事。

    拉低自身的下线,从而去迁就其他人。

    除非你打算成为一头不喜与人打交道的古兽(古神?),不然你就必须这样去做。

    “嗯,看起来是这这样的。”

    目视着再一次抵挡住龙舰主炮轰击的金乌大圣已然身负重创,却依旧死守与这颗孤星之上不愿离开,高文摸了摸下巴后忽然道:

    “穹,有兴趣把那只小东西给吃掉么。”

    “......”

    “好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些,不过你也看到了,若是你不动手的话就得我亲自来,可我怕我一动手,下面那颗蛋就会趁机跑掉。”

    “......”

    “那颗蛋是我的,对我很有用,你不许抢。”

    “......”

    “就这么定了。”

    与空气一般的对白似乎只进行到了这里,然而下一秒,一幕令下方金乌大圣肝胆欲裂的场景,既让其以自身吸引敌人的计划化作了泡影。

    只见他们所在的那颗孤星的下方,如同自阴影中浮现的穹鲸大大的张着嘴巴,有着其万丈之躯的加持,似乎一口就能吞掉这颗小行星!

    不用似乎,实际上它就是这样去做的!

    只不过不是一口吞掉,而是分为三口,的一下一下令这颗存在内核的‘行星’化为其口中的残渣!

    至于被其‘撕咬’的行星,在这期间会不会炸开......

    不会有任何一只古兽会有兴趣去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