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四岁小奶团:首辅全家宠上天-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柳溪县的公堂上,呼啦啦地跪了好几个人。跪原告位置的是一个穿绸衫的中年男人,长着八字胡,一瞅就不是好人。跪在被告位置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一个中年妇人,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年轻小伙子。小伙子的腿断了。“大人,还请大人秉公办案,将这三名杀人犯押入大牢,择日处斩。”八字胡虽然跪着,但是人很是嚣张,背脊挺得笔直,下巴微抬,轻蔑的眼神扫向太子,差点把太子给气疯。“啪!”太子惊堂木一拍,怒斥道:“大胆掉刁民,到底你是县令还是本官是县令?竟然敢指挥本官办案!”“杀人作恶的明明是乔忠宝,你竟然颠倒黑白!”“证据确凿,容不得你狡辩!来人,将乔来福抓入大牢,去乔家将乔忠宝捉拿归案!”太子一声令下,堂上衣衫褴褛的几人忙磕头哭道:“大人英明,大人真是青天大老爷啊!”“多谢大人为民妇申冤,大人的大恩大德,民妇谨记于心!”“呜呜呜,妹妹你听见了?县令大人真的帮你申冤了,欺负你的畜生马上就会有报应了!”“爹,大哥,苍天有眼,乔忠宝那畜生总算是有人……:”“你们干什么?”几人正磕头谢恩呢,堂上的衙役们却呼啦啦地走来将他们给抓了,手脚上戴上镣铐。几人顿时傻眼了,同时傻眼的还是太子。太子怒斥:“你们干什么?本官让你们抓的是乔家人,不是苦主!”乔来福哈哈大笑道:“县令大人,您要搞清楚,现在是小的告他们杀人!”“小的才是苦主!”县丞这个时候站出来宣布道:“黄三妮、黄有根儿…… 等人谋财害命,证据确凿,按照律当斩!来人,将此三人先行收监,待秋后处斩!”太子气得要死,他拍桌子指着县丞等人斥骂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公然罔顾国法!”乔来福冷笑道:“好叫县令大人知晓,在柳溪县,我们乔家就是国法!”县丞对太子拱手:“县令大人还是入乡随俗地好,不然什么时候不清不楚地丢了性命!”“大人还年轻,玉树临风姿卓绝,若是把小命儿丢在柳溪县就可惜了!”“你们!”太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都听到了什么?这帮人竟然这么明目张胆,衙门外头还有好多百姓们看着呢!“大人,大人您是个好官!”被抓住的苦主哭道:“您肯主持公道,草民便是死了也能瞑目,也能跟孩子爹和孩子有个交代!”“大人,草民们不怪大人!”“大人保重!”苦主们哭喊着被捕快们给押走了,外头的百姓们也纷纷跪下,齐呼:“青天大老爷保重啊!”他们好不容易盼来一个青天,却不承想……太子的怒火简直无处可发,他怒气冲冲地离开公堂,乔来福看着太子的背影,对县丞道:“县丞大人,这个县令一点儿都不听话呀!”“此人不能留了!”县丞颔首,也没说什么就走了。杀人的事情,自然是乔家来做。太子回到住处,在书房大发雷霆,幕僚们等年轻的太子发完脾气,这才齐齐去劝太子隐忍。“隐忍,本宫来此地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胡乱收税,苛捐杂税压得老百姓直不起腰,你们说小不忍则乱大谋,让本宫冷眼旁观收集证据。本宫听了。他们官商勾结,破坏市场秩序,你们让本宫忍,本宫忍了。他们作奸犯科,你们还让本宫忍,本宫也忍了。可今日,公堂之上,他们公然跟本宫作对,还威胁本宫的性命,你们还是让本宫忍让?告诉你们,本宫不忍了!”“狗奴才都说出柳溪县的天是乔家,本宫若是再忍让,就没有资格做大周的太子!”幕僚们是皇帝精心挑选给太子的,他们对于柳溪县的情况也很是震惊,若是换成他们任意一个人来做柳溪县的县令,肯定不会事事都忍。肯定会想法子反击。便是身死也在所不惜。然而太子不行,太子若是有个 三长两短,大周的根基都会被动摇。又会陷入夺嫡之乱。“你们难道觉得过了今日,他们会放过本宫?”“嚣张跋扈到如此地步,他们能容下一个不听话的县令?”云州府的地界里经常有县令无缘无故死掉,或是病死,或是出意外死掉。只有能跟他们这些人同流合污的县令才能安安稳稳地活着。所有来云州府任职的县令,都只有同流合污一条路走。因为每个州县的地头蛇都是云王的狗腿子,云州府只认云王不认皇帝。比如柳溪县,乔家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乔家的女儿是云王的小妾,而乔家是云王的忠实走狗。这些上上下下其实都没有瞒着,毕竟天高皇帝远,没什么好隐瞒的,况且这些人还得打着云王府的旗号各种作威作福呢。太子自然知道这是云王府的事儿,太子早就给皇帝送过秘折子过去,皇帝就一句话让他看着办,还有一句话,配合好顾遇。想了想,太子便道:“我要学顾遇和江南王,不破不立!”一名老先生迟疑道:“可眼下尚未找出云王府藏着的兵力,咱们的人手有限,万一……”太子心说:他们擅长搞暗杀,搞意外,难道本宫就不擅长?但这些幕僚将来都是他的大臣,有些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知道了就会各种劝谏。毕竟大臣们可不喜欢一个动不动就搞暗杀的皇帝,也不喜欢一个搞不定就杀的皇帝。故而太子只等散会,再找心腹暗卫去搞事情。太子手里可是有珍珍给的不少药,其中有种毒药,中毒之后的症状会如同染上风寒,然后越治越严重。柳溪县……可以有针对性地来一场小小的‘瘟疫’……太子心里有了计较,就命人去做这件事,重点关注的自然是县衙上上下下跟他不对付的官员,然后就是乔家家主等人。只要这些人死了,势必会引起他们内部的斗争,毕竟谁都想当家主,谁都想当县丞。不过太子不会让他们得逞,县丞的位置肯定是要留给自己人。但首先要将这池水给搅和浑了!柳溪县的这帮人就没有将县令放在眼中过,等到了晚上,这帮人便在青楼庆功,县丞和乔家家主都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