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秘术纪元-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卢克很清楚,杀了调查自己的冰窟特工不会让自己摆脱嫌疑。只是依诺克是个大麻烦,那家伙的鼻子就像狗一样灵敏,事实也证明除掉他的正确性。

    现在因为一队冰窟特工的死,让监视的特工不得不撤离,卢克需要利用这段空窗期进行一些布置。

    “不知道后续的监视什么时候会布置上……可惜秘术的准备才刚刚完成了一半,只有保留一个合法的身份才能保证快速完成仪式的布设。”

    卢克骑乘着一头召唤石狼沿着黑暗的坑道向前行进,在前面不到十米的位置上漂浮着一盏引路灯,为他照亮前进的道路。

    地下世界被冬都开发了一百多年,正在使用和废弃的坑道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复杂的地下迷宫。这里充斥着各种陷阱和危险的地下生物,即便是地下蒸汽城的人也不敢进行深层的探索。

    米娜的父亲带着反抗军就是躲进了坑道迷宫,才逃过了公司安保队和冰窟特工的追杀。

    现在卢克需要找到他们。

    从晴空那边调过来的精神法球,围绕着卢克公转。它被下达自动使用精神攻击的执行命令,因此在这僻静黑暗的坑道内,不时会出现某种动物被攻击发出的惨叫声。

    骑乘石狼行进的卢克,手中托着一个绿色光线组成的指南针。

    这是卢克悄悄在米娜身上释放的追踪秘术,为是以防万一可以快速的找到她,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卢克在意识中的手机内打开玩家绘制的冬都地下城迷宫地图,通过多点定位,他已经大致确定了米娜所在的位置。

    那里有一处地下水潭,是一处难得的补给和休息地。

    确定米娜没有移动,卢克收起指南针,驱动引路灯加快速度,坐下的石狼也随着奔跑起来。

    ……

    地下水潭营地。

    几座简易的帐篷围着一堆篝火搭建,一群穿着矿工服装的人坐在篝火的旁边。他们吃着刚刚烤制好的食物,喝着地下水,低声的讨论着什么。

    米娜为受伤的伤员更换着药物,她穿着刚买来没有太久的新衣,稚嫩的脸上粘上了灰迹,让她显的成熟了很多。

    很快她手中的药物和纱布就用完。

    米娜来到父亲的身边:“父亲,我们带出来的伤药用完了。”

    拉齐尔德脸上带着笑容对米娜说道:“不用担心,你的法尔良叔叔去找药品和食物了,他很快就会回来。”

    “好的父亲,我去照顾一起来的孩子们。”

    “米娜……”

    “有什么事吗?父亲。”

    拉齐尔德带着歉意的说:“对不起,把你牵扯进来。放心,我们会想办法把你们这些孩子送离冬都,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拉齐尔德看着跟着自己一起反抗公司的矿工们,对米娜说道:“不,我们要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要创造一个属于你们的家园。

    为了你们和你们的孩子,我们需要战斗。”

    “可……你们会死!”米娜不由的哭起来。

    拉齐尔德摸着自己的腿,那是一双机械义肢。

    “如果仅靠那微薄的薪金,我永远都要躺在床上,让你不得不出去赚钱养家,那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你知道吗?

    地下矿工很难活到四十岁,总有各种意外夺取我们的生命。每次进入矿洞就是一次赌命,我们为什么不把命为自己赌一次!

    你看看他们,他们害怕死吗?”

    米娜看看跟随父亲一起出来的矿工们,他们虽然很狼狈但精神比在矿区工作时高昂的多,仿佛是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让我也留在这里吧。我长大了,可以做很多事……我也不怕死。”

    “你留下,我的战斗就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我们要在坑道迷宫内不停的移动,你会拖累我们的。”

    米娜沉默了,她的心很彷徨,不由的想起卢克。

    “我,我都没有向卢克先生道别……”

    “卢克先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你与他道别会连累他的。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他就是白夜先生……”

    米娜立即回答:“没有,父亲!”

    “很好!去休息吧,一个小时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就在米娜站起来准备去休息的时候,营地的外面突然出现一阵骚乱。

    拉齐尔德立即抓起手边的矿镐,把米娜护在自己的身后,再高声对外面警戒的人问:“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人回应!

    难道是公司安保队和冰窟的人找到这里了?

    危机感笼罩整个营地。

    矿工们拿起手边的武器,有人奔向采矿机械,熟练的把比战争机械还要硕大的蒸汽机械发动起来。

    一道强光把不大的营地全部照亮,一个人影在光的中间慢慢向营地走来。他穿着笔挺的风衣,头上戴着兜帽,强光来自悬在他头顶上一个光球。

    一个法师。

    矿工们变的更加紧张,一个个看向拉齐尔德,等待他发出攻击命令。

    这时光球的光快速变弱。

    来人走近后说道:“抱歉,我的法球自动攻击了你们的岗哨。好在那只是精神攻击,那个可怜的家伙昏迷一会儿就会醒来……”

    来人还没有说完,米娜就从父亲的身后探出头。

    她已经听出卢克的声音,但在她快要呼喊出来的时候,卢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米娜立即止住差点喊出去的名字,她拉拉父亲的袖子,小声的说道:“是卢克先生。”

    卢克先生!

    拉齐尔德疑惑的看着来人,心想: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现在不宜暴露卢克先生的身份,毕竟在b36矿区有很多人见过他。

    “大家不要惊慌,这位就是白夜先生。”

    听到来人就是白夜先生,所有人立即放下戒备,露出崇敬的神色。

    他们都是被白夜先生说的话点醒,为了不再不明不白的活着和死去,才走上了与冬都统治层对抗的道路。

    拉齐尔德派出更多的人布置更远的岗哨,然后把卢克迎接进一个帐篷内。

    在石头上坐下,米娜为卢克端来一杯水,不由的又哽咽起来:“对不起,卢克先生,我不能再履行雇佣协议了。”

    见帐篷里面只有米娜父女,卢克掀开兜帽,对米娜说道:“雇佣协议是小事情,见到你安全,我就放心了。”

    拉齐尔德向卢克行礼道歉:“郑重的向您道歉,卢克先生,我为了私心盗用了您的名义。”

    卢克看向拉齐尔德,见到米娜的笑容消失:“冰窟的特工昨晚找到了我,你的确给我带了非常大的危险。

    白夜先生……

    你们真会起名字。”

    米娜羞愧的小声说:“是,是我起的名字。父亲说不能对外说您的真名……”

    “这是我们还能见面的原因。”

    “抱歉……”拉齐尔德说道:“我们也没有想到会把事情弄到如此地步,有些人做的太过火,把主管和监工都杀了。”

    卢克说道:“是啊,我们都没有想到……我随便说的一些话,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事端。”

    “您无意露出的智慧,对我们来说是照亮心中迷雾的真理。”

    卢克无奈的说:“好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追究没有任何意义。

    这就是你们的反抗军?”

    卢克走进营地的时候,大致看明白了这支反抗军的配置。武器基本上就是开矿用的工具,有三台蒸汽驱动的采矿机械。

    而且营地里面还有跟着一起逃出来的家属,有女人和孩子。

    害怕被看轻的拉齐尔德说道:“我们的人是少了一些,但我们带出来了一些钱和黄金。

    我计划通过地下渠道,把非战斗人员送出冬都,然后利用手里的钱对剩下的战士进行改造。

    在整个地下矿区,有很多支持我们的人。有他们做内应,我们可以通过坑洞迷宫袭击防守薄弱的地方,抢夺那里的武器和钱。

    然后一步步扩充人员。”

    以战养战。

    地下矿区错综复杂的迷宫网,的确是打游击的好地方。拉齐尔德思路清晰,懂得自己的劣势和优势,能在困境中拉出这么一支队伍,真是一个差点被采矿埋没的优秀领袖。

    卢克拿出一管试剂:“第一次见面,这个东西就送给你做见面礼吧。”

    拉齐尔德双手接过试剂,蓝盈盈的试剂中有神秘感的紫色光圈荡漾。

    “这是什么?”

    “这是圣伦城下城区特有的第二代神秘物质混合物,可以让普通人获得超凡力量。”

    听到这是能让人获得超凡力量的药剂,拉齐尔德不由激动的双手颤抖。

    他们这些最底层的矿工根本没有接触超凡力量的机会,能依赖的只有长期采矿练就的一身蛮力和少量蒸汽机械。因此面对公司的安保队和冰窟特工,他们只能逃跑。

    现在一管可以让普通人获得超凡力量的药剂在手中,代表着反抗军的生存能力将会大大的提高。

    “这,这一定非常贵重吧!”

    “当然非常贵重,这管试剂的价值不少于400金券。”

    听到这管试剂的价格竟然等同二百多万亚特币,拉齐尔德双手抓的更紧,生怕一不小心掉地上摔碎。

    “这是我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对您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卢克先生,太贵重,我不能收。”

    拉齐尔德把试剂送还。

    卢克没有接:“我很喜欢米娜,她是一个善良又聪明的孩子,我不想让她过早的失去父亲。

    收下吧,你比我更需要它。”

    拉齐尔德看看米娜,把试剂了收回去:“遇到您,是米娜的幸运。”

    米娜知道这管试剂对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向卢克行礼:“谢谢您,卢克先生。我不知应该怎么报答您……”

    “我们的相遇可能是神明的安排,如果需要你报答,我想神明会继续安排。”卢克再对拉齐尔德说道:“能送出这种药剂,相信你已经怀疑我的真实身份了吧。”

    拉齐尔德问道:“您是……金盾帝国的密探?”

    卢克说道:“我是金盾帝国的密探,主要为怒涛城服务。虽然你做的事很意外,甚至打乱了我正在执行的任务,但对帝国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需要我们为你们提供帮助吗?”

    拉齐尔德沉默了,手中的试剂变的异常沉重。

    如果接受金盾帝国密探的帮助,自己就是亚特郡联的叛徒;如果不接受……这管试剂是第一笔资助,也是最后一笔。

    “卢克先生,您的身份让我非常惊讶;您的问题让我难以回答。”

    卢克笑着说:“身份认知让你难以做出选择,我可以理解。但你必须认清,这场战争完全就是亚特郡联所挑起的。从古至今,金盾帝国对北地都没有领土诉求。

    战争不仅仅伤害到了金盾帝国,也在深深伤害着亚特郡联的民众。你失去的双腿,就是因为生产任务增加,使得蒸汽管道内的气压超过了危险值。

    昨天保护我的安保小队中,有三个人被征召或即将征召参战,他们都是家庭的支柱,却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满足亚特郡联统治者和寡头们的贪欲。

    这不是正义的战争,它从开始就流着肮脏的臭血,是极少人的私欲。结束它不能仅仅依靠遭到入侵的帝国,也需要同样遭受战争伤害的你们。”

    拉齐尔德看向自己的双腿,冰冷没有任何知觉。

    这次反抗归根结底,就是战争让公司把人压榨到了极限,卢克先生那些话对陷入生存挣扎的人来说,就是救命的稻草。

    哪怕知道等待自己的结局是什么,也忍不住的去抓紧。

    现在自己对未来的所有幻想都是幻想,但接受金盾帝国的资助,它是有实现的可能性的。

    “这的确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拉齐尔德回答着,也在说服自己:“亚特郡联的统治者和寡头们是我们的敌人,也是你们的敌人。”

    “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打出反战的旗号,不仅仅可以让你们得到地下矿区的支持,也会得到所有冬都下层民众的支持。

    想要实现你们的理想,不能只把目标放在地下,要从地下走上地表,让你们所信仰的真理接受阳光的考验。

    只有活着的胜利者才有资格定义:谁……背叛了这个国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