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里行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绝世仙尊,签到一千年-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这声尖叫直接出现在唐威的识海中,狮吼功般,震得识海内一阵翻涌,似乎是警告,模模糊糊中,他“看”到了一幅画面,密布雷云之上,浮着一座虚幻的宫殿,殿顶爬着一只巨大的蛤蟆,把半个殿顶都遮盖着。蛤蟆金背,银色眼眶,一对眼珠子含着蓝幽幽的电光。奇怪的是,金背蛤蟆居然像人一样打坐,两只后腿盘在地下,两只前腿平摊在上面。

    它身上散发着一股唐威都为之震颤的威慑力,趴在那里岿然不动,竟有盖压八方之气势。

    唐威从没见过这么威风的蛤蟆,分不清它到底是蛮兽,又或者灵类,更不知是如何“看”到它的。

    宫殿内,模糊有个白袍女子的身影,周体缭绕紫色电弧,比那金背蛤蟆的气势还强,爆裂之中又带有灵动,唐威想凑近了“看”,蛤蟆“呱”的一声,将眼前景物震散,唐威才知道,刚才那声尖叫,就是它发出的。

    “唐威修士,你的手放在这棵树王上做什么?”

    唐威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马脸。他认识这个人,灵木部的副部主成陌,似乎是个仙帝二层,大道元气橙阶,在成养堂这种肥的流油的地方做“二把手”,不但没月大笔门派贡献进账,还养成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度。

    成陌还在奇怪,唐威走到树王旁边,把手放在树干上,一动不动的,一站就是一上午。

    不过奇怪的是,唐威身上有一股气机在不断改变,玄妙难言。难道摸着树练功?还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唐修士,你在这儿站了一上午了,砍伐任务还能完成吗?”

    唐威惊讶道,“一上午?”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怎么会是一上午?一查体内窍穴,目瞪口呆,第一窍穴中的惊龙力,居然有大半被炼化为雷道精髓。

    到底是树王的功劳,还是因为那座雷云宫殿,他就不知道了。

    唐威瞅了瞅成陌,他似乎并不知道那座雷云宫殿,便说道,“我最近正在体悟雷道玄妙,发现这树王之中雷道之力浓郁,感受之下,竟不小心入了定境,倒叫成陌部主忧心了。”

    成陌点点头,怪不得他身上气机玄妙,好似修炼,原来如此,心中疑虑打消,笑道,“我得提醒你一句,千万别砍这棵树王,它是万树之母,集地气中的雷道精华所在,若把它砍了,其余树木都得枯萎,咱们这片雷神林也算完了。”

    唐威应了声是,又问,“我这些日子可否继续感悟树王内的雷道?”

    “只要你能完成砍伐任务,又不破坏雷神林,你爱怎么感悟就怎么感悟。”

    成陌心里直啧啧,风魁墓地的弟子也真可怜,得不到功法,只能通过这种感悟自然的方法修炼,这啥时候能炼出头,不由得道,“唐修士,若这雷神木对你真有用,我做主送你几颗还是可以的。”

    唐威装作大喜道,“谢过部主。”

    成陌一是怜悯唐威,二是听说唐威与空降的执法带夜有点关系,也算是卖个好。

    成陌说完便走了。

    下午继续砍树,唐威有了雷道精髓相助,斧头砍得比电锯还快。石行和风上就惨了,被电得吱哇乱叫,承受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完成任务时,已经瘫痪在地,两只手哆嗦的不成样子,头发被电的炸起来。

    回到风魁墓地,天已经擦黑,石行和风上没有丝毫力气,唐威倒是精神充沛,主动揽过两人洗练墓地的活儿,令两人感动不已。

    洗练墓地阴气这种活儿,对唐威而言丝毫没有难度,虽然他丹田内未凝结大道元丹,可大道元气比能抵三个普通修士。

    他一边布雨,一边想着雷神木中的神奇。

    那只金背蛤蟆,宫殿中的女子,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女子不会是雷母吧?可那座宫殿又是什么地方?自己是怎么进去的呢?就连成陌都不知道有这么个神奇所在。

    不论如何,先利用树王把自己的力道全炼化成雷道精髓,这样以后学习任何一种雷道都水到渠成。

    布雨过后,已经是后半夜,石行和风上早已呼呼大睡。

    唐威无意间瞟了三楼一眼。

    意安消失在雷神林中,这也得调查,不光是因为带夜的托付,唐威对此事也好奇至极。

    噔噔噔……

    唐威上了三楼,进入意安闺房。房间里的摆设很朴素,但也处处体会出女儿家的细致,屋里还飘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床前有一张古朴的红木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截枯藤,大约三十公分,藤身呈紫色,更像一柄短的手杖,奇异的花香便来自枯藤。

    唐威在屋子里查看一圈,并无所获,便顺手拿起那根枯藤,陡然间,他的天阳道脉抖动起来,像是这根枯藤赋予了它活力,让它感到兴奋。

    第一窍穴中炼化出的雷道精髓,竟是顺着天阳道脉,往枯藤中涌去。

    唐威大吃一惊,这枯藤能吸收修士道力,急忙控制雷道精髓,却无济于事,好不容易炼化出的雷道精髓,眨眼空了,唐威傻眼,忽然间,眼前的景象变了,就像瞬间移动到另一片空间。

    眼前的景象,令唐威两只眼睛瞪得滚圆。

    他竟然又来到那座雷云宫殿之中,殿内还是趴着金背蛤蟆,殿内也有那紫雷环绕的女子。

    不过这一次的景象,与白天所见有很大区别,那种感受很难说清。白天时,唐威便如进入一个真实空间,而现在,他仿佛是在看一幅画儿。

    他心念一动,便可移景。心中想着蛤蟆,便立即来到蛤蟆面前,这只打坐的蛤蟆对他视而不见。

    他发现这只蛤蟆的金背上,有大篇大篇的文字,似乎某种功法。唐威看得心痒难耐,但总也看不清上面的文字,也只能放弃。

    随后,他将目光注视在殿内的女子身上。

    她到底是谁?唐威无疑对她的兴趣最大。

    他在注视女子的那一刻,便已瞬移到女子身边,然而奇怪的是,即便面对面,他都瞧不清女子张什么样,像被一层薄纱遮掩着。

    而这女子,正在吟诗般念着一段口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