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原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自从李二陛下决定视察火器监,用火器来震摄世家官员,杨帆就已经想到会受到世家官员的质疑和刁难。

    只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不接招,好像一拳打在了空气上,让杨帆有些郁闷。

    可杨帆哪里想到,每次与人打赌,他都是完胜,黄峦哪里还轻易掉入他的陷阱。

    不过,杨帆却也不失望。

    当然,也不会轻易放弃。

    既然想找茬,咱可从不畏惧。

    深深的看了黄峦一眼,转身冲李二陛下施礼道:“陛下,臣弹劾殿中侍御史黄峦无凭无据、信口雌黄,此乃动摇军心之举,显然居心叵测。”

    “这种搬弄是非罪大恶极之徒,怎可胜任御史之职,请陛下将此祸乱军心之乱臣贼子革职查办,以儆效尤!”

    此言一出,满场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帆。

    虽然说黄峦有质疑的声音,但如此上岗上线,这也太毒了!

    人们常说,断人前程犹如杀人父母,这简直比打人一顿还狠!

    可偏偏杨帆说的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毕竟人家李二陛下兴高采烈宣布此乃镇国利器,黄峦就出言质疑。

    这岂不是在质疑皇帝的权威,说动摇军心也不为过。

    若李二陛下真的心血来潮,罢免了黄峦的官职,如此一来,黄峦未免就太可怜了一些。

    若是更严重一点,直接上升到动摇军心的高度,黄峦直接被杀掉那也是有可能的。

    到时候,那可就不是可怜,这将完全是一场悲剧,一个笑话!

    见李二陛下有些意动,黄贲再也澹定不了,一直保持的云澹风轻彻底被撕碎,对着杨帆怒目而视:“杨帆,某作为御史,指出陛下的不当之处有何错?你如此小题大作,不觉得羞愧吗?”

    杨帆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根据大唐律,御史闻风奏事不因言获罪,本公当然知道,但闻风奏事的前提是有根据,像黄御史这般一来就搬弄是非,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况且,黄御史你也说了,御史的职责是纠正陛下以及官员的不当之处,那岂不是说,你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陛下是有过错的,我可否这么认为?”

    闻言,黄峦大惊失色。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杨帆实在是太坏了。

    杨帆居然把他的质疑硬生生往皇帝身上扯,这岂不是玩犊子了吗?

    世家官员很清楚李二陛下让文武百官前来参观的用意。

    不就是想用这种新式武器来震慑他们世家吗?

    虽然世家不敢明目张胆的抵触,但世家还是要提出自己的不满。

    在这些世家看来,虽然不能阻止皇帝显摆,那他们提出一些质疑恶心一下还是可以的。

    因此,黄峦也就是江南士族推出来的出头鸟。

    此时杨帆三言两语便扭转了局势,让黄峦措手不及,还真让人有些惊讶。

    要知道黄峦作为御史,嘴皮子功夫那可是了不得,却没想到栽在了杨帆这个棒槌身上。

    真有些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要知道,若是李二陛下听信杨帆的一面之词,完全有可能把黄峦的官位给撸掉了,那黄峦可就彻彻底底的栽了!

    众人能想到这些,黄峦当然也能想到,他真没想到杨帆会如此狠。

    哼,你小子不是要打赌么,某奉陪就是。

    越想越气,黄贲怒喝道:“杨帆,本来不想与你一般见识,但你咄咄逼人,那休怪老夫以大欺小,你划下道来,要如何打赌?”

    杨帆哈哈一笑,偷瞄了李二陛下一眼。

    见到李二陛下正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黄贲。

    显然,这位皇帝对自己的提议有些意动。

    这不由让杨帆心里吓了一跳。

    李二该不会是真的对这个提议心动了吧?

    偶的妈啊!

    看来李二陛下忍这些世家太久了,只要有擦边的理由,就想杀鸡儆猴来震慑世家。

    杨帆赶紧祈祷:“李二,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倒不是杨帆不想黄峦受到惩罚,而是黄峦不能因为自己的建议而受到惩处。

    在这个名声大如天的时代,杨帆可不想名誉扫地。

    若李二陛下真的把黄峦罢官,亦或以扇动军心为由弄死黄峦,那事情可闹大发了!

    那么他杨帆一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史书一定会记载:

    “贞观年间,皇帝视察火器监,奸臣杨帆妖言惑众,蒙蔽陛下,让御史因言获罪,打破了大唐御史谏言不获罪的先例,杨帆此种奸佞,实乃贞观一朝佞臣之首。”

    如果事情真的发生,杨帆还真有可能被人戳嵴梁骨。

    死后说不定有人如另一个时空一般,把杨帆的石像打成一座凋像,跪在黄峦墓前。

    那可就真的流芳百世了!

    当然,是以污名流芳百世而已。

    想到这儿,杨帆浑身打了个机灵,真害怕李二陛下当场下旨而不好收场,于是赶紧说道:“咳咳,既然黄御史同意,那我们便赌一赌,看看某制造出来的火枪是否如陛下说的那么厉害,你敢不敢?”

    虽然有些不情愿,黄峦也只能强撑着问道:“有何不敢?只是不知县公要如何作赌?”

    说起来,黄峦虽然有些忐忑,但他还是认为自己有一定的胜率。

    毕竟,李二陛下把火枪吹的太厉害了,没见识过的黄峦当然不相信火枪有这么大威力。

    只要杨帆证明不了火枪有这么大的威力,甚至比刚刚李二陛下说的小一些,那都是他黄峦获胜。

    不管怎么说,让世家来评判还不是由他们说了算?

    看着胸有成竹黄峦,杨帆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你看,这里距那个目标有500步左右的距离,只要用火枪命中目标,甚至让目标受到危及生命的创伤,那便证明陛下刚才的话是正确,而你提出质疑是无理取闹,这样的赌约你可否认同?”

    黄峦望了望500步开外的目标,只看清楚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便说道:“某认同这个赌约,但如何判断火枪射中了目的,甚至造成了危及生命的伤害。”

    杨帆笑嘻嘻的解释:“那边的目标有十个,目标上放着完好无损的猪头,我让十名军士在这边开枪,命中八个或八个以上目标,并对猪头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那么这个赌就是我胜,反之则亦然。”

    黄峦寻思一番,并没发现杨帆这个赌约有什么陷阱,便点头道:“好,我答应!”

    闻言,杨帆双眼一亮,心里窃喜。

    不着痕迹的同李二陛下交换个眼色,希望能得到同意。

    见到杨帆如此惊喜,让李二陛下有些不明所以。

    虽然不知道杨帆要玩什么名堂,但还是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

    既然皇帝和当事人都已经同意,杨帆便笑着说道:“黄御史果然爽快,那咱们让陛下以及在场的同僚为我们做个见证……”

    黄峦略一沉吟,便说道:“既然如此,那评判之人县公可否让某来选取?”

    杨帆扑嗤一笑:“黄御史欺负我年少不成,如果全是你的人,那岂不是你们想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觉得你很无耻么?”

    “既然咱们在皇帝以及文武百官当面立赌,自然要公平公正,这样,我们谁也不要想占便宜,你选出四人,我请出四人,再加上陛下,共九人进行评判,他们相互监督,在众多同僚的见证下判决,如何?”

    黄峦点头表示同意,随即从江南士族的官员中选出了四人。

    而杨帆请的人则随意许多,分别是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征、李绩四人。

    这几人位高权重,属于剁一剁脚都会抖三抖的人物,公信力自然得到保证。

    选择长孙无忌,杨帆倒没有什么顾忌。

    在他看来,众目睽睽之下,长孙无忌定然不敢耍手段。

    作为当朝国公,长孙无忌当然不会因为这样一场赌约而败掉名声。

    正当赌局要开始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万年县公,且慢!”

    只见长孙冲风度翩翩,缓缓走了出来,开口制止了杨帆。

    刚刚两人的赌局,他可全都看在眼里。

    在长孙冲看来,这个赌局杨帆是输定了。

    毕竟,当初杨帆送给李二陛下的一百把手枪,就有五十把配备在左卫军。

    这些手枪的射程有多远,长孙冲可谓是一清二楚。

    若是在一百步的范围内,还有90%的命中率,那么在两百步开外,命中率绝对只有60%左右,500步开外,想要命中八成以上,根本不可能。

    而且,这还是神枪手才打出来的命中率。

    毕竟,手枪的子弹出膛以后,距离越远,越容易发飘,这是不争的事实。

    见长孙冲横插一杠,杨帆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开口问道:“长孙少监有何指教?”

    此时的长孙冲兼任火器监少监,杨帆当然以职务相称。

    虽然杨帆很不想与长孙冲打交道,但大庭广众之下也没办法,只能以礼相待。

    长孙冲和熙一笑,说道:“刚刚闻听万年县公与黄御史的赌局,某不禁有些手痒,不知可否让我也赌上一赌?”

    听到长孙冲的话,杨帆却有些想岔了。

    心想,这家伙居然开窍了?

    难道他知道自己一定能胜,所以想大捞一笔或者捞一个好名声,赌自己赢?

    伸手不打笑面人,于是杨帆笑着说道:“长孙少监想参与进来,倒也不是不行,可黄御史接不接那就看你的本事了,呵呵,既然长孙少监如此信任于某,那本公一定尽力而为,让你尝一尝胜利的滋味。”

    听到杨帆的话,长孙冲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原来杨帆这小子是想让自己站在他那一边啊!

    这家伙还真是想得美。

    想到等一下杨帆意外的表情,长孙冲不由得想大笑几声。

    越想越乐,长孙冲揶揄地道:“县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某只是想和县公对赌,并不是想找黄御史,我想就不必要征求黄御史的意见了吧?”

    杨帆闻言,眼睛瞪得老大。

    本来还以为长孙冲终于聪明了一回,哪知道却是千里送人头。

    于是乎,杨帆只能默哀看向了长孙无忌,问道:“赵国公,您看……”

    “冲儿提出参与赌局,那是你们年轻人的私事,答不答应由县公自己决定,只要不涉及家族和朝政,某也不好过多干涉。”

    长孙无忌果然是老狐狸,说话滴水不漏。

    既表示不掺和到杨帆与长孙冲的赌局,又控制了赌局的范围。

    即使长孙冲输了也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输给杨帆。

    更何况,长孙冲输了也不会涉及到家族。

    但长孙冲若赢了,那可是在满朝文武中争足了脸面,在长孙无忌看来,绝对利大于弊。

    听到长孙无忌的话,本来还想给他一个面子的杨帆不再劝说。

    既然长孙冲找虐,那就不要怪自己了。

    说完,杨帆戏虐的看向了长孙冲。

    这家伙简直就是送人头啊!

    难怪在原历史中,自从长孙无忌倒台以后,权倾朝野的赵国公府很快便衰落了下去。

    有这种无脑的接班人,家族想要不衰落都不行。

    长孙冲一直关注着杨帆。

    对于长孙无忌支持自己,长孙冲兴奋莫名。

    甚至把杨帆看向长孙无忌默哀的表情当成了是求助。

    因此,长孙冲更加确定,杨帆绝对没有把握赢。

    越想越兴奋,长孙冲再次问道:“县公,考虑的怎么样了?你不会不敢吧?”

    看着还想用激将法的长孙冲,杨帆像看白痴一样瞟了他一眼。

    这家伙显然是没长记性,那就不要怪自己了!

    想到这儿,杨帆转向李二陛下,施礼道:“对于长孙少监的提议,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李二陛下有些搞湖涂了!

    这个长孙冲搞什么鬼?

    难道杨帆真没有赢的机会?

    按理说,长孙冲作为火器监少监,杨帆生产出的火枪有多大威力应该是知道的呀?

    可惜,李二陛下不知道的是,步枪的生产是杨帆临时起意的。

    除了李孝恭、苏定方,就只有负责的工匠知道。

    见李二陛下犹豫,杨帆赶紧说道:“咳咳,既然陛下觉得不妥,那长孙少监的提议就作罢吧!”

    如此说,反而让长孙冲觉得杨帆心虚了!

    好不容易抓住一个让杨帆出丑的机会,长孙冲当然不想放过。

    不等李二陛下回答,长孙冲便抢着说道:“陛下,请恩准微臣与杨帆的赌斗,一切后果微臣自行负责。”

    见此情形,李二陛下当然不好再说什么,咬着牙吐出了一个字:

    “好!”

    在李二陛下看来,这个长孙冲实在太不知好歹了!

    自己明显是怕他丢人才故意不准,这家伙却上赶着冲上来,简直是不知好歹。

    杨帆这人虽然看起来混不吝,但每次都是出人意表,哪次赌斗不是把对方虐得怀疑人生。

    接连几次败在了杨帆手上,长孙冲还不知悔改,真是活该。

    李二陛下决定不管了!

    想咋的就咋的!

    只要火器监生产出满意的火枪和轰天雷,你们想把脑袋赌上也不管。

    经过这个小插曲,一旁的黄峦显然有些等不及了,赶紧提醒道:“即然陛下已经答应,咱们还是赶紧开始吧?”

    “慢着!”长孙冲拦住黄峦,转头不悦的对着杨帆说道:“县公,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难不成你知道自己要输,连赌注都故意不说?”

    “赌注?”杨帆皱起眉头,看向了洋洋得意的长孙冲。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么?

    自己还没提呢!这家我就上赶着往上送,脑子被驴踢了不成。

    刚刚还想着如何向黄峦提赌注一事,现在长孙冲简直是神助攻啊!

    见到杨帆直接“愣”住,长孙冲更是得意,笑着说道:“有赌注,赌斗才有意思,县公觉得是不是啊?”

    说完,长孙冲斜睨着杨帆,一副“我说的对不对”的表情。

    与长孙冲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不同,此时黄峦心里却堵得慌。

    他本来就不想跟杨帆赌斗,刚刚是赶鸭子上架逼着没办法。

    可长孙冲这傻逼一参和进来,就提赌注一事,这家伙是脑残吗?

    每次打赌,长孙冲都是被杨帆按在地上摩擦,这小子真没有一点教训?

    依照黄峦的想法,即使赌约输了,最多认个错、赔个礼就完事儿。

    如今长孙冲一说,如果输了,那可要付出大代价的。

    若不是忌惮长孙无忌的身份,黄峦真想啐长孙冲一嘴。

    本来还以为是来帮衬自己的,哪知道是个猪队友啊!

    但长孙冲既然已经提出来,黄峦只好忍着怨气问道:“县公有何看法?”

    杨帆笑眯眯的说道:“只要公平,某自然无异议。”

    “这样,赌注咱们各论各的,若是某输了,便对黄御史磕头认错,并赔偿10万贯银钱,若是您输了,我也不要银钱,只您认错,并答应我一件事即可,可算公平?”

    黄峦一脸警惕:“答应你什么事儿,如果过分的要求,某绝不会答应。”

    杨帆微微一笑,说道:“黄大人不要紧张,细说起来,您还占了便宜呢。”

    “因为我要你答应的这件事可是为了你黄家子孙后代的。”

    “朝廷不是准备在江南建立海贸衙门么,到时候衙门成立以后,我需要你们黄家第一个站出来支持。”

    “唉,我是不是太善良了,所以吃了不少亏,没办法啊,我这个人从小便尊老爱幼,实在改不了这个臭毛病。”

    黄峦眼角一抽,惊讶的看向杨帆。

    难怪这家伙一直抓住自己不放,原来为了让自己黄家能够支持他。

    这显然是离间之策。

    一旦黄家公开支持朝廷在江南建立海贸衙门,必然招致其他江南士族的怨恨,江南士族板钉一块必将不攻自破。

    杨帆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看\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就\记\住\域\名\:\w\w\w\.\8\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