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在天上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请让我失业[综神话]-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潘多拉面带微笑, 给正在说话的潘朵拉倒了一杯水,让她在说话的时候润润嗓子。

    “啊,不用不用,我一会儿还要回冥府呢。工作还没有完成呢。”潘朵拉摇摆着双手, 没有要长留的打算。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分合格的冥府社畜了。

    对于潘朵拉这种时刻记着工作的精神, 潘多拉表示出十足的赞扬。

    “已经变得很可靠了呢。”潘多拉这样说道, 他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潘朵拉。“看上去, 你确实很有天赋。”

    潘朵拉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颊, “多亏修普诺斯殿下照顾我, 我还需要多多学习呢。”

    黑发的少女脸上带着一点淡淡的红色, 她握紧自己的拳头, “我一定要成为修普诺斯殿下,和潘多拉这样子, 能够帮助陛下处理事务的完美下属!不过。”潘朵拉松开手, 有点迟疑的说:“陛下最近好像出去的次数有些多。修普诺斯殿下说是,额, 春天到了?”

    潘朵拉歪了下头, “大地上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吗?”

    潘多拉轻轻地咳嗽了一下, 他觉得, 修普诺斯大概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这和潘朵拉不好细说。

    但是随即,他就挑了挑眉。曾几何时,他和修普诺斯也为了冥府的未来,冥后这一位置的归属而发愁, 但后来, 他们发现, 这冥后有没有都一样,反正他们的冥王陛下是无心情爱,或者用个更为妥帖的形容。

    他们陛下的恋人,是冥府,是工作啊!

    不知为何,在知道了这里的冥王陛下能够找到自己心仪的人的时候,潘多拉的内心罕见的有一丝淡淡的欣慰。

    当然,也可能只是双标而已。

    但不得不说,这个消息,确实是个大消息。不过,潘多拉并没有想要插手的意思,都是成年的神了,有什么可管的?

    不知道大神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然还是先暂且观察一下?潘多拉在心里这么想着。

    潘朵拉的声音适时的响起,“那个,潘多拉,我先走了。帮我和大神问好。”潘朵拉这么说道,“哦,对了。这个是给大神带的礼物,希望他不要嫌弃。”

    一个上面盖着布的篮子被潘朵拉递了过来。

    潘多拉接过篮子,“大神不会嫌弃的。工作加油。”他脸上带着笑容,对着潘朵拉摆手道别。

    潘朵拉也露出一个笑容,“嗯!”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之后,潘多拉脸上的笑容变得浅了一些,他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嘴唇,“春天到了吗……”

    如果是其他神大概不会想那么多,但是潘多拉不同,他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修普诺斯这个死对头的。对方嘴里说的春天到了,可不一定只是单纯地指冥王遇到了心爱之人。

    更有可能,还暗示了对方的身份。

    联想到自己世界发生的事情,潘多拉的心里立刻有了猜测。

    难道是珀耳塞福涅?

    珀耳塞福涅是种子女神,种子是能够与春天挂上钩的。

    潘多拉对这位女神是有所了解的。这位女神的性格相当不错,细心也认真负责,是个很温柔的女神。

    潘多拉对于珀耳塞福涅的印象,更多的来源于多年的工作同事经验。对方在面对陛下的时候,也挑不出什么错误,也没有其他女神对冥王避之不及,或者极为狂热的样子。倒也是个冥后的不错人选。

    不过,这位女神好像与盖亚、宙斯有些牵扯。倒不是说这位女神参与到了针对冥府的什么阴谋之中,而是指这位女神实际上也是某种利益的牺牲品。就算是贵为神明,也会出现一些无可奈何的事情。

    潘多拉有些迟疑,盖亚和宙斯,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有点担心,但也没有那么担心。

    与其说潘多拉是在担心这个世界的冥王,不如说他在为了深渊之神担忧。

    十分清楚自家上司对于盖亚、宙斯这一众喜欢搞事,闹出什么幺蛾子的神,相当不喜的潘多拉正在考虑这个世界的冥王如果娶了珀耳塞福涅为冥后会不会对他大神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潘多拉脑袋快速转动,立刻将有利的点和不利的点分别列出了一二三四条,十分的有条理。

    但不等他想完,就听到了来自深渊之神塔尔塔洛斯的召唤。

    “潘多拉?”

    立刻将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全部扔到一边的潘多拉恭敬的回答:“是,大神。您叫我是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事情吗?”

    塔尔塔洛斯的声音顿了一下,“没有。出什么事情了吗?”

    这里是塔尔塔洛斯的神域,神殿中的一切,塔尔塔洛斯都了如指掌。

    他自然是知道潘朵拉已经离开,但是潘多拉待在原地,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让他有些奇怪。毕竟,自从对方来到这里,从冥府那边结束了各种事务之后,潘多拉就已经完全把心思放到了如何服侍他身上了。

    交谈结束,那必定是第一时间回到他身边,生怕自己慢了,没有侍奉在深渊之神左右。

    潘多拉轻轻的咳嗽了一下,脸上是完美无比的笑容,“并没有什么。从潘朵拉那里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另外,潘朵拉还带了礼物,让我向您问候,并希望您不要嫌弃。”

    塔尔塔洛斯看着潘多拉那张带着微笑的面孔,没有多说什么,他撤回自己注视着潘多拉的眼神,然后淡淡地说道:“一起带过来吧。”

    潘朵拉的礼物并不是什么金银珠宝,毕竟对于身为原始神的塔尔塔洛斯来说,他并缺少,也不稀罕这些东西。他不需要金银宝石来装点自己,也不需要这些身外之物来装饰自己的房间。

    深渊,就是深渊。

    也知道这位大神的性格,所以潘朵拉选择了别的作为礼物。

    掀开盖在篮子上的布,篮子中盛开了美丽的花朵。

    “花?”

    塔尔塔洛斯看着放在面前的篮子,里面的花朵还保持着娇嫩柔软的样子。浅粉色、白色、黄色、蓝色,这些突兀的出现在深渊之中的花朵极为夺目。

    潘多拉在看到这些花的时候,也不由得微笑起来,“真是……她费心了。”

    大概是属于女性的细腻,她总觉得这位没有什么表情,孤单一人的原始神会喜欢花朵。不是因为寂寞需要生机勃勃的东西,也不是因为花朵柔弱能够得到怜惜,而是因为,对方是个温柔的神明。

    黑发的神明垂下眸子,看着那些放在篮子中,保存良好的花。伸出手,轻轻地拾起一枝浅浅的紫色的花朵,“这么多颜色,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的。”

    但是,很感谢对方的心意就是了。

    深渊之神的唇角微微上扬,眉眼柔和,紫罗兰色的眸子看着手中的花,“下次,要和她说谢谢呢。”

    他很喜欢这个礼物。

    ……

    行走在宏伟建筑里的黑发少女表情肃穆,紫红色的眼睛直视前方,偶尔有从旁边经过的冥神对她问候,她也还以礼貌的问候。举手投足之间,都已经脱离了稚气,变得可靠无比。

    “潘朵拉。”带着点温文尔雅意思的男性声音从潘朵拉后方不远的地方响起。

    潘朵拉转过身去看。浅金色头发的神明带着温和的笑意走了过来。

    “修普诺斯殿下。”潘朵拉轻轻称呼着走过来的神明,朝对方行了个礼,然后问道:“殿下您是刚从陛下那里出来吗?”

    修普诺斯轻轻点头。

    “你是,刚从那位大神那里回来吗?”

    修普诺斯知道自己的上司以及潘朵拉会去深渊拜会深渊之神塔尔塔洛斯,虽然他心中对这位神秘的大神充满了好奇,但是奈何冥府现在实在离不开他。

    身为上司的哈迪斯在冥府工作,他总不可能找个借口出去见深渊之神吧,上司离开冥府他就更不能离开冥府了,毕竟那个时候基本上所有的工作都得由他来进行确认。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所以才导致修普诺斯一直没有时间,更没有机会去拜访这位在他母亲口中冷漠强大的深渊之神。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修普诺斯开口询问道:“你的礼物大神还喜欢吗?”

    潘朵拉有些羞涩的用手指绕了绕自己的头发,“我没有等到大神反应就先离开了,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她的眉间带有一点点忧虑。“本来我是想着大神经常待在深渊,不出去走动,如果把大地上的花带给他看的话,他一定会高兴的,可是……”

    就算潘朵拉没有说出全部的话语,但聪明如修普诺斯,又怎能不明白她的意思。看着面前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合格的内务官的潘朵拉,修普诺斯不禁出言安慰:“没关系的。大神应该会喜欢你的礼物。毕竟,那是潘朵拉你送的。代表你的心意。”

    大概是从仰慕之人的话语中得到的力量,潘朵拉眉间的那一丝忧愁也逐渐消失,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您说的是呢。大神是如此的温柔仁慈,可惜他生性喜静。若非如此,人类的供奉又怎能轮得到那些神界的那些神。”

    对于潘朵拉的话,修普诺斯则有着不同的看法。“我的母神、父神包括大神在内的几位,都不需要那点力量。所以无需如此。”

    原始神的力量极为强大。强大到足以令原始神无视信仰的力量,毕竟他们就是力量本身。

    想清楚这一点之后潘朵拉将对于奥林匹斯众神讨厌又收了起来,她朝修普诺斯恭敬的低头,“您说的是。是我想差了。”

    修普诺斯笑了笑,“没关系,毕竟你之前是人类,对神的事情不太了解也是应该的。”

    潘朵拉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的!”说到这里,她给自己打着气,“我还有工作,就先失陪了,修普诺斯殿下!希望您一切顺利。”

    浅金色头发的睡神看着干劲十足的少女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微笑着摇了摇头。

    有干劲,也是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