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茄子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末日从噩梦开始-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林默心说什么叫你想好了

    征求过我的意见吗

    居然还说是凑合凑合,要他说,别凑合,坚持你的理想型,千万别凑合。

    不过这话林默没说。

    还是应该给人家一点面子,毕竟看菲尔神父这家伙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主儿,如果不给他面子,这家伙十有八九得翻脸。

    “我其实很忙的!”

    林默想了一个委婉的理由拒绝。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菲尔神父问了一句。

    林默一愣。

    两人对视片刻。

    明白了。

    林默点头:“助人为快乐之本,这点小事儿包在我身上,就是有一点小问题,你要让我替代索薇娅,可我没有悔恨诅咒啊。”

    这是现实问题,抛出来,看对方怎么接。

    “没事儿,你就用索菲亚的悔恨,她的悔恨诅咒是最强的。”菲尔神父说道。

    “那东西我不能碰,一碰就死。”林默连连摆手。

    “我帮你做个刀柄绑带,可以隔绝诅咒的反噬,这样你就能用了。”

    菲尔神父明显早有准备。

    他还真的取出一个布条,开始在那一把餐刀的刀柄上包裹。

    等裹好之后,将刀柄向前递过去。

    林默试探性的伸手一拿。

    真的隔绝了诅咒。

    显然那沾着血的布条也不是普通东西。

    这一刻林默才反应过来。

    赚大了啊。

    这可是能杀死索菲亚,甚至杀死菲尔神父的顶级悔恨诅咒。

    之前林默也想要将这东西占为己有。

    但因为不能碰,所以只能就此作罢。

    可现在菲尔神父直接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等同于他轻而易举的就获得了这一个最顶级的‘武器’。

    可以说林默之前所见过的武器,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这一把承载着顶级悔恨的餐刀。

    将来遇到敌人,还不是一刀一个小朋友,管杀不管埋。

    猛到极致。

    现在林默觉得接替索菲亚的工作,似乎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直接白嫖一把顶级武器。

    这一下心情舒畅,林默开始主动和菲尔神父聊了起来。

    菲尔神父告诉他,说自己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可能这几天都得林默来帮他敲钟,他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

    “有时候我就想,或许早一点让我失去控制,也就能早一点解脱了。”

    菲尔神父自嘲一笑。

    “不过这个事儿你越着急,越是很难促成,谁能想到,求死,也需要循序渐进,当真是生活不易,求死也难。”

    林默说就是这么回事。

    说活着本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大部人的人都是乐观的,而乐观的人,总是会记住美好,忘记苦难和痛苦,如果仔细将过去的一切都梳理一下,会发现,悲伤、失望、痛苦,这些远比快乐安详幸福要多得多。因为苦难才能让人成长,然后承接更大的苦难。”

    林默这个时候也有感而发了一句。

    菲尔神父听完,琢磨了一番,说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自己总结的啊。”林默道。

    “总结的不错。”菲尔神父夸奖了一番。

    一个是担负着重担,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负重前行的神父;一个是不甘于命运摆布,乐观向上的林默。

    两个人居然是越聊越上头,有一种相见恨晚,找到知己的意思。

    不过俩人都知道,这只是因为互相孤单的太长了,就是找一条狗都能互相看顺眼,聊个通宵都不成问题。

    林默答应帮菲尔神父敲钟,也答应在对方失去控制之后,帮助结束他的生命。

    菲尔神父说谢谢。

    这时候林默想起来对方说的教会实验室,开始仔细了解起来。

    菲尔神父说,教会实验室有相当充裕的资金来源,而且研究的方向属于神秘科学。

    “我一开始以为那些人纯粹是为了骗钱,后来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他们研究恶魔学,包括与之相关的所有学科,多年积累下来,成果丰硕,我曾经在驱魔的时候,受到过他们的帮助。”

    林默理解,所谓教会实验室,应该就如同现在的科学院,专门研究和‘噩梦’相关的所有东西。

    显然,那一定是掌握了当时很多的‘核心科技’。

    菲尔神父提到过的大爆炸,应该和教会实验室有关系,或许是某种试验失败了,导致将整个雾都的人都卷了进去。

    可也不对。

    这虽然是发生在一百年前的事情,但如果真的这么严重,历史上不可能没有记载。

    反正就林默所了解的大鹰国历史,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显然这件事还另有隐情。

    菲尔神父不可能知道,林默不了解也不好乱讲。

    这时候菲尔神父提到教会实验室是有马车的。

    而雾都里传说中在敲钟的时候出现的马车,就是教会的马车。

    听到这个,林默眼睛眯了起来。

    他一直在寻找小雨和席文君的线索,而席文君就是被钟声出现后的神秘马车带走的。

    显然既然找到了线索,自然要跟上。

    他向菲尔神父表达了要去教会实验室的想法。

    “你去那地方做什么实验室里那帮人都是疯子,偏执狂,我都不喜欢见到他们,能躲就躲。”

    菲尔神父表示不解。

    林默也没瞒着,就说对方绑了他的人。

    “这事儿肯定不能不管对吧。”林默说他一定得去。

    菲尔神父就问你说清楚,是人,还是恶魔。

    “恶魔!”

    “那就对了,他们总喜欢在钟声响起的时候四处溜达,抓捕一些恶魔回去研究,但不是什么恶魔都抓,一定是很特殊很少见的那种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听这个,林默寻思着席文君在这地方,的确称得上是很特殊,很少见。

    说不定不光是席文君,就连小雨也是被教会实验室的人绑走的。

    一想到这个,林默就迫不及待想要立刻去证实一下是不是这样。

    菲尔神父同意了。

    他不同意,林默也要去,这事儿林默说的非常清楚,没得商量。

    再劝,他一定翻脸。

    “那你去吧,这一两天我应该还能撑得住,记得到点了回来敲钟。”

    菲尔神父给了林默一个地址。

    他没法子陪着林默去。

    毕竟菲尔神父的身体太臃肿了,身后牵连着太多的罪恶,和一个巨型毛毛虫一样,走两步就呼哧带喘。

    拿到地址,林默一路下了钟塔。

    下面,霍华德家族借给他的那辆马车还在。

    走近,戴夫缩在林默,跪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在祈祷,声音哆哆嗦嗦,估摸是吓坏了。

    车厢里是空的。

    不见月姐。

    林默过去拍了拍戴夫,后者吓的一个哆嗦,抬头看到林默,居然是哇一下哭了出来。

    大男人,哭的带雨梨花。

    说他想回家,放他一条生路好不好。

    林默过去好言相劝,终于将戴夫的情绪安抚下来,并且让对方同意继续赶马车。

    戴夫还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稍微一吓唬就老实了!

    林默问他月姐去哪儿了,戴夫说敲钟的时候跑了,跳着舞,哼着歌,他也不敢问,也不敢拦着。

    这边林默正着急呢,却突然发现远处月姐走了回来,跟着月姐回来的,还有一个梦魇。

    穿着芭蕾舞蹈服,身材佳,容貌好。

    林默过去问这是谁,月姐说这是她新交的朋友。

    凌晨一章,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