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落忆痕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至强圣体-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无邪,你与苏门主说了什么?”

    返回妖族的途中,凌无色心下好奇,当时君无邪与苏门主返回时,苏门的整个人都洋溢着笑容。

    君无邪看了凌无色身边的几位主事者一眼,道:“关于下界药王宗的事情,还有至尊圣兵一事。”

    至尊圣兵?

    凌无色与南离婧薇不解,那几个主事者亦是充满疑惑。

    君无邪当即便将关于至尊圣兵之事说了出来。

    凌无色等人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简直难以置信,他的女婿居然拥有着能打造至尊圣兵的炼器师!

    “所以,岳父将至尊圣兵全部拿出来,分发给进入秘境历练的人,然后带上材料去黎明皇都,让小婿的人帮你们打造新的至尊圣兵。”

    “哈哈哈,好!真是太好了,我凌无色有你这样的女婿,真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他得意大笑,心怀激荡。

    这种事情在这之前,他真是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族中目前的至尊圣兵,那是在几个纪元中,耗费了多少代价,在每个大世中,费尽心思,寻找炼器师炼制,直到今天才累积了这么点量!

    至尊圣兵,真的很宝贵,炼制不易,自从在那个纪元,炼器宗消失之后,那种境界的炼器师太难寻了。

    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只有永恒势力才能炼制至尊圣兵以上的兵器,尤其是当年血洗抢掠炼器宗的那些势力,他们得到了炼器宗的部分炼器之法与炼器心得。

    ……

    同一时间,东境某片隐秘之地,白骨铺就道路,数不清的头颅镶嵌在黑色大殿的殿壁上。

    猎魂圣殿的殿主正面见几位至尊圣境的高层,听着他们说起排位赛的事情,眼神阴晴不定,表情一直都在变幻。

    “这个君无邪怎么会变得如此逆天?他从下界来才十年不到,当年在下界之时,他的升华状态远不能与现在比!”

    猎魂圣殿的分殿主声音森寒,他知道现在仅凭分殿想要在青龙峡秘境中猎杀君无邪是做不到的了。

    这样的人,他们就算派出再多圣皇境界的猎魂使者进去都没用,只能是送死。

    “殿主,现在我们应该改变策略,使用其他的办法了。”

    殿上的高层提出建议,“求助总殿吧,这次青龙峡秘境是绝好的机会,我们定不能错过。”

    分殿主闻言沉默了片刻,而后取出一个罗盘般的东西,上面的符文亮起,映照在空中,形成一个平滑的镜面。

    “沧澜古星分殿殿主拜见总殿主!”

    分殿主躬身低头,姿态放得非常的低。

    “何事?”

    那镜面中浮现出一团漆黑的能量,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有模糊的人影,传出冷漠的声音。

    “回总殿主,是关于君无邪的事情。”

    “哦?是下界那位吗?”

    “正是。”

    “既然是下界那位君无邪,你们猎杀了便是,将尸体带回总殿,他或许便是上面要的那个人。”

    镜面中黑色能量里的人说道。

    “属下自是准备这样做。”分殿主很清楚总殿主口中的上面指的是什么,那是神古世界的神殿的旨意,“只是遇到了些麻烦。那君无邪在外面有混元级符师保护,属下准备在青龙峡秘境中猎杀之,却不想这两日的排位赛上,他展现出了逆天的实力,圣皇境内,恐怕无人可杀他!”

    “你想怎样?”

    镜面中总殿主冷漠问道。

    “属下觉得,此番机会难得,若是让他在青龙峡里面得到机缘活着出来,杀之难度不知要增加多少。青龙峡秘境有法则检测,圣祖境界以上的强者无法进入,但要杀他必须圣祖境强者,所以属下想请总殿给予支持,只要圣祖境的猎魂使者能入秘境,君无邪插翅难逃!”

    “你应该知道青龙峡秘境的法阵检测有多强,你的这个要求,恐怕很难得到满足,即便是……”

    镜面中的总殿主说到这里突然停下,片刻之后,话风有变,“你且稍作等待。”

    说完,镜面中的黑气消失了。

    同一时间,星空之中某个隐藏在扭曲虚空内的大陆,一片绵延的黑色殿宇耸立在大地上,黑得令人心悸。

    在那黑色的殿宇之间,时而能看到些许血色,能看到镶嵌在墙上的头颅,还有诸多以白骨铺就的道路。

    这里的阴森之气浓郁,宛若九幽地狱,令人感到遍体生寒。

    这里便是猎魂圣殿的总殿。

    总殿深处,有片非常隐秘的区域。

    总殿主此时便在这片区域,站在一个宛若狭长的竖着的眼睛模样的空间之门前。

    他浑身缭绕着黑色能量,无法看清五官,来到这里之后直接便跪了下来,额头叩地。

    “伟大的无所不能的大人,您有何吩咐?”

    总殿主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说道,身体微微有些战栗。

    “猎杀君无邪,阻止其继续成长。”

    里面的声音非常的幽冷,话音落下,有一物自狭长的空间之门内飞出。

    这是个漆黑的金属盒子,四四方方的,上面铭刻着难以辨认的符文图案,但是看不出品级。

    “将此物给沧澜古星分殿主,告诉他,用此物可带圣祖境界以上的强者入青龙峡。不要失手。”

    “是,谨遵大人谕令!”

    总殿主双手伸出,小心翼翼捧着金属盒子,随即起身,躬身低头退了出去。

    “小蝼蚁,居然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还想复刻下界之路吗?痴心妄想,不自量力。”

    那神秘空间内有冷漠的声音自语,

    ……

    总殿主离开之后,便再次与沧澜古星分殿主取得了联系。

    “你的请求本殿主答应了,即刻便会差人将能帮到你们的东西送来。你们记住,此次绝不能失手。”

    “感谢总殿主!”

    分殿主急忙道谢,随即便切断了联系,开始耐心等待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猎魂圣殿总殿来了,是位半步混元强者,带着那个神秘的金属盒子而来。

    “收好了,此物能让你们将圣祖境界以上的强者带入青龙峡,避开法阵的感知。”

    那个半步混元将使用之法说了一遍便离开了。

    “这是什么品级的宝贝……”

    分殿主与高层们皆打量着金属盒子。

    金属盒子看起来古朴自然,很不起眼,亦是无法从它身上感知到什么特殊气息,看起来非常的普通。

    “不管是什么品级的宝贝,既然总殿将它送来,那么定然是可以避开青龙峡秘境法阵检测。”

    “殿主说的是,这次我们准备派出多少圣祖境使者入秘境?”

    分殿主想了想,道:“秘境广袤,内有诸多空间与秘土,要在这样的地方寻找到君无邪本就不易。”

    说到这里,他看向面前的两位高层,道:“入青龙峡猎杀君无邪之事由你们来负责。你二人亲自入秘境,各带五十名圣祖境使者入内!”

    “需要这么多吗?”

    被点将的两人正是那日青木橪等人会面的两个猎魂至尊。

    “我猎魂圣殿有的是强者,数量宜多不宜少,越多越稳妥。怎么,你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

    迎着殿主的目光,两位猎魂至尊并不言语,算是默认了。

    他们的确觉得大材小用了。

    这么多的圣祖境强者入秘境也就罢了,居然还让他们这样的至尊强者亲自前去,于他们来说,感觉自己有被侮辱到。

    “好了,此事非同小可,总殿都很关注,还有上面那些存在,你们想想意味着什么。”

    “知道了。”

    两个至尊强者点头,随即便退了出去,剩下殿主与其他的半步至尊境界的长老在殿内。

    “殿主,您看需要对妖族凌家一脉的人进行猎杀吗?”

    “凌家一脉胆敢当众跟我们对着干,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我猎魂殿之威何存。只是他们那些在外历练的人如今都已经返回了妖族圣地,我们若要动手,只能潜入妖族圣地内。”

    “哼。”分殿主冷笑,道:“妖族,至尊圣境以上者皆在沉睡,并未出世,即便是妖族圣地,于我们来说也是如履平地,出入自由。本殿主很快便会安排两位至尊级猎魂者前往妖族凌家一脉,猎杀些高层,以警示天下!”

    ……

    同一时间,青木古世家内,一群高层强者面色铁青,匆匆忙忙将在排位赛上败落的天骄之王送往禁地。

    “求古祖出手救我族天骄之王!”

    青木橪等人看着两个面容苍老,满脸皱纹,生命精气不断流逝的族中骄子,眼里布满血丝,紧紧咬着牙,浑身发抖。

    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被猎魂圣殿的至尊骗了!

    事实上他在排位赛尚未结束时就察觉到了不对,但是那时没有想到情况会如此严重。

    若是得不到有效的手段来救治,这两位天骄之王就彻底废了,只能苟延残喘,活不过十年。

    “猎魂圣殿你们无耻!”

    他气得在心里怒骂,堂堂至尊圣境强者,居然谎言欺骗,利用他们的心理,蒙骗他们去做炮灰试探君无邪的深浅!

    他有种被人当做猴子玩弄的耻辱感!

    “救不了,他们洞天崩塌,生命之轮的生命核心已经破碎,时日不多了。”

    青木古世家的禁地中传出声音,击碎了那两个天骄之王仅存的希望。

    他们顿时面若死灰,随即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死死盯着青木橪,疯狂怒骂。

    青木橪脸色阵青阵白,想将他们掌毙,但却忍住了,不敢这样做。

    这些天骄之王在家族中都是有很深背景的,他们祖辈都在这禁地中。

    “要不是你轻信猎魂圣殿,我们怎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你害了我们!在这个大世,我们是可以成为永恒强者的!青木橪,你是青木家族的罪人!”

    “住口!”青木橪怒斥,“本家主也是为了家族未来考虑才会出此下策!幻蜃泽、螣蛇部族、凌云古世家也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谁会想到猎魂圣殿的至尊竟然如此卑鄙,满口谎言!”

    “行了,休要在此吵闹。”禁地中声音有些低沉,“这个大世比较特殊,我们青木世家未来能否在洪流中保存下来,还得看情势做出明智的选择。猎魂圣殿,我们不宜得罪,为了家族大局,付出些代价不算什么。只是,日后不要再被他们当做刀使,即便是要付出,也不是为他们付出。”

    “古祖,您的意思是?”

    青木橪愣了一下,古祖的话中似乎另有深意。

    “本祖的意思,将来你自会明白。这个时代,谁都别想明哲保身,未来必须得做出选择。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你们应该懂,没有什么比生存下来更重要。那君无邪,你们不要再去惹他,也不要去惹与他有关的人。”

    “古祖,可是那君无邪……”

    “没有可是!本祖的话你听不懂吗?目前我们应该求稳,不要给自己树立任何敌人,没有必要!”

    “是,橪谨遵古祖法旨!”

    青木橪不敢争辩,虽然心中非常不情愿,但却不得不答应下来。

    “你应该跟凌云盛乘好好学学,你看看他可有将心思表露在脸上?你看看他是如何做事的。在这个大世之中,即便是主宰势力,也当如履薄冰,事事小心谨慎,否则一个不慎,可能就会踏入深渊,万劫不复!”

    “古祖教训的是。”

    “本祖知道你对君无邪恨之入骨,可你要明白,要杀他的人很多,不缺我们的青木世家。猎魂圣殿对他的古血势在必得,而且还有堕红尘亦对他有强烈的杀心,祭土皇朝背后是谁,难道你不清楚?你何必去趟这浑水。”

    ……

    同一时间,在幻蜃泽的禁地前亦上演着类似的画面,幻蜃泽之主被其古祖狠狠教训了一顿,被警告不许再去招惹君无邪。

    “古祖,我们为何要如此谨慎?”

    幻蜃泽之主心里很不甘,这次真的是一败涂地,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惨重。

    “他自下界而来,数年时间创建皇朝,歼灭大祭军于楼关城外,在排位赛上连开两弓射穿你与青木橪,你有没有想过,他何以敢这样做?一个统一下界,平末世洪流,在这个世界创建皇朝的人,你认为他是那种冲动的做事不计后果的人吗?”

    “古祖教训的是。”

    幻蜃泽之主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失去了冷静的心态,被君无邪左右了情绪,丧失了正确的判断。

    “他若有那么好杀,你以为堕红尘还没有将之击杀掉?还需要通过祭土皇朝来攻打他的黎明皇朝?现在,有两大永恒势力欲杀他,我们幻蜃泽没有任何必要将自己卷入漩涡之中,静观事态发展,方是明智之举。”

    “你啊,长期站在高位上,手握主宰势力大权,轻视了君无邪这样一个来自下界看似没有强大背景的青年,这是先入为主的思想禁锢了你,使得你未能更仔细与全面地思考问题。记住,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你是掌权者,你的任何决定关乎着族人的生死,这次的教训应当好好铭记,时常自省。”

    “蜃蝾谨记古祖教诲!”

    幻蜃泽之主满脸惭愧,古祖的话令他如醍醐灌顶,意识到自己的种种问题,身为主宰势力之主,这是非常不应该的。(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