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黑墨色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应无缺的演技完美无缺,即使面对司马空明这位六扇门总捕,也并未让其察觉出一丝破绽。

    这种演技已经脱离了‘演’的成分,不仅是在控制自己的表情上,就是其精神波动也会因情绪的剧烈变化而改变。

    年幼时,其母的葬礼上,那是应无缺第一次发觉到自己的不同。

    身在哭声遍地的灵堂,脸上未展露出一丝哀伤的他,被应天鸿一巴掌打成重伤,然而比这一掌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众人的目光。

    

    那种与整个世间格格不入,那种仿佛看待怪物的眼神,让其深刻发觉到这种不同对他而言,是一种灾难。

    对亲情、对爱情、对友情,他不存在任何认知,但他还是有情感的,只是那一切都寄托在陪他长大的黄昏细雨红袖刀上。

    也是从那一日起,他学会了观察,学会了伪装,学会了在不同情境下,表现出相应的感情变化。

    甚至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他有意将性格表现的张扬一些,且对于他人的夸赞和钦佩极为享受的模样。

    渐渐地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站在灵堂上,目中冷漠的小小身影。

    他们只知道铸刀堂少堂主·应无缺是一个讲究排场且意气风发的少年公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种演技已经成为了应无缺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就像是呼吸一样,他会在不同的时刻,表现出最合适的情绪变化。

    所以他是最孝顺的儿子,最可靠的兄长,最乖巧的仁弟,最值得信赖的朋友,亦是最期待共度一生的夫婿。

    但只有应无缺自己知道,那透露着或喜悦、或忧伤、或难过、或开心的眸子深处,始终是毫无一丝温度。

    当其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夜。

    而司马空明也在他的身旁守了一夜,但同样短短一夜的功夫已经让他查探出应无缺从万毒宫离开后的所有行动。

    对其浮现出的一丝下意识怀疑也就此打消。

    “贤侄,你的伤势我已经帮你恢复了大半,剩下的需要你自己调养。”

    应无缺点了点头,只是目光还是有些呆滞。

    “贤侄,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看到这样的应无缺让司马空明有些失望,但想到于铸刀堂内听到的一些其父子感情深厚的消息,他又觉得在此时此刻自己的要求未免过于苛刻。

    没有人不喜欢一个重感情的人,至少比起薄情寡义者来说,他们先天就值得获取更多的信任。

    而听到司马空明的问话,应无缺张开口说道:

    “先回铸刀堂,告知大长老关于我父亲和二长老可能已经遭遇不测,然后......”

    随即其突然不出声了,那抹哀痛被他强行压抑住,眼中代表感性和理性的光辉不断交替,继而长久的沉默下,应无缺咬紧了下嘴唇,原本放松的双手也悄悄握紧。

    “贤侄,看样你已经认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司马空明的眼中满是赞赏,如果对方是一个感情冲动之人,他所预想的计划上来就会失败一半,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对他来说变数也将更多。

    所以他希望看到应无缺更出色的一面。

    而应无缺的脑海中则想起在万毒宫时与秦凡的最后一次私下会面。

    当时大方向已经都定下,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细节方面则开始进一步的推敲。

    主要是秦凡对其讲述如何让司马空明自以为能够主导一切,并踏上早早规定的路线。

    此刻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秦凡正站在他的身前问道。

    “当知道应天鸿等人死了之后,司马空明会怎么做?”

    “调查验证。”

    “不,对他而言时间最为重要,查探真实情况是他必须要做的,但其优先级却只能排在第二。”

    “那我应该......”

    “当他听完你讲的故事之后,是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思考,思考应天鸿死后对铸刀堂带来的变化,思考他的计划可能由此出现的疏漏。

    所以你要做的就是给他时间,而不是让他在来不及思考的情况下,对你做出一个随意的安排。

    那么因悲痛过度的昏迷期间就刚刚好。”

    为此应无缺多准备了一手,就是黄天鬼留于体内的伤势。

    “那等我醒了之后呢?”

    “凭借司马空明的智慧是一定会认识到你的用处,但第一个分支也是第一个难点在于你的表现值不值得他面对其中的风险。

    还记得之前你跟我说过,司马空明可以选择归秋歌,而现在你应该已经明白这个选项本身实则是其无奈的最后选择了吧。”

    “嗯,大长老的境界也是大宗师后期,再加上其同样强势的性格,近乎相当于另一个父亲。

    而因父亲的莽撞所造成计划还未展开就出现了重大疏漏,这将给司马空明带来不小的心理阴影。

    再加上以其性格来说,如有可能肯定是希望自己掌控这一切,特别是父亲的失败,更加让其觉得唯有自己才能确保此局的顺利进行。

    所以除非是我的表现太差,那么他就一定会选择我。”

    “很好,接下来就看你能不能度过他的考验了。”

    时间回到现在,应无缺已经半跪在司马空明身前道:

    “请前辈救我!”

    “救你?而非教你吗?”司马空明的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只见应无缺神色凝重道:

    “前辈,我铸刀堂一直以来都是尊崇强者,少了父亲的庇护后,即使论及自身实力我还算不错,但因占据了重要的少堂主之位的关系,免不了受到一些诘难。

    再加上父亲和二长老很可能都遭遇不测,而只有我一个实力最弱的人活着回来,只凭这点很可能会被大长老趁机针对。”

    “趁机针对?针对你什么?”司马空明不动声色道。

    应无缺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随即深吸了口气道:

    “刀者当一往无前,可我却在半路中提前撤退,这种行为或许在其他势力来看并不算什么,但放在我铸刀堂就是一种耻辱。

    再加上我的身份已经挡了其他长老有望成为堂主的路,那么只凭借这点,很可能我回到铸刀堂后,就会被寻个由头直接处置!”

    司马空明皱了皱眉,对于铸刀堂的传统他很了解,首先是那末尾淘汰制,实力最差的会被废掉功法驱逐出师门。

    这做法相当残酷,甚至比起一些邪道门派都不逞多让。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因为这个制度让铸刀堂的中层高手很多,从而也逐渐养成了一种极为浓烈的强者崇拜。

    那么对于应无缺这种情况,虽然他是得到了其父亲的授意,不过前提他要是和应天鸿一起回来的话,那自然什么事没有。

    关键只剩下他一个人,仅从行为判断那就是一个怯懦的逃兵。

    同时司马空明也记起了昨日两人的对话。

    “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你坚决要留下的话,应兄应该也会同意吧,说白了你确实也在畏惧那一场战争。”

    这一刻他回忆起应无缺脸上的那种痛苦神情,其中恐怕也是在痛恨自己的怯战情绪。

    而此时应无缺低下了头,握紧的五指缝隙中有鲜血滴落,身体更是在不断颤抖。

    他没有回答司马空明,但他的这种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见此司马空明蹲下身子,拍了拍应无缺的肩膀,安慰道:

    “贤侄,你从未参与过这种大型战争,特别是没有感受过人命如草芥的悲哀,再加上你如今的年纪还不到三十,有此表现在所难免。

    但麻烦的是,我明白你的处境,包括天下很多人都会赞同你当时的决定,可偏偏因为你身在铸刀堂的关系,导致你无法得到应有的理解。”

    “前辈......救我......”此刻的应无缺就像是握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抬起头眼中满是求生的渴望。

    而司马空明童眸深处则闪过一抹得意,这件事情对他而言就是一个很好的把柄,如今他觉得推应无缺上位的计划远比自己和归秋歌合作能更好的掌控大局。

    毕竟随着知晓应天鸿和二长老亡于万毒宫大战,归秋歌很可能会放弃原计划,从而选择保存铸刀堂的实力。

    只是现在还不够,把柄的用处是在关键时刻威胁到对方。

    如今他是以一副关爱晚辈的前辈姿态来面对应无缺,所以比起一些过于强硬的手段来说,他更要让应无缺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的傀儡!

    “贤侄,你父亲与我一见如故,并且我们私底下已经义结金兰,但因这六扇门总捕的身份,才没有对外公开。

    你是我兄弟的儿子,我自然也会将你当成我的儿子来对待,所以我自会保你性命无虞!”

    “前辈!”应无缺满脸感激,这近乎是将所有生的希望都寄托在司马空明的身上。

    司马空明却突然神色一正道:

    “现在还叫前辈岂不是有些太生疏了!”

    “那我该叫大伯?”

    就在司马空明准备应下这个称呼时,却见应无缺神情认真的端起一旁早已经凉透了的茶杯道:

    “今应无缺恳请拜前辈为义父,日后当以对我父般对待义父!”

    随即他将双手高高举起,直接行跪拜大礼!

    见到这一幕,司马空明有些懵了,接着狂喜道:

    “好好好,我就收下你这位义子!”

    当看到司马空明丝毫不顾茶水的冰凉,直接将其一口饮尽,应无缺更是结结实实的叩了几个头。

    然后他就被司马空明扶了起来,两人看向对方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些亲近之意。

    “义父,这礼节方面等到回了铸刀堂再补全,到时候在大长老的见证下,才能确保义父可以继续完成父亲的遗愿而不受到他人的干扰。”

    “哦?”司马空明有些意外的看了应无缺一眼,“看样关于潜龙榜的事情,你父亲告诉了你很多。”

    应无缺摇了摇头道:

    “并不多,只是因为我需要代表铸刀堂参战,父亲才告诉了我其中的一些情况。

    不过我清楚的是,完成此局应该是父亲最后的愿望,为此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不错,应兄有你这个孝顺儿子也不枉此生了。”

    现在司马空明对应无缺是一百个满意,握住其小辫子的把柄有了,让他心甘情愿配合自己的理由也有了,再加上义父这重身份足以让其再无一丝顾虑。

    只看应无缺对其父的孝顺程度,还有出色的天赋,即使比不上新任道子这个妖孽,但也胜于天下九成九的年轻人了。

    这一刻司马空明的心中,甚至真的有将其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好好培养的想法。

    “关于潜龙榜之局的事情稍后再谈,现在需要你回到铸刀堂,并顺利掌管一切。”

    “这......能做到吗?”应无缺此时表现出的犹豫,更是大大增强了初为义父的司马空明的信心。

    “吾儿是小看了为父,在你看来的一些麻烦,为父出手可破。

    即使铸刀堂尊崇强者至上理念,但你父亲的余威犹在,更不用说你这个少堂主在年青一代弟子中的威望也极高。

    其实说来说去,麻烦的只是那几个老家伙。

    今日你休息一天,明天与为父去会一会他们,就这么一群莽汉还怕他们反了天不成!”

    比起能够确保应无缺在其掌控中,应对归秋歌等人反倒是一件小事。

    司马空明的手段和智慧可不弱,这也就是碰上了打死他都想不出来,能与杀父仇人面不改色联手的应无缺,以及杀了人家父亲,还能放下心来选择与之合作的秦凡。

    随即应无缺拱手道:

    “孩儿谨zy父的吩咐!”

    “好!”司马空明一声大笑,这种新鲜的体验让他颇感满足,如今他已有十成信心拿捏住应无缺,再凭借其身份掌控铸刀堂。

    只是他看不到应无缺的四肢和身上缠绕着一根根无形的傀儡线,于一个隐于黑暗中的身影的操控下,上演着这早早定下的一出戏。

    这一刻应无缺的眸子里,透着对司马空明的敬服,那脸上更是放下一切担忧后的轻松。

    只不过太完美了,完美到微笑时扬起的嘴角弧度恰到好处,完美到舒展的眉头再无一丝紧皱,完美到如同每一个动作都设计好的假人。

    ‘第二步成功。’应无缺的眼眸深处突然多了一丝不该出现的情绪,那是对幕后操控者秦凡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