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小石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火麒麟乃人间异兽,与青龙、朱雀、玄武、白虎齐名,本身便带有世间最为精纯的火焰神力,真君之下,沾之重伤,燃之必死。

    你虽然体魄强横,元神坚固,但以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避过神火。”

    摩罗没有看陈渊,目光始终都在面前的这一座汤山大佛之上,语气虽轻,但却透着一股让人相信的力量。

    “有前辈相助也不行吗?”

    陈渊面色一凝,他知道火麒麟的恐怖之处,不然也不会被灵山的人镇压在此地二百余年,本身的依仗便是摩罗。

    六境的力量,还不足以磨灭火麒麟炽热的火焰?

    “我可以,但你不行,因为是你要吞噬麒麟血而不是我,想要吞噬麒麟血,你必然要与之接近,就算是贫僧将其禁锢住,你还是要吞入体内。”

    摩罗摇摇头。

    如果真要是那么简单的话就好了,但火麒麟之火与朱雀神火尽皆都是世间至强神火,不是那么容易被磨灭的。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陈渊眉头轻蹙,空有宝山却不能用可不是他的性格,只要有一丝方法,他就得去尝试一下,想要神通境,目前他所能指望的,也只有这一个办法。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自然不会有无敌之物。”

    “还请前辈教我。”

    听闻此言,陈渊脸色顿时一凝。

    “冰髓神玉!”

    “冰髓神玉?”

    这个名字对陈渊而言非常陌生,他看过很多关于天地灵物的信息,但似乎还没有一件东西叫做这名字。

    “当年贫僧在灵山时,曾经听过这种灵物的名字,乃是人间奇物,天生地养,天生克制火焰,只要你能找到此物将其服下护住元神心脉,凭借你身上的项家神血,或许就能压制麒麟神血,将其吞噬炼化。”

    “前辈可知道哪里有?”陈渊问。

    “天地奇物无比罕见,贫僧也算不到,不过你有希望。”

    摩罗十分认真的看着他。

    “我?”

    陈渊眉头一挑,有些诧异。

    连摩罗都算不到天地奇物在什么地方,他能?难道他比仙人还厉害?

    “贫僧跟随你也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了,看出你乃是天卷之人,气运强大,比道神宫所有的道主都要强大。

    或许,哪天你走路都能够碰到也不一定。”

    摩罗的话丝毫不是作伪,而是他真的如此认为,只有跟陈渊接触的久了才知道他究竟有多么恐怖。

    仿佛天地间的所有好东西都是给他留的,许多次都能够机缘巧合的遇上灵物,将自身的修为助推一把。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但三次四次,就不能单单只用‘巧合’二字来形容了,因为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他无意去探寻陈渊的秘密,也探寻不到,只能将其归结于天卷气运之上。

    所以,虚无缥缈,人间难寻的奇物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难,但对于陈渊而言他却认为并不算难。

    当然,就算是找不到,等到陈渊修为达到阳神,也能够吞噬麒麟血为己用。

    陈渊目光若有所思,若是如此的话,他目前所能够指望的也只有气运祭坛的济源指引了,只是看来摩罗前辈已经看出他有所不同了。

    但‘气运祭坛’的存在,他应该还不清楚,只能归结于天地气运所钟,人间福缘所卷。

    “前辈说的有理,晚辈恐怕目前也只能指望以后的运气了。”陈渊笑了笑,没有多说,但他心里对于宋伦的杀机却是更加深厚了。

    或许,只有杀了宋伦,才能得知冰髓神玉的踪迹。

    只是....按照轨迹来说,宋伦似乎跟火麒麟也扯不上什么关系,难道说,未来梁山造反的时候,会来汤山,顺手发现汤山大佛的隐秘?

    不怪他如此去想,其实仔细去盘算一下陈渊的机缘宝物便能够发现,很多时候,他得到的机缘都跟气运之子有关系。

    他杀了对方,夺走了气运,便相当于夺走了他们未来的机缘。

    虽然不一定准确,也有时候并非如此,但他始终都有这个想法。

    “你身怀项家神血,体质不凡,又兼修道佛魔三道之法,若是吞噬了火麒麟,便有可能变成麒麟魔。”

    摩罗转移了话题,不在上一个话题上面多说。

    “麒麟魔又是何物?”

    “只是一种变化而已,火麒麟天生异种,血液之中蕴藏着暴虐的念头,虽有精进肉身之妙用,但也有不小的机会会被其滋生出一丝真正的魔性。

    不过你身怀六劫神兵皇屠,本身便是天地至邪之物,又在凉州城历经终生之念炼心,心境已然圆满,便是阳神真君也不如你。

    那一丝魔性对你应该没有什么危害,只会增强你的力量,算是一件好事,你若有机缘,便能借此机会,彻底将道佛魔归于一体,或成魔或成佛或维持自身,继而实力大增!”

    摩罗侃侃而谈,对于陈渊并不担心,反而觉得这对于心境圆满无漏的他来说,更像是另一个机缘。

    要是换了另一个人,只要心境没有达到圆满,便有可能被那一丝暴虐的魔性影响心神,继而成魔。

    “多谢前辈提点。”

    陈渊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说完之后,他便暂时打消了强取火麒麟的念头,而是转而先想办法杀了宋伦,靠着他身上的气运来找到冰髓神玉。

    摩罗也随之回到了皇屠刀内继续沉寂。

    随着修为借助金莲恢复的越来越快,他沉寂的时间便也越来越久,如非必要,陈渊其实是不能打搅他恢复的。

    不然时间只会越延越长。

    只是有时候,陈渊自己都没有什么办法。

    站在汤山大佛的头顶上沉默了许久,陈渊看着下面平静的湖水,心境古井无波,纵身前往蜀州而去。

    ......

    ......

    此刻,青州境内,光明寺前。

    六百武僧盘膝坐于寺前的一处空地之上,口诵佛经,天地皆静,在六百武僧之前,还有数位丹境宗师盘膝坐于之前。

    其中,就有一位陈渊的旧识。

    肥头大耳头顶九个戒疤,嘴角长着一颗痦子,五官像是一个大大的‘囧’字,正是曾经与萧云升,顾淳等人联手准备截杀陈渊的广亮和尚。

    只不过后面比姜河给硬生生的打服了。

    他也是当初陈渊在元空秘境中所斩杀的静心和尚的师叔。

    陈渊其实一直想着找回场子,当初的截杀不能算了,只不过由于他实在是太忙,腾不出手来给光明寺按上罪名。

    这才逐步搁置了下来,准备等到起事之后再一波平推。

    数位丹境宗师前,一位身披监寺袈裟的慈眉善目老和尚盘膝坐于最前方,口中也念诵着佛门经文。

    天地元气都仿佛在震颤一般。

    光明寺算是青州最强的佛门势力,同时也是整个青州最强大的几个顶尖势力之一,寺中化阳罗汉不止一位。

    当初大晋初立,灵山传道中原,便洒下了诸多种子,光明寺算是其中最为强盛的代表之一,这些年来一直都跟灵山圣地有联系。

    其实也不止是光明寺,普天之下所有佛门寺院都是自灵山传出去的道统,奉灵山为正统圣地,凝聚力比之分散的道门,不知强了多少倍。

    天下只有一个佛门,那就是灵山。

    而道门却并非如此,太虚宫,碧游宫,昆仑山其实都算是道门正宗,乃至是武当山也是道门旁支。

    蜀山剑宗也跟道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单论佛道之争,明显道门更强。

    只是有时候强盛到了顶峰,道门便会开始分裂,碧游宫太虚宫便是五代十国那段混乱的时间内所分裂出的。

    而今日光明寺如此郑重,净水泼寺,经文遍天,也是因为一件大事。

    光明寺的最强者,曾经名震青州的佛门罗汉,也是光明寺的主持耀心和尚闭关的时间有些太久了,足足有数十年的时间未曾出关了。

    而在近日,其魂灯也是忽明忽暗,有熄灭之相。

    察觉到这一点的光明寺和尚心中有些骇然,迅速封了光明寺,准备接引灵山菩萨降临,希望其能够助他转生,回归灵山。

    普通的和尚自然是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能力,但罗汉境的修为足够借助灵山妙法有机会转世重生。

    就如同之前的潜龙榜前三的玄明和尚一样。

    光明寺诵经已有三日之久,按照惯例,感知到虔诚的灵山菩萨,便能够借助大神通在光明寺内借助香火之力显出法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便第三次到了正午时分,光明寺的大雄宝殿内,忽然升起一道金光冲霄而起。

    霎时间,天地变色,方圆百里金光漫天。

    一股慈悲之意笼罩天地之间,光明寺内,下面念经诵佛的近千光明寺僧众心中好似明悟了什么一般,抬头望天。

    只见在光明寺的上空,一团数十丈大小的金色光团凝聚,犹如一颗明亮的太阳一般,金光逐渐收敛。

    一尊虚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虚影是一尊菩萨法相,头戴佛冠,双耳垂肩,手持一根金色法杖,一点红光凝聚在法杖之上,在其身下似乎是一头虚幻的青狮,宛如凋塑一般屹然不动。

    光明寺监寺心中一惊,看清香火法身后,立即躬身行礼:

    “弟子参见文殊菩萨,恭迎文殊菩萨降临!”

    “恭迎文殊菩萨降临!”

    “恭迎文殊菩萨降临!”

    监寺身后的和尚异口同声,眼中带着深深的虔诚。

    灵山四大菩萨之首,绝对是已经得道仙佛之流,在佛门中的地位仅次于佛祖,更是被登仙楼列为至尊榜第三。

    在他之上,也只有武帝城城主叶向南。

    “耀心何在?”

    文殊菩萨香火法身并不灵动,只是犹如一尊佛像一般,目光澹漠,似乎是众生为无物。

    “启禀菩萨,主持闭关已有数十年,近日魂灯忽明忽暗,有熄灭之相,弟子心中惶恐,这才请出菩萨,希望菩萨能看在主持多年劳苦功高,带主持回灵山转世。”

    监寺老和尚双手合十道。

    虚空中的文殊菩萨沉默一阵,目光转向了光明寺后山闭关之所,声如洪钟,念道:

    “耀心罗汉,现身一见!”

    后山内,光明寺的闭关之所,地底数十丈深的一座塔中,一尊骨瘦如柴,油尽灯枯的光头和尚在那一句现身一见后,手指轻动了一下。

    长眉也无风而动,身上发出了一阵卡吧卡吧的声音,重新焕发了生机,睁开了宛若深渊的眸子,似有些悲意。

    轻叹一声,自地底冲霄而起,转瞬间便来到了光明寺内。

    看着其骨瘦如柴,衣衫破碎的模样,下面的武僧以及和尚纷纷行礼:

    “参见主持!”

    “参见主持!”

    耀心和尚看了一眼下面的和尚,目光无悲无喜,抬头望向虚空中犹如一轮大日的文殊菩萨香火法身,躬身一礼,双手合十:

    “弟子耀心,参见文殊菩萨。”

    “耀心,你突破菩萨境终究还是失败了。”文殊菩萨的口中发出一道澹然的声音。

    “弟子愚钝。”

    耀心躬身。

    “耀心,你本是灵山罗汉,短短百余年时间便突破至罗汉境,根基深厚,本以为借着传道中原的契机能让你再进一步,没想到却是终生困于罗汉境。”

    即便是香火法身,也有文殊菩萨本体的一丝神韵,目光虽无变化,但语气却有些惋惜,当初耀心是有希望成为十八罗汉,乃至去顶替降龙罗汉。

    但外出历练,却此生没有踏出最为关键的一步,可惜可叹,罗汉境未入阳神,无有至阳之神避过转世之苦,纵使转世重生,也没有记忆,甚至无法觉醒,平庸一生。

    不像是他们这些菩萨,靠着灵山香火寿元极高,就算是转世重生也能有很大的几率带着记忆重归本体。

    “让菩萨失望了,是弟子太过愚笨。”耀心不敢多言。

    “既然你已油尽灯枯,多年来又为灵山鞠躬尽瘁,本座会助你一臂之力转世重生。”文殊菩萨继续道。

    “多谢菩萨。”

    “不过在此之前,你先帮我做一件事。”文殊菩萨法身一点,光明寺内所有积蓄的香火瞬间笼罩在耀心骨瘦如柴的身上。

    短短片刻间,耀心便借着这股力量,重新达到了全盛之时,而其枯瘦的面貌此刻也大为不同,若是陈渊在此细细打量的话,便能够发现。

    耀心和尚竟然与曾经他在金山寺斩杀的法海有那么三分相似....

    “还请菩萨降下法旨。”

    耀心中气十足,重回巅峰。

    金光将二人笼罩,下面的和尚根本听不到上面在说些什么,但目光却不敢有丝毫的质疑之色。

    “两百余年前,本座游历中原,于青州汤山府意外发现了一尊异兽火麒麟,但此凶兽天生地养,凶性难驯,暴虐非常,仙人之下,谁也无法降服此凶物。

    后来本座以大神通及传送法阵自万里之外移来一尊佛门金身,将那凶物镇压在地底深处,两百年时间镇压磨灭,那火麒麟实力十不存一,如今差不多便到了降服的时候,你持本座法旨前往汤山将其收服,一并带来灵山。”

    文殊菩萨抬起头,伸出一只手,虚空中瞬间生出一道金色光柱,落于手中,一张金色法旨悬在虚空之中。

    “谨遵菩萨法旨。”

    耀心双手迎接法旨,立即应下。

    “本座以光明寺香火为你恢复实力,但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时间一至,你若是回不到灵山,便会魂归天地,往生无用。”

    “是。”

    “尽快了结所有因果,降服火麒麟回灵山,本座在灵山等你。”文殊菩萨说罢之后,金光寸寸泯灭,消失无踪。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耀心手持菩萨法旨,双手合十,微微躬身:

    “恭送文殊菩萨!”

    “恭送文殊菩萨!”

    “恭送文殊菩萨!”

    下面的光明寺僧众见金光消退,也知道菩萨香火法身散去,已经回归了灵山圣地,纷纷双手合十。

    “了却因果....”耀心的眼中闪过一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身影,将文殊菩萨自灵山以传送阵带来的法旨收好。

    一步步走下了虚空,面向下面的光明寺僧众,单手合十道:

    “贫僧突破未果,即将身死道消,幸而得菩萨开恩,允我前往灵山转世重修,自今日起,光明寺主持由妙觉罗汉担任,继续传播灵山佛理,教化青州。”

    为首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轻叹了一口气,单手合十,微微颔首道:

    “谨遵主持之命!”

    “谨遵主持之命!”

    主持临终前的话便是法令,光明寺内所有僧众必须要听从,再者,如今光明寺内除了耀心之外,便以监寺妙觉的修为最为高深,接任主持之位,也在情理之中。

    “妙觉师弟,今后光明寺便交由你来执掌,切记谨遵灵山教诲。”

    “是。”

    妙觉点了点头,知道耀心即将陨落,眼下只是文殊菩萨帮他回光返照而已,神情凝重的问:

    “不知主持可还有心愿未了之事?”

    耀心沉默一阵:

    “阻道之仇,转世之前必须了结,尔等可听闻过妖刀陈渊的下落?”

    ————

    现在月票排名二百五,一点不少,一点不多,属实是有点属实了....

    大家手里还有票的顶一顶,我真不想在这个排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