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语子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农门傻女有空间-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听到秦月夕的声音后,流风立即放下了手里的草料,板正身子询问:“夫人请讲。”

    “其实……”

    秦月夕声音犹豫了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辛苦你一趟,让你去镇上帮我盯一户人家。也不用太久,你和流云换时间,盯到戎时之后就行了。”

    “夫人无须和属下这么客气,只是不知道,夫人是想要我们去盯谁,可有名字?”流风恭敬询问。

    “这个人的名字,想必你也熟悉。他叫刘勇。”

    流风神情微怔,然后诧异:“怎么是刘勇?我和流云的确是见过刘勇,当初刘勇是主子身边的副将之一,属下当时只是一个初入暗卫营的普通一品暗卫,所以,纵然偶然见过刘勇几次,但并不相熟。”流风详细解释。

    秦月夕微微一笑,“不需要你跟他太熟悉,只要你认识他就好。我这次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去刘勇家里盯着。咱们在这个灌溪镇上要小住一日,恰好刘勇也在这里隐居。刘勇也是武将出身,功夫不低,我没有轻功,只有一些体能术,我怕我自己过去潜伏他家院子,会被他发现。”

    “夫人为何忽然要盯着他?”流云下意识多嘴问了一句。

    问完后,又马上意识到失言,垂下头,“是流云多嘴了。”

    秦月夕摇摇头,笑容大方宽和:“没什么多嘴不多嘴的,就算是你不不问,我也要告诉你详情。总不能让你稀里糊涂过去,却都不知道主要盯些什么吧。”

    “夫人请讲。”

    “刘勇其实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同胞亲妹,叫盈袖,模样甚美,体态较弱,现在她是有身子的人了。我刚才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看到了他们的马车去了医馆,就跟着去听了一会,才知道盈袖怀胎不稳,可能会有流产,就是滑胎的可能。所以我想……”

    流风秒懂,接口道:“属下明白了,您是担心那位姑娘的安全,想让我们多留心,若是那位姑娘身体有什么不适,第一时间给您禀报?”

    “是,就是这个意思。原本咱们绕路走到这里,也是想让你们大家好好休息一晚上的,让你们去盯着是有些辛苦。可既然这次遇到了盈袖,相识一场,该帮还是要帮。”秦月夕看向流风的眼睛,眸色认真且郑重,“不过你们盯着的时候,一定要留心,千万别让刘勇发觉了。如果盈袖姑娘没事,咱们明天早上就走,就当彼此没见过。”

    “属下明白。”流风痛快的应下。

    “好了,等下你们就乔庄一下,假扮成普通的镇上居民,混到刘勇家门口附近盯着吧。刘勇的家大概住在镇上的最西街最后一户院子。”

    “是。”

    流风再次垂首。

    秦月夕交代完毕,也原路返回,从客栈的后院回到了客房。

    刚才,她从医馆往回客栈走的这一路上,都在想盈袖那边的事情。

    虽然刘勇之前做错过事情,但刘勇的错,他已经还了。

    顾梓晨作为刘勇当初的顶头上司,都没有再生气计较,她跟刘勇就更没有过节了。而且平心而论,她对盈袖的感觉是不错的。

    盈袖是个可怜人,自幼与家人分开,十多年来颠沛流离,好不容易真心爱上了徐近宸,却也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盈袖以为的爱情,以为的意中人,其实恰恰就是逼迫她兄长背信弃义的坏人。

    现在盈袖好不容易怀了孩子,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徐近宸的,孩子总归都是无辜的。

    所以她也是尽可能的想要多留意一下盈袖,若是那个郎中开的药方管用,她就放心了,明天还是会按照原定计划继续出发,去跟顾梓晨汇合。

    但万一盈袖真的出事,有会武功和轻功的流风他们盯着,她也能第一时间知道,赶过去帮助盈袖。

    ……

    日头逐渐偏西,马上就要日落西山了。

    镇上,西街最后一户院落。

    这家人的大门比较简陋,连黑漆也没有书。

    门板就是最普通的松门木板,桐油也没有刷过,松木做的门板朴实无华,上面的纹路清晰可见。

    和其他开着门的院子不同的是,这家的木门一直大门紧闭。

    院子里也安静的很,不似其他院子偶尔还会传出几声鸡鸣狗吠声,或者是小孩玩耍嬉闹的声音。

    流风和流云穿着最普通的葛衣短褐,和其他的镇上百姓混在一起,慢慢走进了这个巷子,最后来到了这处人家钱。

    为确保没有找错人,轻功更好一些的流风走到这处院子北面,原地凌空一个前空翻,跃过了接近一丈高的围墙翻进了院子里。

    片刻后,流风又从刚才的地方又空翻出来。

    贴着墙根等候消息的流云立刻凑上去,问:“怎么样,咱们找对人没有,是不是这这家?”

    “应该就是这家了。”

    流风说话的同时,又转过头看向院子里面,“我记得在出来之前,我又问了一遍夫人刘勇他们家的特征,妇人说,刘勇的那个妹妹现在身怀有孕,而且胎像不稳,中午的时候刚去抓了药回来,刚才我翻进去以后,从灶房那边闻到了有熬煮中药的味道,而且煮的药里面还有阿胶。”

    “那错不了了,肯定就是这家人了。阿胶可是给孕妇补气血的好东西,只有孕产妇才会煮合阿胶。且阿胶价格贵得很,一般老百姓家里吃不起的。刘勇曾是主子的副将之一,必然手里又主子给的安家费,可不算是穷人了。”

    两个人一番商议,确定了这家人的身份后,由流风最先翻进去,潜在院子里的一处角落里先行打探消息,流云则负责守着入夜后进来。

    院子里,煎药的味道十分浓郁。

    片刻后,药煎好了。

    身形比较高大的刘勇穿着寻常的短褐长裤,从灶房里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白瓷碗往屋子里走去。

    屋子里,盈袖面色虚弱地躺在里屋的一张小床上,看着大哥端过来的一碗黑褐色的药汁,不安地询问:“大哥,刚才从久安堂回来之后就马上吃了一副药了,一直到现在,我却并未觉得身子有好转,小腹还是隐隐坠痛,这药……真的能保住我的孩子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