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意字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现代异闻事件薄-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站在船头的刘蕊自然没有错过,眼前海面的变化。当看到那片不断抬高的海域时,立刻便意识到了什么。丢下了手中还在燃烧的烟头,睁大了双眼朝着隆起的海域中央望去。

    抬升的海面高度很快便超过了这艘中型的双层游艇,六对澄澈灵动的蓝色眼眸,漂浮在隆起的水面上。接着朝向刘蕊这边的海水,凭空裂开了道缝隙,露出了坐在里面的两名乘员。直至这时她才发现,这团抬高的海水竟是头通体纯净透明的巨型海兽。

    “呦,我们没迟到吧?”任源踏着海兽平伸的巨舌,跃上了游艇的船头,笑着招呼道“等很久了吗?”

    “你们没来迟,是我来早了些。”看到后者抵达后,内心在犹豫徘徊中忐忑不安的刘蕊,反倒平静了下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不管是期待还是后悔,都已经没有退路了。

    “刘小姐,你好。”鱼谦也紧跟着从海兽口中走了出来,也冲着站在游艇船首迎接己方的女子打了个招呼。他前脚刚刚在甲板上站稳,后脚海水化成的巨兽便砰然消散,再次化作了数万吨海水散落了下来。解 体的海兽掀起了阵突兀的巨浪,带动着游艇再次剧烈摇晃了起来。

    立在船头的任源抬手朝着面前的虚空随意一按,颠簸的游艇连同周围的海面立时平静了下来。看到这幕刘蕊表面上不动声色,扫向海面的双眸瞳孔却忍不住微微一缩。

    平复了游艇后任源看向前者开门见山的问道“我要你准备的材料,你都准备好了吗?”

    “嗯,都在船舱中放着呢。”刘蕊将目光从海兽消失的地方收了回来,颔首应道“你们跟我来。”

    两人随即在她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游艇中段的货舱中,查验前者从三号研究院带出的仪式材料。这艘游艇本就是三号院为临时周转物资而准备的,除了常规的驾驶和乘员系统,还建造了专门用于存放和运输异物的专用仓库。不仅能隔绝异常波动的扩散,还能满足类似冷冻保温这类特殊的存放要求。

    看着大大小小堆满整个货舱的密封箱,任源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取过几个密封箱简单的检查了下,当即对材料的数量及品质大加赞赏“不错啊,你备的这些料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好。”

    见后者说着话又将手上的密封箱摆了回去,刘蕊不禁皱眉问道“你不完整检查一遍吗?”

    “不用啦,你办事我放心。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尽快开始准备拜月仪式了。”任源笑了笑,冷不丁的问道“话说这么多东西,光你自己可搬不上这艘船吧?院里帮你装货的那些人,就没好奇你突然带这么多东西出研究院,是要干什么吗?”

    “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刘蕊皱了皱眉头,解释道“帮我装货的都是我手下的研究员,当然不会开口乱问了。再说部里的驱虎行动开始后,我本来就负责研究和月光魔女工坊相关的课题,准备点拜月仪式的材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现在负责研究镜月世界的相关课题?”任源饶有兴致的问道“夏宇辰那老头安排给你的?”

    “怎么可能。”刘蕊白了后者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我主动申请的,就算没有今天你这档子事,我自己也要和躲在镜月世界里的那个普罗米修斯沟通的。”

    “我就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早就准备好了。”任源失笑道“不过如果没有我这档子事的话,按照对灾部公开的说法,那个普罗米修斯可是已经被击毙了呢。”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以为我会信?”刘蕊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那头狐狸精和你有什么区别?她放出的消息,鬼才信嘞。”

    “早上在电话里,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任源揶揄道“当时你似乎真的以为,我已经转生去了呢。”

    “我说了你们这两头怪物没什么区别,硬要说的话那头狐狸精多少比你还靠谱点。”刘蕊黛眉轻挑,望向后者冷冷说道“现在你要的东西我也都给你准备好了,关于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现在可以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了吧?”

    “没问题。”任源满口应下,随即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对前者讲述了一遍。

    “这么说…”同样是听完了后者的叙述,刘蕊关注的重点则与鱼谦截然不同,紧皱着眉头斟酌着说道“那个普罗米修斯,果然是骚狐狸曾经认识的熟人?”

    “我倒觉得这话你可以问的再直白点。”任源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个普罗米修斯,应该就是你的父亲刘风。”

    “你能百分之百确定吗?”

    “不能。”

    出乎刘蕊意料的是,任源十分干脆的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加上之前在镜月世界里和他交手,我也算见过这个普罗米修斯两次了。但是我根本看不穿他,也拿不出任何,能证明他就是你父亲刘风的直接证据。”

    “喂!”刘蕊闻言登时色变“今早你在电话里可是说…”

    “我知道,你先别急。”任源轻笑着抬手,示意对方先听他把话说完“虽然没有能够证明他就是你父亲的直接证据,但超越a级的异人可不是凭空就能冒出来的。再结合s市发生的这些事情,这个普罗米修斯只可能是你的父亲刘风。”

    “…就算你这么说。”刘蕊沉默了半晌后开口道“他是我父亲这件事,说到底也只是你的推论不是吗?”

    “要这么说的话,你父亲当年并没有死这件事,不也只不过是我们的推论不是吗?”任源耸耸肩道“何必在这种没有意义的地方纠结呢?刚刚你不是也说了,就算没出我这档子事,你也打算和躲在镜月世界里的普罗米修斯沟通吗?”

    “说的也是。”刘蕊长长的吐出了胸中的浊气,将纷乱的思绪尽皆抛诸到脑后,眼中重新闪耀起了坚定的神色“那么今晚能不能成功见到他,就看你的了。”

    “呵呵,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任源翘起大拇指颇为自傲的说道“但要说到法术领域,要是连我都不能成功,估计也没有人能够做到了。”

    “这我倒是并不怀疑,只是等真把他引出来了,你对付得了他吗?”刘蕊眼神挑剔的打量着后者,不甚放心的说道“你已经从六号别墅拿回你的领域碎片了吧?不过光凭不完整的神赐创生,能够对付得了他吗?”

    “嚯,我的领域碎片放在六号别墅这件事,连你们三号院都知道了?”

    “本来不知道,但你今天在s市带着独立领域逛了一整天,各部门警报都要响爆了。”刘蕊翻了个白眼吐槽道“现在s市对灾部上上下下,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了。”

    “嗨,我这不是为你挖社会主义墙角的违法行为打掩护嘛。”任源拍了怕旁边的密封箱笑道“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体谅我的良苦用心呢?”

    “放屁。”刘蕊一针见血的揭露道“你不过就是为了宣扬你还活着这件事,想把事情闹大罢了。”

    “两件事并不冲突嘛,事情闹大了不也挺好?”任源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倒要看看这回九儿她,还怎么把这事给压下去。至于我能不能对付得了那个普罗米修斯,到时候你看就知道了。”

    “你有把握就好,先别管那头狐狸精怎么把事情压下去,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准备仪式吧。”刘蕊低头看了眼手表肃声说道

    “现在整个s市对灾部都盯着你和鱼警官呢。我这边虽然以验证课题的名义把东西都带了出来,但里面不少东西都是严谨带出院的g级(封禁级)物品。我在院里库房系统中动的手脚,可隐瞒不了多久。”

    “这个你不必担心,这里并不是我选定的仪式地点。”任源自信满满的说道“我要你准备的这些东西,可没有一样是凑数的。我马上就动手布置结界屏蔽天网系统的追踪,把船开到真正的仪式地点。等鹰隼大队找到我们的时候,事情早就办完了。”

    利用船仓中的异物布置好强力结界后,任源便进入驾驶室启动了游艇,朝着选定的仪式地点驶去。没什么事做的鱼谦走出船仓信步来到甲板上,抬眼便看到了正倚栏吸烟的刘蕊。

    这边刘蕊也看到了后者,从衣兜中摸出烟盒,朝对方晃了晃问道“要来一根吗?”

    烟盒上熟悉的商标令鱼谦微微有些惊讶,这是种口感很烈的香烟,并不适合初学者尝试。而见对方连连咳嗽明显不太习惯香烟味的样子,他还以为含在那双红唇中的会是根女士香烟。

    “我不会抽烟,而且部里的研究院各处都是严禁吸烟的。”似是看出了后者的疑惑,刘蕊淡笑着解释道“只是今天心血来潮,所以买了盒尝尝。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有吸烟的习惯,吸的就是这个牌子。”

    接过香烟的鱼谦并没有点燃,看着女子映衬在火光中的俏脸,轻声道“这烟很烈的,大多数人都抽不习惯。”

    “是啊,呛的人难受。”刘蕊盯着明灭不定的烟头苦笑道“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抽这种东西?”

    “有时候维系一个习惯的理由,未必是喜欢。”鱼谦轻叹了口气道“事情若是不喜欢就可以不去做,那人生也就简单了。”

    “有道理。”闻言刘蕊勾起了唇角,露出个满含惆怅的微笑。将视线从烟头上移开,再次怔怔的望向了夜幕下,深邃的大海…

    看\现代异闻事件薄\就\记\住\域\名\:\w\w\w\.\8\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