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绝不是凤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真是佞臣啊-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看着那些个从周定增头顶浩然正气书里面,飞出来的文字,变成了一个个真实的兵丁。

    宁辰此刻有些慌。

    不是因为诗才比不过慌,而是因为宁辰没有浩然正气。

    可是宁辰此刻的慌张,落在群臣的眼中,就是手足无措焦急无奈的溃败感。

    “宁辰还真的是不知死活,竟然提出要跟周司业比诗词。不知道周司业的诗词,那是连左相都深以为然的吗?”

    “我看宁辰就是明知道自己会输,所以才选了周司业最强的一项作为挑战。这样就算是输了,不至于输的太难看。”

    群臣当中,不少人对于宁辰,即将执掌实权,都是心中嫉妒的。

    现在看到宁辰这么不懂事,自己上去送死,他们心中自是乐的紧。

    周司业看着一脸无助的宁辰,微笑着说道:“宁大人,看在你年幼无知,此事就此作罢吧。”

    听到周司业这么说,众臣忍不住对周司业的又是一番大度的赞赏。

    可是宁辰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自己必须得去国子监上任,那才是完成任务。

    “别,我都没说啥呢,怎么能就此作罢呢?”宁辰拦住了,准备偃旗息鼓的周司业说道。

    周司业停下了动作,看向宁辰:“那就请宁大人出诗吧?”

    宁辰转过身环顾了一圈,最终目光定格在孙克俭身上:“孙大人能借我一点,浩然正气不?”

    “啊,这……”

    孙克俭被宁辰问都是一愣。

    然后在场的人才想起来,宁辰儒家还没入品,根本就没有浩然正气,所以根本没办法催动诗词化形。

    “宁辰还真是不知死活,连浩然正气都没有呢,就要跟七品的周司业比诗才。”

    “宁辰是怎么想的,连浩然正气都没有,他这是专门为了羞辱周司业吗?”

    “完了,这下宁辰是彻底把周司业得罪死了!”

    “周司业门生无数,就算殿下有心要保宁辰,恐怕也得慎重考虑一下了。”

    ……

    果然周司业在知道宁辰,连浩然正气都没有之后,当场就吹胡子瞪眼了:

    “荒唐,简直是荒唐。连浩然正气都没有,就要跟周我比试?你是有意羞辱老夫吗!”

    周司业突然这么生气,宁辰都没料到。

    “我儒道没入品,这个你们不知道的吗?不是我考了个状元,我就必须儒道入品,毕竟我还年轻是不是?”

    年轻两个字,再次深深的刺痛了周司业。

    “今日老夫,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这个狂妄之辈!”周司业怒发冲冠,原本白净的脸颊,都因为充血涨的通红。

    “孙大人,快借我一点浩然正气。”宁辰催促孙克俭说道。

    孙克俭犹豫一下,还是打算借宁辰一点浩然正气。

    虽然说借宁辰一点浩然正气,可能会得罪周司业。

    可是不借,孙克俭又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宁辰是救了他全家的命。

    就在孙克俭打算借宁辰一点浩然之气的时候,宁辰的手上忽然一重,一个线装书就出现在了宁辰的手上。

    “小子这个借你用用,让我看看你能写出什么惊世大作来。”一道不羁的声音传来,而后众人就看到一个穿着纯白儒衫,面无胡须,皮肤保养的极佳,貌似中年的大儒出现在了院子当中。

    “孔师!”看到来的人之后,武昭都起身,拱手行弟子礼。

    仅仅从武昭的做派,就能看出,来的人身份有多不凡。

    武昭虽然也称周司业为周师,可是那只是客气,连那丰满的臀部,都不曾离开过凳子一下。

    可是现在来的这个人,武昭可是起身行礼。

    “左相!”

    其余人在武昭之后,纷纷行礼。

    这就是那个神龙即不见首也不见尾的当朝左相。

    真正的文官第一人。

    宁辰在记忆当中搜索了一下,发现原主也只是听过左相的名,却一次都没见过左相。

    这位左相是一位比顺帝还狂的存在,顺帝修道归修道,每天还意思上那么一下朝。

    这位左相在宁辰的记忆中,一次都没来过。

    宁辰这个状元当了快两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左相。

    不过虽然人家狂,但是人家的确有狂的资本。

    弱冠年纪成就儒家六品山河境,不到四十直接达成四品问天境。

    接下来的三十年,虽然寸步未进。

    可是对于左相这样的天骄来说,那就不能用正常的标准来衡量。

    左相不仅仅号称所有体系当中的最强四品,甚至逆伐三品都不在话下。

    所有人都知道,左相不是不能进入三品,而是因为左相一直在找,找一个他真正想要立的命。

    传说这些年,左相快找到这个自己要立的命了。

    一旦左相立命,那这世间就多了一个无敌的三品境,甚至有可能是二品境。

    八十岁之前的无敌三品,甚至可能是二品,这绝对又是开创历史的一件大事。

    因此这世间所有人都知道,大武朝有一个不能惹的四品大儒。

    当然就算不说左相在修行上的这些能力,单是他对大武朝的贡献。

    大武朝都没有人,敢管左相。

    左相山河境之后,突发奇想入朝为官。

    直接官拜左相,完善科举制度,设立官员四格八法的考核制度,兴设国子监。

    用了不到二十年,就让国子监成为了天下学子心中圣地。

    直接让国子监成为了与云中书院并列的儒家圣地。

    可以说左相在前朝,完全凭借一己之力,将大夏将倾的大武朝,给扭转乾坤,再造了一个盛世出来。

    因此现在左相想干什么,那就干什么,顺帝都拿左相没招。

    ……

    宁辰翻了翻自己手上的书册,发现上面并没有一个字。

    “这东西有啥用?”宁辰拎着手上的无字书,对左相问道。

    左相解释道:“这是圣人书,是儒圣当年立命所诞生的。”

    “圣人立命的东西?”宁辰还真不知道这玩意。

    “当年圣人立命,让天下学子皆有文可习,有书可读。而后这天下间,才有了书。”左相给宁辰解释道。

    这像是圣人该立的命。

    左相继续解释道:“圣人书,可以让还没有入品的儒生,可以在不具有浩然正气的时候,使用一些入品儒修的能力。”

    宁辰懂了,这就是魔法书。

    “那这个……呃,圣人书,能够发挥出的实力,不会超过八品吧。”

    左相看了一眼宁辰:“你觉得我会偏袒他?”

    宁辰摇头:“不是,我是觉得你会偏袒我。我怕他到时候输了不认输。”

    左相听了宁辰的话,不由得轻笑:“你怎么觉得,我会偏袒你呢?”

    “有句老话说的好,大老都偏爱天才。”宁辰耐心的给左相解释道。

    虽然左相没听过大老这个词,但是以左相的理解能力,还是秒懂了这两个字的意思。

    “拍我马屁没用的,这圣人书我限制过了,它不会用处超过八品的浩然正气。至于你是不是天才,这个得看你自己的表现。”左相对宁辰的马屁,丝毫不感冒。

    左相是听惯了马屁的人,天天想拍左相马屁的人,都得排队。

    所以宁辰这拍的,左相完全不在乎,最多觉得有趣而已。

    知道这魔法书的法力,不会超过八品,宁辰直接低头,在魔法书上写下了一首诗。

    写好之后,宁辰把魔法书直接撕了下来。

    不过就在宁辰准备打出魔法书的时候,对周定增说道:“周司业用不用再弄几首诗出来,我担心我这个太勐,你的诗扛不住。”

    “狂妄!”

    “把你的诗亮出来吧!”

    宁辰见周定增不听自己的,只得把魔法书,往天上一扔。

    “砰!”

    魔法书当场炸裂,里面的浩然正气,直接激活了宁辰写下的诗。

    宁辰的诗被激活之后,在场的人,才看到了宁辰究竟写了什么?

    “周时明月武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愿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蛮马度阴山。”

    宁辰写的是一首七言绝句,没有周司业的战诗那么长。

    但却是字字珠玑,字字充满了无敌战意。

    “好诗!”

    孔左相读了两遍,直接给出了最简单明了的评价。

    真的不是左相词语贵乏,而是左相觉得,如果随意的给出一些评价,是对这首好诗的亵渎。

    不仅仅左相觉得这是一首好诗,在场之人,无不双目放光的盯着那天上,宁辰写下的七言绝句。

    武将们更是个个,感觉热血沸腾,想要上阵杀蛮。

    大公主盯着哪一首七言绝句,眼中更是星光闪烁。

    大公主这一刻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宁辰,还是低估了这个家伙。

    在浩然正气的支持下,宁辰的这首七言绝句,直接化身成为了一尊身高七尺,身穿金甲,腰胯长刀,背胯长弓,面部模湖的龙城飞将。

    宁辰的龙城飞将一出,周司业那首战诗化成的甲兵,直接就退回变成了文字,最终文字都纷纷崩碎了。

    “这还没接触,就直接崩碎了。这差距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的确差距太大了。

    这是真正的龙城飞将,而周司业的战诗虽然也精妙,可是与宁辰的比起来,在意境上却差了太多。

    周司业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得意之作,面对宁辰的一首绝句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可是自己最擅长的诗词之道啊。

    不过就这样认输,周司业可是万万不会的。

    周司业开始狂翻自己以浩然正气,所着写的诗集。

    这诗集不仅仅是周司业,为自己养文境准备的,更是周司业为自己突破准备的。

    养文境之后是山河境,诗词当中最能寄情山水。

    这是周司业一早就想好的路,他要连破两境,让所有人都看看,他周司业也当得起大儒这个称号。

    可是此刻,面对宁辰的一手七言绝句战诗,自己的得意之作,竟然直接溃败了。

    很快又是一首战诗,从周司业的浩然书中飞了出来。

    只是这同样是一首写士兵的诗,关键是意境,那真的是差了太多。

    结果一样,一触即碎。

    又被破了一首,周司业整个人都陷入了抓狂当中。

    这真不能怪周司业养气功夫不好。

    实在是这是周司业最引以为傲的领域,同时这也是周司业,觉得自己配得上国子监司业这个位置的唯一底线了。

    连续被破了三首诗之后,周司业周宇是咬牙,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一首诗。

    “将军出紫塞,冒顿在乌贪。笳喧雁门北,阵翼龙城南。”

    这同样是一首描写将军的战诗,而且这位将军,还就在大武朝内,只是此时同样镇守边关。

    这是当年这位将军出城之日,周司业当着天下众人,为这位将军所做的送别诗。

    这也是让周司业在诗词之道,名震天下的一首诗,同时也是让那位将军名噪天下的一首诗。

    绝对是周司业压箱底的东西。

    “周司业连压箱底的这首诗都用出来了,宁辰就算败了,那样虽败犹荣了。”

    “没错,还真是没想到,宁辰在诗词之道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造诣。”

    “宁辰狂妄,那是因为宁辰有狂妄的资本。看来这国子监主簿一职,宁辰是拿定了。一个权臣就这样诞生了。”

    这些在私底下评价宁辰的人,多数对宁辰都没有善意的。

    首先不说其它,对于这些读书人来说,不尊重师长那就是最大的佞。

    别管宁辰有没有诗才。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正是宁辰要的效果。

    我就是要强势上位,我就是要让你们认为,我想当一个目无师长的佞臣。

    “孙御史,你觉得宁辰能赢吗?”孙克俭旁边的一位御史,向正全神贯注看着场内的孙克俭提问道。

    孙克俭看着场上的局面,沉默了一会,最终摇摇头:“我也说不好。目前宁辰的龙城飞将,还并没有真正的出过手呢。”

    是的,宁辰的龙城飞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真出过手呢。

    周司业的站师出现,一位威风凛凛,面目清晰,手持一杆长枪的将军,就出现在了虚空。

    从身高与气势上,这位长枪将军,绝对不输宁辰的龙城飞将。

    这位将军出现,宁辰的龙城飞将,终于动了。

    看\我真是佞臣啊\就\记\住\域\名\:\w\w\w\.\8\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