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君惜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白幼幼直接选择罢工,在场的人虽然着急,却也没有当场求饶,而是搀扶着被打伤的同伴,一对一对的离开,而在他们走后没多久,不远处的虎彪就笑着朝着白幼幼走了过来,一来就开始表达歉疚:“手下人不懂事,刚刚一定吓到你了吧……”

    “并没有。”

    白幼幼对虎彪起了杀心,她微笑着:“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除了恶心人以外,对我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对了,他们刚刚应该把我所说的话转告给你了吧。”

    虎彪眼神阴沉了几分,但笑容丝毫不变:“说是说了,他们也说知道错了,反正你也没受什么伤,就别跟他们一般计较嘛,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怎么能够说不找就不找了呢。”

    “人命关天?”白幼幼嗤笑一声:“一群手上背负着人命的衣冠禽兽,配不上这四个字,他们是死活,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更何况,他们不是说我故意不找第二只鬼的吗?既如此,那就让他们自己找好了,反正在这节车厢里,首先死的是他们,又不是我这边的人。”

    “像他们那种垃圾,就是死光了才好呢。”

    白幼幼说话毫不客气,虎彪脸上的笑容微敛:“白幼幼,凡事留一线日后…”

    “跟一群杀人犯相见?我还没那个爱好。”

    “所以你,是打定主意不去寻找第二只鬼了?”虎彪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见,三角眼里也在瞬间充满杀意,他微微眯起眼看着白幼幼,似乎是想要从气势上压倒她。

    “可以是可以。”

    白幼幼点点头,旋即指向那群正在观察她这边的人:“等到刚刚来找我麻烦的人死光了以后。”

    虎彪拳头握起,阴恻恻的看着白幼幼:“难道你就不怕,我死在他们前面吗?”

    所以、

    你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闻言,白幼幼嗤笑一声:“那没办法,就只能怪彪哥运气不好了。”

    “好好好,好得很啊。”

    彪哥看出了白幼幼的嘲讽,他怒极反笑,脸色有些狰狞:“剩下这两只鬼,你是找也得找,不找也得找。”

    说罢,他捏了捏手指头,将手指头掰得咔咔作响,然后一巴掌就朝着白幼幼的脸颊扇过来。

    这一巴掌几乎带着掌风。

    白幼幼抬手去接,就看见了彪哥眼中的不屑之色,但很快,他眼中的不屑就变成了震惊。

    因为白幼幼,竟真的稳稳的将他的手接住了。

    然后轻轻的往外一推。

    彪哥就往后退了好几步。

    “没人能够勉强我做任何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白幼幼看着震惊不已的彪哥,微微笑了笑:“包括你,也是一样。”

    “先前听你的,只是给你面子而已,谁知你们那边的人给脸不要脸,还敢来找我麻烦,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彪哥终于反应过来了。

    三角眼里是满满的凝重之色。

    他没有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开。

    ……

    “白幼幼,你也太厉害了吧。”

    彪哥一走,一旁看戏的陈良就立刻惊叹的看着白幼幼,白幼幼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常规操作而已。”

    而这时候,

    赵玄几人也匆匆忙忙的走来:“我听说彪哥带着人来找你麻烦了?”

    白幼幼云淡风轻的道:“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也想要找出嫌疑人的纪音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眼睛亮闪闪看着白幼幼:“听说你刚刚把彪哥他们打跑了,白幼幼,你也太厉害了吧。”

    白幼幼十分谦虚:“还行。”

    路宏业皱眉:“但是他们肯善罢甘休吗?”

    陈良就十分骄傲的道:“不肯善罢甘休又能怎样,他们可不是白幼幼的对手。”

    “况且,幼幼说了,不会帮他们找鬼了。”陈良笑嘻嘻的:“除非,刚刚来找她麻烦的人全都死光光。”

    “真的吗幼幼?”

    “当然是真的。”

    白幼幼肯定的点头。

    接下来,她就真的开始摆烂,而前来找她麻烦的人慌了神,便又跑来求她原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自己有多麽不容易,但不管他们怎么说,白幼幼都丝毫不为所动。

    眼瞅着一个同伴接着一个同伴死去。

    慌不择路的恶人们在万分惊恐之下,终于是忍不住破口大骂,说白幼幼心狠手辣,并诅咒她不得好死,白幼幼听着这些话并不生气,因为不得好死的是他们,而不是她。

    不管死多少人,白幼幼就是无动于衷,而靠着柳飘、李茹与虎彪,却找不出一只鬼来,甚至没半点头绪,这些恶人没了办法,只能去求到柳飘李茹身上,希望他们能替他们说说情。

    还有的人求到了陈良纪音赵玄等人的头上,

    但得了白幼幼嘱咐的他们,也完全充耳不闻。

    至于柳飘李茹,那就更拿白幼幼没办法了。

    最后,白幼幼是真的等到那些人全都死光以后,才同意找出第二只鬼。

    彼时,

    恶人阵营就剩下几十人了。

    虽然找她麻烦的才二三十人,可是,剩下的两只鬼又怎么可能只逮着这些人吃,至于伤及的无辜——

    白幼幼并不觉得他们无辜。

    “现在,你可以动手了吧。”

    虎彪眼睛都红了。

    而车厢内的其他人,包括恶人阵营的幸存者,看向白幼幼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畏惧之色。

    因为她着实太狠了,说是要等找她麻烦的人死光,就要等到那些人死光,中途不管是老弱小还是谁来求她,她一律都冷眼旁观。

    这种人,谁惹得起?

    “行啊。”

    白幼幼说话算话,便看向柳飘跟李茹:“把你们认为有嫌疑的人的名单给我吧。”

    “好,好好。”

    柳飘跟李茹几乎是双手递上了自己的手机。

    白幼幼扫了一眼。

    一起整理的名单,总共有十几个有嫌疑的人,陈良跟夏平都在其中。

    至于余桂萍…这两人就根本没把目光放在恶人阵营那边。

    不过余桂萍也在此次事件中被波及,与一个找她麻烦的人一块儿被剥皮死了,在之前,余桂萍来找白幼幼求情,希望白幼幼帮忙,被白幼幼拒绝后就对着她破口大骂,说她是有娘生没娘养,说她一个女的还这么嚣张,活该被这么多男的讨厌,还批判她的穿着,而从她的言论中也不难听出,她是个重男轻女的人。

    而对她的恶意,也仅仅是因为她能够找出鬼,但没有主动出面、没有卑躬屈膝恳求着其他人给她机会,所以就恨上了她。

    这种人可恶又可悲。

    但总得来说,还是可恶比较多。

    “这就是你们整理出来的名单?”

    白幼幼微微扬了扬眉:“我记得你们刚刚已经对一些人进行拷问了吧,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李茹就苦笑一声道:“开始名单上有几十人的。”

    “夏书是怎么回事?”

    白幼幼指了指夏书的名字。

    柳飘就有些气愤的道:“我们刚刚问了夏书,但她表现得对我们很抗拒,说我们就该死…活该死。”

    “就这样?”

    “是的。”李茹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我觉得鬼应该不会这般的喜怒形于色,我觉得夏书应该是怨恨我们刚刚没有出面救她吧。”

    “什么叫没出面救她?”柳飘就不乐意了:“刚刚你不是成功让虎彪喊停了吗?要不然他们得被打死呢。”

    “话是这么说……”

    李茹依旧十分无奈:“总之,我是不觉得夏书是鬼,是柳飘坚持认为夏书是鬼的。”

    白幼幼点点头表示明白,也没有就此发表意见,她抬手,又指了指陈良的名字:“那他呢?又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