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车很及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次相亲当天,逮捕相亲对象-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就是侦缉五分队的队长蓝凌霜。

    这个肌肉女别看长的五大三粗,但是办案心思非常细腻。

    在侦办这起鸿福村池塘沉尸案的过程当中,陈言有意将一些工作让蓝凌霜牵头。

    比如对王俊杰的背景调查方面。

    工作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其实很不简单。

    一个案件被害人的基本情况调查,既简单又复杂。

    不同的人去调查得到的结果完全是不一样的。

    一般的人可能只会了解一下这个人的基本家庭情况,家里有几个人,被害者本人的一些大概情况。

    这就是简单的调查,但是对破案的帮助一般来讲都不大。

    侦办案件需要的是被害人在被害时间段内的一些具体情况。

    比如和什么人通过电话,具体的行踪,或者近期有没有什么仇人。

    再比如银行卡流水有没有异常,订没订过外卖等等。

    而这种情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要根据被害人的被害情况,结合实际现场的勘察等等去分析。

    这就非常考验办案人员的能力素质。

    以前,陈言一般都会将这类的工作交给刘青山或者是张朝阳。

    就是因为两人经验丰富,跟着陈言一起办过多起大案要案,临时处置能力非常强。

    而这次,蓝凌霜没有让陈言失望。

    对于王俊杰的背景调查非常有调理而且很详细,为重案组后期推进案件的侦办,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支撑。

    所以,如果重案组再添加人手的话,蓝凌霜一定是陈言第一考虑的对象。

    而且,对于蓝凌霜,陈言专门看过了她的资料。

    这个女队长可不简单,在特种部队服役的时候,表现非常优异。

    尤其是其近身格斗能力非常强,蓝凌霜曾经在特种部队大比武当中获得过个人冠军。

    根据她的档案记载,蓝凌霜的父亲就是一名武术教练。

    她从小耳濡目染,再加上自己本身天生力气大,练拳效果非常明显。

    “五分队的蓝队长其实很不错,如果以后重案组扩充人手的话,蓝凌霜一定是第一人选。”

    张云虎微微一怔:“你看上小蓝了?”

    陈言点点头:“这次在侦缉五分队破案,蓝凌霜的表现非常优异。”

    “心思细腻,有想法,应急能力强,而且我看过她的档案,蓝队长其他方面也很优秀。”

    其实,陈言最看重的就是蓝凌霜的近身格斗能力。

    现在的重案组里边刘青山,张朝阳,兰峰本身破案能力都很强,王刚和赵兵也在快速成长过程当中。

    可以这么说,陈言手下的5个人,现如今在破案上面基本上都能够独当一面。

    但是这几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缺点,那就是办案能力有余,格斗能力不强。

    刘青山就不说了,本身年龄大是一方面,会所里追几个小姐姐还行,真要是追击罪犯的话,体力首先就跟不上。

    张朝阳的近身格斗能力还凑合,但是也就是个中等水平,兰峰在这方面跟王刚和赵兵是一个级别,还赶不上张朝阳。

    也就是说,目前整个重案组里边能打的就陈言一个。

    可有的时候,万般紧急之下,重案组的人是一定要顶上去的。

    破案,家里都有风险。

    就比如陈言上次侦办的老鹰和鼹鼠的案子。

    无论在冰城钟表行里还是在澳城地下停车库,哪一次不是生死危机。

    那种情况下,就连陈言都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全身而退。

    如果换了刘青山等人,估计一两个照面就彻底再见了。

    喝下最后一口茶,陈言突然反应过来:“张队,老李怎么突然问你这个?”

    “是不是上边有什么人要推荐?”

    “没有没有!”

    张云虎急忙摇头,给陈言再次续了一杯茶水:“整个辽省侦缉大队谁不知道重案组是你的地盘,没有你的首肯,谁敢推荐人?”

    张云虎说的倒是实话。

    重案组去年10月份刚刚成立的时候,秦川就给陈言做过保证,重案组的所有成员都由陈言亲自选拔,任何人不得插手,这其中就就包括秦川自己。

    陈言当时也没客气,选了刘青山,张朝阳,王刚,赵兵,还有兰峰5个人加入重案组。

    说真的,对于当时陈言的选择,不少人还是颇有微词的。

    只不过那个时候陈言气头正盛,接连破获多起大案要案,荣获多项功勋,没有人敢说话罢了。

    当时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也有不少人暗中打算看陈言的笑话。

    如果重案组后续办案不力,留下悬案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只是,陈言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重案组成立以来,连破大案要案,所有案件,都在最短时间内迅速侦破。

    不仅如此,陈言的地位也进一步提升,不仅荣获了一等功,甚至还有荣获了特等功。

    所以,关于重案组成员的人选,再也没有人敢指手画脚,甚至背地里也没人说什么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只要有陈言在,重案组就一定不会有问题。

    陈言如果不在,你选谁进重案组也没用。

    所以,李洪这次为什么问重案组人手的事?

    “陈言,你可别误会,老李可没什么人要推荐,就是单纯的怕你工作太累,想问问你缺不缺人手,如果缺的话,满编十个人配上之外,还可以扩编。”

    扩编……

    这个事,陈言倒是听说过。

    很多省侦缉大队的重案组,早就不仅仅是十个人了。

    “张队,重案组是真的不缺人,现在的人手刚好。”

    “那就好,要是有补充人的想法,你随时给李洪打电话,他那边肯定全力支持。”

    “好,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兵贵精不贵多。

    陈言和刘青山已经有了两年的合作基础,相互之间早就熟悉了。

    很多时候,陈言的想法即便不说,刘青山、张朝阳他们也能知道陈言是什么意思。

    案子办完了,陈言的工作就清闲了一些。

    除了一些工作简报,陈言这两天很少参加会议。

    上午到办公室转一圈,下午就出去钓鱼了。

    这也是陈言对自己的一种心理调节吧。

    刘青山他们其实也可以有相应的假期,调理一下自己。

    不过,显然老刘的调理方式和陈言不一样。

    听张朝阳说,这位当天晚上就查封了一个涉嫌不好好营业的按摩会馆,抓了三个小姐姐。

    嗯,这种事……果然很刘青山。

    倒是张朝阳和陈言一起出海海钓了两天。

    不过王刚和赵兵就没那么幸运了。

    张朝阳是侦缉二分队的队长,王刚和赵兵分别是副队长,张朝阳走了,这两人最少也要有一个在队里吧。

    所以,四天时间,一人轮休两天。

    公平合理!

    *************

    时代广场。

    沈云懿挽着陈言手臂,正在逛街。

    这女人逛街啊,不管是漂亮的还是不漂亮的,有钱的还是没钱的,似乎最在意的都只是逛街的过程,而不是逛街的结果。

    以前在警校上学的时候就很少逛街,或者说他们那个时候都是逛超市。

    十分钟,基本就搞完了。

    洗漱用品,就是随便一拿,哪里会看什么牌子的,什么配料表的。

    能用不就行了。

    买衣服也是一样,运动商店一进,扫上一眼就试穿,大小合适就走人。

    超不过半个小时。

    结果,小御姐这都逛了两个小时了,依然是两手空空。

    “老公,去那家店里看看,我觉得那个裙子挺好看。”

    沈云懿其实还是穿定制衣服多一些,这成品衣服虽然也会买,但是穿的不多。

    “好,过去看看。”

    陈言是个聪明的,今天既然答应了沈云懿逛街,那就逛到底。

    认真的给出建议,认真的陪同,认真的付钱。

    反正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再说小御姐每次和陈言逛街,其实买的东西大多都是陈言用的居多。

    时代广场是连城市最高档的商场之一。

    经营的都是各国内外各大奢侈品牌,来这里就体现出了有钱的好处。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奢侈品牌的用料还是比较好的,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概率要小一些。

    尤其是一些衣服的用料,比一般的品牌是要好很多。

    陈言身上穿的体恤虽然看着不怎么起眼,纯白色的胸前印了简单的两个字母,但是售价可不便宜。

    不过,陈言不得不承认,这玩意这么贵确实有贵的道理。

    几千块一件的体恤和几十块钱一件的体恤,穿着的舒适度确实不一样。

    有些东西,不能仅仅靠自己主观臆断去凭空想象。

    如果你亲自花了钱,亲身感受了东西的品质,你才觉得那个钱确实值得花。

    再比如陈言在竹园吃的鲍鱼、松茸,为什么那么贵?

    厨师的厨艺是一方面,食材本身的美味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拳头大的鲍鱼,它确实更鲜。

    刚刚采摘下来空运过来的松茸,味道也确实更浓郁。

    穿越以前的陈言就是个普通人,享受的也都是普通人的生活,但是穿越来之后,有了更好的物质条件后,陈言才知道,原来有了钱之后,确实能享受一般人享受不到的东西。

    因为,下午两人逛街后,就要坐私人飞机去西域。

    陈言上辈子就很向往神秘的西域,想要品尝最正宗的烤全羊。

    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这几天刚好沈云懿工作不太忙,陈言也刚好没案子,两人都有时间,这个穿越前的梦想,陈言打算在今天实现。

    晚上7点半,陈言和沈云懿下了飞机。

    “哇,这里居然还是白天!”

    西域,沈云懿也是第一次来,虽然长海集团在这边也有办事处,但是生意主要是以出口为主,在鸟市只是做中转。

    以前虽然听过这里和连城那边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差,但是闻名不如见面,有些事情不亲眼看一看,真的是不一样。

    七点半的连城,早就已经天黑了,可是万里之外的鸟市,却依然阳光明媚,太阳高照。

    “沈总好、陈总好,鸟市这边日照时间要长一些,现在是8月初,晚上9点半太阳才会落山。”

    陈言也有些惊奇,两人中午逛完街之后直奔机场,大概是3点多的时候,飞机起飞,直奔西方。

    结果飞了四个小时,按理说天早就黑了,结果飞机一直都在阳光下飞行。

    “走吧,”沈云懿转过身,挽着陈言左臂:“中午就没吃多少,尝尝这边的烤全羊和连城的有什么区别。”

    连城当然也有烤全羊,而且是上门服务的流动烤全羊。

    用钢制的炉子焖烤,味道也很不错。

    不过听说在鸟市这边不一样,烤全羊是在底下的烤坑里烤制的,带有特殊的香气。

    “沈总,烤全羊已经准备差不多了,您到了刚好可以出坑。”

    半个小时后,陈言和沈云懿从机场来到了一处农家院。

    “沈总,这家做的烤全羊是鸟市最正宗的烤全羊,稍后人很多,而且有不少都是内地旅游慕名而来的,还会有歌舞表演。”

    “是吗,那今天可要好好欣赏一下。”

    鸟市的机场,是华国所有城市中,距离市区最近的机场,没有之一。

    不堵车的话,十分钟就能从机场进入市中心。

    陈言和沈云懿下飞机的时候,正好赶上晚高峰,但是即便如此,半个小时也从机场到了预定烤全羊的农家院。

    听长海集团这边的负责人说,这家烤全羊很抢手,所有的客人都是提前预定的。

    因为他们每天只做十只烤全羊。

    没了就没了。

    而陈言和沈云懿这次是突然前来,五个小时前才通知这边做准备。

    这么短的时间,羊早就被预定没了。

    这边的负责人是脱了关系,支付了三倍的价格,从别人手里买过来的。

    晚上八点整。

    “烤全羊出坑了啊!”

    独特的西域格调的普通话,瞬间吸引了所有食客的注意力。

    四个小伙子,还有一个老汉,唱着少数民族特有的歌曲,抬着烤盘从众人面前走过。

    烤全羊的地坑就在所有人的中间。

    揭开厚厚的盖子,下面是黄泥涂抹密封口。

    四个小伙子用工具扒开黄泥,又是一次棉被做的盖子。

    “用棉被和黄泥密封是为了封锁烤全羊的香味。”

    这边的负责人在陈言和沈云懿身边轻声解释。

    一旁过来品尝美食的食客,也大多是本地人陪同。

    因为这家店只接受当地人的预定,而没有预定就吃不到烤全羊。

    “出坑喽!”

    老汉吼声刚落,四个小伙子拽着棉被的四个角,猛的掀开。

    一腾热气冲天而起,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

    “好香啊!”

    “原来烤全羊这么香?”

    周围响起不少惊叹声,陈言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这正宗的烤全羊和连城用不锈钢炉子焖烤的确实不一样。

    光闻着香味就是两种东西啊。

    “这里的烤全羊,都是选的当年的羔羊,肉质极为鲜嫩,外焦里滑,第一只就是咱们的。”

    果然,第一只烤全羊,被四个小伙子从烤坑里抬上来后,就放在了烤盘内。

    这是一整只烤全羊,老汉在羊嘴巴里塞上一把香菜,在脖子上缠上一道红绸。

    “来自远方尊贵的客人,愿好运与你相伴!”

    “欢迎来到大美西域!”

    陈言和沈云懿终于吃到了有史以来最美味的烤全羊

    其他食客只有一桌客人要了整只的烤全羊,其他的都是几桌分吃一只羊。

    毕竟,一只羊有三四十斤,几个人根本吃不完。

    9点钟,太阳的余晖仍在,餐区内响起了冬不拉的声音。

    七名穿着少数民族特有服饰的姑娘,载歌载舞。

    “好漂亮啊!”

    七人刚刚上场,食客们就放下了手中的羊肉,个个赞叹。

    即便是沈云懿这样的美女,都有些惊讶,看向身边的负责人:“李总,这几位女孩是……”

    “哦,这个啊是这边的特色歌舞表演,鸟市这边有些特色的民族餐厅,都有这种表演。”

    “都……这么好看吗?”

    “差不多,这些女孩只能说长相中等吧。”

    沈云懿:“……”

    看着眼前载歌载舞的如飞天一般的七位女孩,陈言也表情也微微一怔看向沈云懿:“我就说嘛,老祖宗当年打过来,肯定不是为了那点葡萄干!”

    沈云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