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草莓86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来世的缘-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王品鸿的话使得高子昂心里咯噔一下,他很自然地看了看婉宁。婉宁表情淡然,但也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得劲。他立时转移了话题:“你的夫人也即将临盆,她爱不爱你暂且不论,她现在需要你。即使她心里没有你,但至少她懂你,想跟你过日子,否则也不会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

    高子昂说了这番话,觉得可以抹平婉宁方才内心突起的小疙瘩,心里还挺得意的。

    “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王品鸿靠于椅背,眼睛呆望着前方:“当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自从她父亲被官复原职,跟我父亲不相上下,还怀有身孕,我们家没有人敢小看她。我有脾气都不敢发出来。”他看了看婉宁又道,“他父亲官复原职还得感谢婉宁。”

    高子昂笑着道:“这不挺好的吗?这才像夫妻俩,而且,我相信随着孩子的降生以及时间的推移,你们的感情会越来越好的。你还愁什么呢?”片刻,他心里似乎明白些,“你今天就是带着愁容来的。宴席散去,你没有直奔沁芳阁却在此逗留,是因为内心矛盾?就是因为别的男人,心里咽不下那口气呗?”

    “你了解我啊,老弟。但是,我也是陪翰鈺一起过来的。”聊着聊着,王品鸿还真有立即回府的冲动。他霍然起身,眼看了看身边的翰鈺:“小侄女,你也看见了,还要再待会儿?”

    张翰鈺同样起身:“也罢,回去也好。今日来一趟,知足了。至少婉宁没有拿着棍棒把我赶出去。”

    说完,两人往屋子外面走。高子昂跟了出来,吩咐义儿:“送送。”

    “遵命,少爷。”

    高子昂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心头涌动着莫名的失落。或许是做了父亲之后,心境有所变化。也或许,他发现每一个人所经历过的岁月都开始在心里烙有印迹,渐渐地生命里似也有了深度。不再像从前云淡风轻,忧愁都是美好的。不知从何时起,甚至就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凝重。

    对翰鈺仍有责怪,但仿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更多的能够感受到他对当初冲动的懊悔和对朱倩儿的责任。再看看品鸿,出了名的风流,却感觉不到他有多快活。现在倒是收了心,反而大有苍凉寂寥之感。

    他进屋见婉宁正在给思婉喂奶,说:“过会儿,奶母就过来了。”

    “哥哥,你就替我瞒着点儿呗。”

    “好!若不是担心你的身子,其实我也是建议你给思婉喂奶。”

    虽然父亲母亲早就给找来了奶母,但婉宁一直坚持亲自给思婉喂奶。只不过她不想惹父亲母亲生气,都是瞒着他们的。思婉每次吃奶,身边只有婉宁和奶母在。当然,高子昂这个做父亲的也经常会在。正因如此,婉宁也就没有那么强的罪恶感。

    他们想不到,时间一长,仍然有可能被长辈们撞见。有一次,高骏铭夫妇过来看小孙女,燕儿却拦住说:“对不住老爷,您不方便进。我们小姐,哦不,少夫人正在换衣裳呢。”

    这样一说,高骏铭只好原地等候。可是进屋后看见奶母也在,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语气里带有训斥:“少夫人亲自给孩子喂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高家落败了,连个奶母都请不起呢。”

    婉宁知道,这是被逮了个正着。微叹口气,怯怯地缩在一旁。

    高子昂则立即替婉宁求情:“父亲,婉宁只是出于母亲的关爱,想亲自给思婉喂一次奶。您就原谅她这一回吧,下次不会了。”

    不好指责郡主,高骏铭指着奶母说:“你,自己的事情做不好?再有这么一回,你干脆不用来了。”

    奶母吓得慌忙跪下:“多谢老爷饶恕。”

    虽然被逮到过,可是婉宁仍旧想不通,母亲给自己孩子喂奶不是天经地义吗?她仍然偷着给思婉喂奶,只是不会选择奶母在的时候。

    奶母当然也有所发觉,便跪在地上央求婉宁:“少夫人,就当是给我们这样的穷苦人一口饭吃吧。”

    婉宁扶她起来,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总像上次那么倒霉,被父亲撞见,以后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

    都拗不过婉宁,只能由着她,奶母只好整天提心吊胆的,满心希望不会再被老爷撞见。当然婉宁也是更加小心,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了他人。单纯就是因为看着怀里的思婉在自己的喂养下一天天长大,那是一种幸福。

    主子们的日子幸福,义儿很快也要得意,因为他就要迎娶郑蕙儿了。高子昂作为主子,也会为他筹划一些。比如,反正高府的占地面积很大,义儿完全可以选择一间,用来讨老婆。

    他对义儿说:“你在南院或者其他院里随意选个房间来作为你大婚的新房。”

    “多谢少爷厚爱。可是如此会不会让郑家人误认为我买不起房,讨不起老婆?”

    他还真没有想到义儿会如此回答,不过,想想也对。谁愿意一辈子都寄人篱下?“那你就在外面买一处你们自己的房子,平日里住在高府。”

    “多谢少爷体谅。蕙儿也是这个意思。”

    其实就算高子昂不为他操心,义儿也早就为自己和蕙儿的将来打算了。他老实地说:“不瞒少爷,义儿将房子买在逍遥居隔壁。您知道的,逍遥居离高府很近,走几步路就到。地方虽然不大,但也算是我跟蕙儿安稳的小窝。”

    “你小子行呀。还挺用心,蕙儿姑娘没有看错。幸福来得稳稳的!”他脸上有着大大的笑容,“对了,我当初说过的,会认你为高家义子。改天我跟父亲提。”

    “多谢少爷。您的厚恩,义儿没齿难忘。”忽然,义儿觉得自己还有必要跟少爷澄清,“少爷,义儿答应是不想您说义儿不识抬举,小的真的觉得很荣幸。不过,这跟蕙儿无关,她从未嫌弃过小的。”

    “行了,我又没说蕙儿姑娘坏话。瞧你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