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华礼吻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京都羽翼的荣光-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我们先坐新干线去大阪,然后在关西国际机场转乘飞机飞往札幌市。”

    “包括场地、灯光、婚车.”

    “所有东西都一应俱全,我已经提前安排好了,是个包你满意的婚礼。”

    在医院住院部的走廊边,源赖光站在窗台前思索着,跟小木晴明讨论着婚礼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在说。

    专业的事当然交给专业的人。

    像婚礼这种当然不懂,所以专门向其他人打听了下,将范围缩小在北海道内,最终选定了一家星野集团。

    这家集团是专做婚礼庆典的,基本上无论是场地、服装、风格都有好几套样板,源赖光选中了在旭川的水之教堂举办,这地方算是婚礼圣地。

    刚才他也特意问了小木晴明。

    后者当然没有意见,本来只想办场简易的婚礼,也是因为预算不足。

    但源赖光却有心要办好些。

    就算小木晴明脸皮薄,不好意思承受,但他性子软说不过源赖光,最终也只能接受,还不准有任何反驳。

    实际上那处用来举办婚礼的水之教堂名声很大,正常排队的话他们估计都要排到一年半之后估计说不定。

    源赖光懒的再去找关系。

    直接用加钱就解决了这件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小木晴明站在刮雨的窗边,神态不禁有些拮据,他实际上很不想这么麻烦别人,可又想给千夏姐最好的。

    “有什么感谢不感谢的。”

    源赖光感觉有点冷,将触感冰凉的窗户合上,看着他的拮据笑问道:

    “承蒙你照片那么久,这次换我照顾照顾你,这么算应该也不过分吧?”

    按照原身的记忆之中,小木晴明从来都未曾变化,作为公寓里唯一的室友,向来都是体贴又兼顾各种活。

    无论是对前身的照顾,还是他刚来那段时间的无微不至,都给了他不少的安心,这是金钱所无法衡量的。

    所谓付出,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数量给予关系,应该看比例才对,有一万円给一百和给一千自然天壤之别。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提起车,小木晴明就着急忙慌的要把所有钱都借给自己买车,所以应该为对方花点钱。

    更何况源赖光现在身价千亿,最宝贵的并不是钱,反而是时间跟精力这两样东西,小木晴明既然是他认同的朋友,比重也当然远远超出这些。

    小木晴明心思细腻,其实也懂他的意思,只是稍微沉默了会儿,又忽然问道:“最近你一直在外面住吗?”

    “我在平安神宫那边有房产,最近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是自己在那边住。”

    自从把私人物品从休学原本馆的公寓里搬走后,源赖光就没有再回去住过,甚至连学校也基本没回去过。

    现在他们的公寓是无人状态,不过再过几天也就该放寒假了,打扫会有专人处理,倒也不怕会变的很脏。

    只是他才说了这句话,小木晴明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神态有些不解的开口问道:“为什么咲初桑没去住?”

    “她为什么要去住?”源赖光问道。

    小木晴明瞪了瞪眼睛,理所当然的说道:“她不去住谁来照顾你啊!?”

    “.”源赖光无语了片刻,然后笑了笑说道:“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

    他这句话也才说完,就发现面前的小木晴明脸色开始稍微不对劲了。

    本来小木晴明平常的神色,很快就挂上了担忧的模样,甚至眼里还有抹愧疚之色,嘴唇蠕动着说不出话。

    神色恍惚的打量着他,小木晴明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肩膀:“你都瘦了。”

    “可能是吃饭不规律吧。”源赖光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哭笑不得的回道。

    “是这样啊.”

    小木晴明听了这句话略微失神。

    微微低着脑袋有些沉默无言。

    心里却甚至是有些埋怨起了咲初小藤最近没有来好好的照顾源赖光。

    可转念间他又想到源赖光从几个月前就喜欢乱跑,还独特爱好跟一群坏女孩搅和,顿时也就明白了原因。

    那些坏女孩怎么会照顾人?

    都是些自私自利的绿茶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尊重别人任何选择的他,竟然也讨厌起了绿茶。

    见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源赖光半响后疑惑的轻唤了声:“晴明?”

    “啊?嗯,我没事,今晚回趟公寓如何,我给你拌点京野菜,你最近不是爱吃中华料理?我也学了好几道。”

    小木晴明本来飘忽的眼神很快恢复的清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这会儿竟嗓音微微沙哑的勉强笑着道。

    “算了,你还要照顾人,而且”

    源赖光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了个措手不及,但还是笑着准备拒绝邀请,可才开口声音便戛然而止。

    因为在他面前的空气之中。

    一道淡蓝色的虚拟面板在眼帘悄然浮现,同时标红的讨厌提示出现。

    源赖光的眉毛倏然皱作一团。

    本来轻松的神态变的凝重。

    瞬间气氛就变得比刚才更肃穆。

    是咲初小藤自己发现了?

    还是天海告诉她的?

    瞬间几个想法浮现在脑海之中。

    小木晴明心思敏锐,见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变脸,心里跟着都不禁颤了下,忍不住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这道声音把源赖光拉回现实。

    看着面前小木晴明有些谨慎的脸色,他只是笑道:“没事,有点走神。”

    说着没事当然不是真的,成年人最是喜欢拿这两个字当借口,小木晴明抿着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但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小木晴明看了眼周围,然后凑近了些试探性的问道:

    “刚才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女生,应该是那次在清水寺见的良影学妹吧?”

    刚才他进病房就待了十几秒。

    实际上也没看清楚,但听介绍是良影两个字,他瞬间就想到了很多。

    “的确是她。”源赖光回过神,看着他点头承认:“三年级的良影天海。”

    “.还.还真是.”

    听到了肯定的答案。

    也不知道是旁边刮得雨太冷,还是小木晴明自己的问题,他的身体不禁打了个颤,还顺带着咽了下口水。

    想到心里的某个猜想,小木晴明深深吸了口气,还张开嘴斟酌了下用词,小声问道:“你们两个也交往了?”

    之所以用也这个字。

    是因为之前源赖光已经正式承认过了咲初小藤是正牌女朋友的身份。

    可从清水寺到现在还联系着这个良影学妹,就连人家晕厥了都亲自跑到医院来,很明显这不是普通关系!

    再加上之前已经察觉到源赖光开始变化朝坏女孩靠拢的性格,小木晴明有十足的把握认为他们是有一腿。

    实际上他也是误打误撞。

    因为源赖光来医院,是作为良影天海朋友的对象来的,虽然真相的他想的那样,但两者性质可天差地别。

    当然现在也没什么差别了。

    虽然源赖光目前还不知道是因为原因导致了咲初小藤对他讨厌猛增。

    但大概率就是发现了自己跟大师的关系,甚至想的再深入点,可能还会认为是自己和大师串联起来骗她。

    想到这源赖光便有些头疼。

    本来天海就足够委屈,虽然不知道她是有意无意,但刚才的做法的确是给了自己面子,而委屈了她自己。

    哪怕是故意为之,可以他论迹不论心的人生箴言,也的确这次是亏欠了天海,这一点他倒是不会否认的。

    可现在一个都没弥补。

    这会儿又来了一个。

    源赖光想到这里,又只感觉自己阅历不够,本来这段时间和绿茶交手的自傲消弭殆尽,只剩下凝重谨慎。

    他也终于明白了一句话。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守江山易,弃江山难!

    如何处理感情后续的关系,以及该抛弃时毫不犹豫的抛弃,这才是作为品茶大师,最终需要追逐的顶点。

    还得多亏了良影大师。

    源赖光这次又算是受教了。

    出神半响之后,勉强收敛起自己杂乱的思绪,源赖光又看向眼中带着探究的小木晴明,点头道:“算是吧。”

    小木晴明眼中闪过了然,心底暗叹了口气,算是带着答案来发问了。

    得到了这个确切答案,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源赖光跟以前变化很大,已经愈发喜欢起坏女孩了。

    他自觉也无力改变,只能叹了口气又随心一问:“那咲初桑知道吗?”

    “她大概知道了。”

    源赖光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哦,我就知道.知道了!”

    小木晴明摆了摆手,正想说自己就知道不知道,可话说到一半猛地反应过来他的话,吓的舌头都打结了。

    他顿时抬起手眼睛瞪的忽圆。

    手指颤颤巍巍了半天,才勉强用另一只手压了下去,勉强出声问道:

    “竟然知道了?那咲初桑难道就没有什么反应吗?比如让你给她解释?”

    “暂时没有。”

    源赖光摇了摇头。

    小木晴明见状一把拉住他,扯着袖子就往回走:“那我们赶紧回去吧!”

    “怎么了?”源赖光有些诧异。

    小木晴明见他还不着急,顿时整张脸都急红了,舌头在嘴里打结半天说不出来,好半响才整理出了言语:

    “这种事最容易让女生冲动了!现在良影学妹还在昏迷,咲初桑自己在那里,万一做了什么傻事该怎么办?”

    “应该不会。”源赖光皱着眉,思索半响后缓声道:“她们的关系比较好。”

    小木晴明缓缓长大了嘴巴,一时间呆了,眼里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好半天都憋不出半个字来。

    直到走廊窗户外的寒风裹挟着凉雨打在脸上,才让他从刚才的震惊中退了出来,然后摇着头脸色坚决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先回去比较好,这些事等回头再说也不算晚。”

    他在学校的女人缘向来很好。

    只不过都是人家见他性子懦弱喜欢调笑,这倒也算不上是什么深交。

    可就是有过跟女孩相处的经历。

    小木晴明才知道,那些女孩子真的因为恋爱之类的事钻牛角尖,别说是伤害别人了,砍自己也不在话下!

    更何况他不知道咲初小藤跟良影天海之间还有着一层好朋友的关系。

    因此就更着急了,也是为源赖光考虑,他这才不遗余力的拉着他走

    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源赖光虽然觉得以咲初小藤的品行和对良影天海的关系应该不至于能做出来傻事。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源赖光自己都有些担心了。

    两人顺着楼梯直接往刚才的单人病房走去,走到门口时刚好有两位护士从里面出来,手里似乎拿着单子。

    两人在门口对视一眼。

    互相都看见了彼此的惊疑不定。

    源赖光脸色沉了下来,以为真发生了什么事,当即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木晴明也紧随其后。

    可两人刚进门正准备说话,却看见本来病床上的良影天海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这会儿正在小口喝着水。

    而咲初小藤则坐在床边,手里拨弄着水果刀,低着头很有静气的削着苹果,甚至小脸上还稍微有点笑意

    整个病房一副其乐融融的气氛!

    别说是小木晴明了。

    就连源赖光也瞪了瞪眼。

    “.这.”

    小木晴明又张了张嘴,他感觉今天张嘴太多,下颚都开始有点痛了。

    “光君.小木君.你们回来了。”

    听见门口的动静,咲初小藤和良影天海都望了过来,还是咲初小藤率先放下了水果刀,眨着眼睛小声道。

    整个病房里很是安静,空气也暖洋洋的,甚至有种娴雅午后的感觉。

    源赖光喉头涌动了下,目光从小女生脸上挪开:“良影桑已经醒了么。”

    “刚才医生来查过房了,说天海已经基本排除了室性早搏的可能,就是情绪波动太大了,幸好没什么问题。”

    咲初小藤在旁边小声解释了句。

    “那就好。”源赖光和良影天海在半空中对视,缓缓开口道:“没事就好。”

    他说着话的同时投过去个眼神。

    仿佛在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病床上发丝披散的良影天海瞬间意会,可也只是敢小幅度的摇了摇脑袋,回应给他了一个无辜的眼神。

    还没等他们再次交流,咲初小藤有些弱弱的声音便再次传到了耳边。

    “嗯今天已经很晚了,光君是时候回去吧,这里有我陪着就可以了。”

    源赖光闻言怔了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我其实今天也没有事要办。”

    “为姐者,当有照顾妹妹的责任。”

    咲初小藤抬起手指撩了下细长的刘海,一反常态的露出了那张精致白净的脸颊,小脸上满是坚定的说道:

    “天海的病其实没那么严重,而且我们不能所有的事都让你一直操心。”

    我们不能让你操心?

    为什么是我们?

    还没等他再多想,咲初小藤便将手中的苹果放下,弱弱的道:“天海。”

    “前辈,您先回去吧,我没事。”

    本来在病床上还当个透明人的良影天海身体僵硬了下,略微苍白的脸上勉强撑起一丝笑容看着源赖光道。

    气氛顿时变的诡异起来。

    源赖光感觉事情愈发不妙了。

    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心思敏锐的小木晴明犹豫了下,转过头看了眼又用刘海将神色掩藏起来的咲初小藤。

    他咽了下口水,扯了扯源赖光的袖子,小声道:“赖光.我们先走吧.”

    源赖光沉默了片刻,最终望着咲初小藤开口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这句话他也没犹豫。

    径直就离开了病房。

    虽然不知道她们俩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明显小女生情绪不对。

    抑制情绪化反应的最好方法。

    就是暂时性的中断沟通。

    现在虽然得不到答案但不代表以后得不到答案,等大师出院之后见上一面自然也就能知道所有的经过了。

    上前拿了外套,又叮嘱了几句。

    也就是等他们俩走出病房。

    本来坐在位置上稍微耷拉着脑袋的咲初小藤又抬起头,那鸦羽般散发着莹润的发丝之间目光也愈发坚定。

    “妻子必须要有博大的胸怀。”

    这句话,已经被咲初小藤深深烙印在了脑中,同时也不断品味着,寻找着她的路,探究着自己该怎么做。

    现在是只有天海一个人。

    那以后呢?

    肯定还会有的。

    所以咲初小藤给自己定了目标。

    掌控六宫,母仪天下!

    这句箴言是她在读世界通史,其中关于介绍某个东方古国的皇后,其拥有的责任以及应该持有的大气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