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大洋芋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重生之巨变-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那个钱......恐怕要过段时间才......”

    “嗨,谈什么钱啊,我给你,就没打算让你还。”胡铭晨一挥手,打断了王慧雪的话。

    在杜格的时侯,王慧雪就联系过他。回来之后,胡铭晨就给王慧雪发了一条信息,说自己回来了,王慧雪这就约他出来。

    王慧雪的目的是希望可以给胡铭晨解释钱暂时还不了给他的情况,另一方面,隐隐约约的,王慧雪也是想要见到胡铭晨,想与他说说话。

    于是,两人就在学校的小竹林这边见面。

    “那不行,你反正知道那个钱是拿去干嘛的,怎么能平白无故要你的呢,我回头会让曹培岳找郑明涛追偿的。”王慧雪摇头道。

    “那天,没有人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他们不仅没有为难我,反而还很维护我,这都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恐怕又得吃亏。”

    “怎么,那天有人骚扰你?”胡铭晨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

    “不,不,只是有两个喝酒醉了的,不过他们那边帮我处理的,打了人家不说,还将那两人给扔出去。”王慧雪能感觉到胡铭晨的那种浓浓的关切。

    “那就好,我就将他们屎给打出来。”

    “噗,呵呵,你就不能文明一点吗,多恶心啊。”王慧雪被一句话就给逗喷笑了。

    “呵呵,我说的是事实嘛。”胡铭晨哂然一笑。

    笑着,两人对视一眼,瞬间又变得有点点尴尬。不过,之前的那种陌生感,则是消失了不少。

    “你最近怎么样?一切......都还好的吧?”胡铭晨像是有点没话找话的问道。

    “就那样啊,三点一线,宿舍,食堂,教室或者图书馆,非常简单的生活。”王慧雪耸了耸肩抿嘴一笑回答道。

    “嗯。”胡铭晨一下子也找不到什么话,就只是颔首。

    “那你呢?和周岚感情很甜蜜吧,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吗?”走了两步,王慧雪倏然问道。

    “呃......”胡铭晨神色一滞,“结婚?大小姐,我们还没毕业呢,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早了点?”

    “早吗,我们学校就有人大学还没毕业就结婚的啊。”

    “对于婚姻,我还没那么急切,过两年再考虑这个问题吧。”胡铭晨无语的道。

    “那你带她去你家了吗?你爸妈对他满不满意?”王慧雪很在乎胡铭晨与周岚的感情问题,追着问道。

    “这个,还,还没有呢,都没有见过,何来的满不满意。再说了,我的情感问题,没人可以左右,全部操持在我的手里。”胡铭晨讪然道。

    就在这时,胡铭晨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并没有马上接。

    “她打来的?接吧,等时间长了可不好。”聪明的王慧雪眉眼一抬,就知道怎么回事。

    胡铭晨自己也没啥心虚的,于是就接了起来,“周岚。”

    “小晨,你在哪里?快到饭点了,你来接我,一起去吃饭吧。”

    “我,我在小竹林这边呢。”

    “你在小竹林?和谁呀,呵呵,是不是在哪儿看到哪个美女走不动道儿?”周岚半开玩笑的道。

    “我和王慧雪,就是随便走走。”胡铭晨实话实说,没有胡诌撒谎。

    “你和慧雪?呃,那好,你们就在那儿吧,我马上过来,到时候请她一起吃个饭。”周岚只是愣了一秒钟,旋即就立马要动身。

    胡铭晨挂了电话,王慧雪就戏谑的看着他。

    “怎么,她不放心,要马上过来宣示主权?”

    “哪能呢,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来要请你吃饭。”胡铭晨赶紧解释。

    周岚赶来,有没有宣示主权的意思,应该多少是有点的,但是不能承认啊。

    “我跟你们去吃饭,岂不是当电灯泡,我才不干,你们去吃吧,我走了。”说着王慧雪就转身要走。

    胡铭晨本能的一把就拉住了她。

    “你这啥意思,还不让我走了。”王慧雪看着胡铭晨拉住她胳膊的手。

    “不是,一,一起吃个饭呗,这又没什么,又何必,难道以后大老远见到就闪开吗?”胡铭晨笨拙的挽留道。

    王慧雪嘟了嘟嘴,“你们两口子,愣是要我当着电灯泡?呵呵。”

    “不存在什么电灯泡的问题,都是朋友嘛,以前,不是互相很好的吗,又何必弄成这样呢?”

    “怎么,那你说是我的责任咯?是要怪我咯?”王慧雪沉下脸来质问。

    “我没这个意思啊,怎么能怪你呢,没有谁怪你嘛。”胡铭晨急忙道。

    “那要是不怪我的话,怪谁?你说,怪谁?”王慧雪一本正经的问道。

    “这个,怪我,怪我行了吧?都怪我,我的错。”胡铭晨双手一摊,这个时候,男人就是要勇于背黑锅。

    “怪你?怪得着你吗?你说你的错,那我纳闷,你哪里错了?”王慧雪炮语连珠就是一顿质问。

    “呃......”胡铭晨神色一变。

    他那么说,只不过是化解矛盾,主动背锅罢了。

    否则的话,胡铭晨哪里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这简直就是逼着人上吊,还要人自己写忏悔书嘛。

    “这说起来,谁也不怪,你没错,我没错,她有没错。”胡铭晨犟嘴道。

    “什么就你没错,说得轻巧,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给摘干净了?真是够便宜的。”王慧雪略显激动。

    “那你说,我有什么错,你说,我听。”胡铭晨一摊手道。

    “呵呵,你心太大了,你想左拥右抱,想三妻四妾。”王慧雪瞪大了眼睛,戏谑的笑道。

    “冤枉啊,我哪有那样的心,我也从来没有说过啊。”胡铭晨举手大呼冤枉。

    “你是没说,可你心里就这么想,你敢说你没想?你敢说你一点点也没想过?你敢吗?”王慧雪泼辣起来步步紧逼质问。

    “我......好吧,我输了,可是想想是无罪的啊,难道有人想过杀人,就抓坐牢?有人想作弊,就给卷子上打零分?这个道理,好像不太合理吧。”胡铭晨不能否认,那就成了睁着眼睛说瞎话。

    胡铭晨的确是想过左拥右抱和大被入眠的,这一点从他之前在周岚表白的时候说过的一些话就得到印证。

    那时候,他就给周岚说过,他是很难从一而终的。

    这倒不是说胡铭晨滥情,而是与他互相牵挂着的人不少。就像现在,周岚是他女朋友,天竺的瑞雅,也是他女朋友啊。

    “这......好像是这样,不过,别的那些,人家也许是没打算付诸实施,但是你,却是预谋......”

    “慧雪,他预谋什么?他想干坏事?”就在这时,周岚赶到了。

    周岚走上前来,还以为她要挽住胡铭晨的胳膊,好展示她的女主地位。

    实则不然,到了跟前,她是拉住了王慧雪的手,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段亲密关系似的。

    “没,没什么。”当着周岚的面,王慧雪的大多数话都很难再说出口。

    何况,周岚还是一副冰释前嫌的样子。

    当然,他们三人之间,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过节,那个关系,反正就是自然而然的就迷迷糊糊的冷却了。

    要说争吵,他们并没有争吵过,要说抱怨,好像也没有谁真的抱怨过谁怎么样。

    “胡铭晨,你,你是预谋什么?”周岚转而又问胡铭晨。

    “呵呵,我能预谋什么,就是预谋请你们吃饭啊。走吧,想吃什么,随便提,我请。”胡铭晨尴尬一笑道。

    “慧雪,难得宰他一次,你可别客气,这家伙肥着呢,宰不穷。”周岚道。

    王慧雪不自然的笑了笑,“我无所谓的。”

    其实她心里面是想告诉周岚,我比你早很多年知道他肥,我知道的比你多。

    “要是你们都没主意,那我提议,到市里面去吃,有一家新开的海鲜店,有墨鱼,有黄鱼,如何?”好久没有请王慧雪吃饭了,所以胡铭晨决定来一顿好的。

    这家店是他刷手机的时侯刷到的。

    “好啊,反正你请客的话,你决定。慧雪,你觉得呢?”周岚欣然点头。

    “我,都好,都可以。”

    于是,三人就朝学校门口走去,去这家店就餐,得坐车,距离十余公里呢。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向大门口,好巧不巧的,竟然在快到校门口的时侯,遇到了曹培岳从外面进来,他手里还抱着一束玫瑰花呢。

    当他看到王慧雪与胡铭晨和周岚走在一起,整个人顿时就感觉不好了。

    “慧雪,你......你们这是......”

    在这样的局面下遇到曹培岳,王慧雪也显得有些尴尬,不自然。

    “我,我们这是去校外吃顿饭。”

    “那你想吃什么,你告诉我,我请你啊,又何必要......”

    “又何必要和我去吃是吧?呵呵,曹培岳,我们是朋友,是老乡,吃顿饭有什么不可以吗?当然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去啊,我不介意多个人多双筷子的。”胡铭晨看不得曹培岳的咄咄逼人,于是就站了出来。

    “不必了,想吃什么我会去,我也吃得起。慧雪,走,你想吃啥,我带你去。”曹培岳乜了胡铭晨一眼之后,说着就要伸手去拉王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