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了你奶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玉谋不轨-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圣上认真起来,道:“浮云蔽日?朝中有奸佞?”

    玄清道长颔首:“正是。”

    圣上眯起眼。

    谁是奸佞?

    朝中心怀不轨的奸佞何其多,他亦在努力铲除。

    圣上道:“西北忽现烛星,昭示将有大乱发生,道长既然出山,定是为拯救苍生而来,必是有破解之法了。”

    这句话将玄清道长架得很高,然而玄清道长摇摇头,道:“贫道一介出家人,如何能对天下大事指手画脚。”

    这话是也没有破解之法的意思?

    圣上不由失望,他就不该病急乱投医,把希望寄托在一介道士身上。

    可玄清道长继续道:“天下事尽在圣上之手,欲寻破解之法,还需借圣上之手。”

    圣上道:“此话何意?”

    玄清道长从道袍里掏出一个龟甲和三枚铜钱,让圣上来晃。

    圣上一面觉得此行为荒唐至极,他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跟道士一样行占卜之术。

    一面又看玄清道长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信了三分。

    三枚铜钱落地,玄清道长左手掐诀,缓缓道:“西北浮云蔽日,然有一缕天光露出,圣上只需派人前往睢平官道,解救一位身披晨光,穿透浮云之人,或能亡羊补牢。”

    圣上道:“睢平官道?”

    勤政殿里有大禹朝的舆图,圣上找到了睢平官道,正是西北通往京都的官道。

    至于解救?

    或许这人有危险,所以需要他派人去接。

    身披晨光,穿透浮云,大概是说这人会在早上到来。

    这老道的话的确有迹可循。

    圣上未能放下心中疑惑,只是苦于消息闭塞,并不知西北情况如何,便暂且按照玄清道长的话,吩咐内卫前往睢平官道救人。

    玄清道长则被留在了宫里。

    而令圣上震惊的是,根据内卫查到的消息,这玄清道长竟真的九十二岁。

    虽说中间有被动手脚的可能,但圣上观其一头银发,年岁定然不小。

    可其行动间分毫不显老态,面无皱纹,眼神清明。

    若非头

    发,圣上都以为这是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

    圣上没忍住问其年龄,玄清道长道:“圣上心里清楚,只是不信罢了。”

    圣上道:“道长已过鲐背之年,为何看着如此年轻,莫非真是修仙之人不成?”

    玄清道长但笑不语。

    圣上道:“玄清道长为何不答?”

    玄清道长道:“就算贫道说了,圣上也不会信,不若贫道闭口不言。”

    玄清道长屡次三番不给圣上面子,让圣上有些不满,只是到底记挂着烛星忽现,不欲与他计较。

    但心里把还是他如此年轻的疑惑放在心里,命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伺候他的宫人过来回话,说玄清道长不饮不食,每日只服丹药,声称辟谷。

    三日过去,玄清道长滴水未进,竟然神采奕奕,不见虚弱。

    圣上觉得稀奇极了。

    早听闻道家有辟谷之说,这还是第一次见。

    心里好奇,圣上便在晨起用膳时召他来问:“道长不饮不食,难道不觉饥饿难忍?”

    玄清道长微笑摇头,道:“贫道并非不饮不食,而是食气。”

    圣上道:“食气?”

    玄清道长道:“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

    圣上将信将疑道:“这就是道长不见老态的原因?”

    玄清道长又露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笑而不语。

    他左手忽然掐了一个诀,道:“身披晨光之人刚刚被救下,三日后便可面圣。届时贫道想向圣上求一个恩典。”

    圣上一边惊诧他能掐会算的本事,一边问道:“什么恩典?”

    玄清道长道:“贫道本是方外之人,受上天指引,才出山为圣上指点迷津,不欲囿于深宫,若此事应验,还请圣上放贫道离去。”

    圣上没有明确给他一个答复,只道:“三日后再说吧。”

    三日后,果然如玄清道长所言,一位来自西北,姓袁的校尉被内卫救下,送入宫门。

    内卫道:“臣等日夜巡视在睢平官道,果见一伙人追杀袁

    校尉,臣将行凶之人拿下,将身负重伤的袁校尉救了下来。”

    圣上道:“你是什么时候救下的人?”

    内卫回忆了一下,道:“三日前的辰时。”

    圣上一愣,救下袁校尉的时间,竟然与玄清道长掐诀算出的时间一致。

    这玄清道长,果真有能耐,身在宫中,也能算到千里之外的事。

    圣上此时对玄清道长的能力从一开始的将信将疑,到现在已经信了七八分。

    还有他所说的食气辟谷,也很是好奇。

    没有哪个人不想长寿,身体日渐虚弱的圣上更为迫切。

    只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圣上暂且将玄清道长抛之脑后,开始审问袁校尉。

    袁校尉道:“回圣上!送到西北地区的军饷年年十不存一,众多军户为了生计,私下改农户。西戎蠢蠢欲动,若在如此下去,西戎来犯,西北各镇必将脆如薄纸。”

    圣上大惊失色,道:“军饷怎会十不存一?”

    他知道户部年年叫穷,知道军饷每每发放不足,但好在天下太平,便想着暂时苦一苦将士。

    万万没想到在军饷发放不足的情况下,到达西北的竟还十不存一。

    袁校尉受了重伤,但此时还是撑着一口气道:“不仅如此,西北土匪猖獗,恶霸遍地,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圣上道:“为何西北的官员从未上报此事!”

    袁校尉道:“官官相护,官匪勾结,有志之士根本无法上达天听,臣这次冒死进京,若非圣上的人在官道及时接应,必将死在路上。”

    圣上大骇,即位以来,从未有哪一刻,心底慌乱至此。

    他所以为的天下太平,竟然是各地瞒报,再加上前几日烛星忽现,让他顿时坐立难安。

    圣上道:“查!此事若不彻查清楚,大禹朝危矣。”筆趣庫

    只是谁去查又成了问题,圣上苦恼之时,袁校尉又道:

    “圣上,西北官场腐败风气甚重,若不派位高权重,杀伐果断之人前往,恐怕根本查不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