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酒霸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开局表白美女师尊-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烟火楼内,钱富贵凑在酒疯子身边殷勤的说道:“前辈,能不能让我看看传说中的诸葛神弩?”

    “不能!没门!想都别想!”

    酒疯子傲娇的拒绝三连,压根就没有给钱富贵一点商量的空间。

    “前辈……就不能让我长长见识么?”

    钱富贵心里那叫一个痒,一个劲的哀求道。

    酒疯子干脆别过头去,压根不搭理钱富贵,不管他许下什么重诺,他都一言不发,将拒绝的姿态摆的很明确。

    “行行行,我不看了,不过我倒是好奇当初我不管开出什么条件,铁匠那个老固执都不同意将诸葛神弩卖给我,为何如今却一分钱都不要就给你?”

    钱富贵眼看着没有机会观赏诸葛神弩,只好将好奇心转移。

    “我跟他之间的感情岂是你们这些后辈所懂?”

    说到这儿,酒疯子倒是多了很多话,而且眼中显然多了一份骄傲得意之色。

    “可您上次来凡人城的时候我也见着了,为何不知道您跟铁匠的关系这么深?”

    钱富贵更加不解,他自认为对酒疯子比较了解,如今看来却是一厢情愿了。

    “那时候你才多大啊?能懂什么?”

    酒疯子嗤之以鼻的嘲讽道。

    随即他便没有搭理钱富贵,而是看向张逸和紫菱公主,眼神凝重的说道:“你们不该得罪毒王的,他很难缠。”

    “你是如何知道毒老怪的消息?他真的死了?”

    酒疯子这些日子虽说不见人影,但对张逸他们身边的事情却是无比了解,这也是他的一种手段。

    “师尊先说说七大恶人吧?”

    张逸没有选择回答,而是转而问道。

    紫菱公主也是连忙跟着附和道:“对对对,比起其他的事情我们更加好奇七大恶人。”

    酒疯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知道他的这位徒弟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既然张逸不想说他也不会逼问。

    “之前九儿说过七大恶人分别对应人的七大恶念,饕餮、贪婪、懒惰、欲/望、傲慢、嫉妒、暴怒,他们的手段也跟他们的名字息息相关,其中暴怒会让人丧失理智,贪婪会让人迷失,懒惰会让人失去战斗的念头,傲慢会让人轻敌……”

    酒疯子很正经的给他们解释着七大恶人的特点和手段。

    张逸和紫菱公主眼神凝重的点了点头,光是听着这七大恶人的手段便让人头皮发麻,“若是这七大恶人的能力全部叠加在身上,能打的赢?”

    “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为什么那么少人能够从凡人城出去?”

    “不过多年前我曾与毒王交手过,以他的实力走出凡人城不是问题。”

    酒疯子作为走出过凡人城的人在这方面自然有发言权。

    “那以我和小师妹如今的实力是否能走出凡人城?”

    张逸试探性的问道。

    酒疯子淡然摇头道:“还不够,你们还需要历练。”

    “我会想办法让毒王在近期离开凡人城,届时你们好生观摩,七大恶人的手段太过诡异,光说根本没用,还是得你们亲眼见证感悟。”

    酒疯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们两个家伙真的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当年为师跟师祖前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事。”

    说到这里,酒疯子分别敲打着两人的脑瓜子,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行了,你们也折腾一天了,明日还有对战,赶紧去休息吧。”

    酒疯子摆了摆手,便自顾自的饮起了桌子上的人间烟火,对张逸他们下了逐客令。

    “少喝点!”

    张逸和紫菱公主叮嘱了一番,便回到房内休息。

    翌日清晨一切照旧,只是如今的金轿子上多了酒疯子,或许是因为昨夜喝的太多,以至于他身上现在都有一股股淡淡的酒味,一如当初张逸与他初见时一般,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眼神比之前要清澈许多。

    待到他们来到武道场,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似乎二娘的死没有给这武道场带来一丝影响,也没有人会去在乎。

    如今西寨除了武道场之外其他的都在毒王的掌控之下,所以他也是早早地便来到了武道场,等候着张逸他们的到来,可当他见着走在张逸身边的酒疯子之时,整个人突然就不淡定了,站起身来走了过来,眼神无比的复杂,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忌惮之色。

    “你不是已经离开凡人城了么?为何又回来了?”

    当年他可是亲眼看着酒疯子离开,而且一般人离开凡人城之后都不会在回来,很少有人会多次来访凡人城,毕竟凡人令也不是那么好弄。

    “手下败将,你管我?”

    酒疯子冷哼一声,目中无人的说道。

    毒王并未动怒,而是深吸口气,继续问道:“他们跟你什么关系?”

    “没人告诉你么?他们是我弟子!”

    “小毒虫,趁我不在敢招惹我弟子,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只见酒疯子伸手拍打着毒王的脸庞,阵阵巴掌声响彻而起,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汇聚在酒疯子身上。

    “师尊的凡人之躯也是百毒不侵?”

    张逸先是有些诧异,不过联想到酒疯子那惊人的战力,心中倒也释然。

    令张逸更诧异的还是毒王的反应,他居然就那么站在原地任由酒疯子拍打,只是握紧双拳,身躯不断地颤/抖,眼神更是狠狠地瞪着酒疯子,那副隐忍的样子,唯独久久没有动手,或者说是不敢动手。

    当年酒疯子到底给毒王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面积,居然让向来张狂的毒王在时隔三十余年后还如此忌惮?

    “怎么?你还想动手?小毒虫!”

    见着毒王的反应,酒疯子嗤笑一声,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言语中更是充满了挑衅之意。

    “酒狂!够了!”

    毒王身形闪退到一边,若非是因为近来要对战七大恶人,他又怎么可能忍受这个气?

    “小毒虫!给你一天时间,若你今日还未离开凡人城,老子跑去南寨取你狗命信不信?”

    酒疯子面色一寒,身上的气势陡然变得无比凌冽,声若寒冰的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