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现实世界模拟器-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而另一边,谭元昌看着方瑜的眼神愈发古怪。

    其实,之前遇到吴雯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当时在见到吴雯的时候,其实他莫名的就发现自己对这个和尚有种说不出的眼缘。

    这种感觉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但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刷个存在感。

    这种感觉他除了在自家后代身上感觉到之外,在没有遇到过。

    要不是他确定自己这生活了近百年,对自家子孙的繁衍情况都了如指掌,他甚至怀疑眼前这小和尚莫不是自己的什么曾外孙?

    不然,凭什么觉得亲切。

    不过好在这种感觉在被他察觉到后,就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了,后面该下杀手还是下,毫不留情。

    而现在,眼前这个红甲怪人出现之后。

    谭元昌感觉到的古怪就更多了。

    在见到这个红甲怪人后,莫名的他的脑海里就会出现很多很奇怪的想法。

    譬如突然很想当他的师傅,把自己会的东西都教给他。

    例如感觉看他很顺眼,要不嫁个孙女什么的。

    而且,莫名其妙的,他感觉这些想法都是自己想出来的。

    谭元昌再次屏蔽掉这些莫名的想法之后,此时他看向方瑜的时候,眼神中已经带有几分惊恐了。

    这是什么妖术?!

    竟然能控制自己的想法!

    !

    谭元昌看着眼前这个在得知了他身份似乎也在震惊的红甲怪人,开口再次问道。

    “你到底是谁?!”

    此次这个问句,语气十分凝重。

    谭元昌的问话,让方瑜也算是回过了神,现在这里并不是什么适合思考的场合,所以,方瑜也只能开口说道。

    “谭老爷子,我就这么叫您吧,我不知道您和我朋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不管怎么说,你差点将我朋友送去见佛祖,我想问下老爷子您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我是谁...您还记得您的曾孙女谭婉君么,再下与她情投意合”

    “所以,还请你务必给个说法!”

    方瑜的语气很平稳,但也很坚决。

    假设眼前这个人真是谭元昌,谭婉君的祖父,但不管怎么说,他都差点杀了吴雯。

    假如换成其他人,他绝对不会有半句废话,直接上去就摘了他的狗头。

    但问题是现在这个人是谭婉君的祖父,谭明远的爷爷,这就让他有点犯难了。

    更别提,现在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

    谭元昌,很有可能就是这次的异数!

    而他的任务就是清除异数。

    这就说明了,就连打残都不行,只能打死!

    这是什么人间惨剧?

    来个任务让我打死妻子的祖父?

    方瑜感觉自己要裂开了......

    谭元昌听到方瑜的话,眉头开始皱起。

    谭婉君?

    他的记忆里隐隐的出现了自己孙子谭明远抱着一个巴掌大的婴儿笑的十分开心的画面。

    他记得,好像自己的曾孙女就叫谭婉君。

    原本谭明远那时候还想让自己取名,但那个时候,他正处于对亲情的感伤和澹漠之中,所以,他并没有取名,而是让他自己做主。

    等到这孩子大了没两年,他便已经离开了昌王府。

    方瑜的这句话,让他想起了一直被他压在心里的这段亲情。

    他原本以为,自己在回忆起来的时候,或许会有点感慨。

    但就连他都没想到,当他再次回忆起昌王府的一切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回忆一段陌生的记忆一般,而且,伴随着亲情的回忆,下一秒,他的脑海里便出现了他在灵主教,以活人为实验研发灵药,而后研发道兵,兽兵的场景。

    谭元昌陷入了沉默。

    早在十年前,谭元昌就已经死了。

    现在还活着的,不过就是一个痴迷突破神关的疯子罢了。

    谭元昌不再回话,而是摆出了进攻的姿态,还没等方瑜再次开口,便一拳打了过去。

    铁枪呼啸,马鸣萧萧。

    多说无益,今日若不能突破神关,那边就此死去!

    在这样的心境之下,谭元昌背后的骑兵凝聚的越发真实,在方瑜面前,便感觉有一队铁骑正在冲锋而至!

    方瑜也没有想到谭元昌在自己回话之后,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就直接发起了攻击。

    他先是侧身退出十几米,避开了铁骑冲锋后,再次站定的时候,猩红的气体缓缓升腾而起,在吴雯的眼里,方瑜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赤面獠牙,红须血童的阿修罗!

    这阿修罗逐渐与方瑜的动作开始同步,方瑜也拔出了他腰间的战刀,附上无形罡气,便向着谭元昌进攻而去。

    两人的战斗从一开始就直接陷入了激战。

    谭元昌因为方瑜的原因,让他回忆起了一些他不想回忆的事,因此,同方瑜交手的时候,全程投入了百分百的精力,招式流转之快,让吴雯都有点目不暇接。

    但更吴雯惊讶的是,对面的方瑜面对谭元昌的如此攻势,居然并没有落入下风,而是和他打的有来有回,好不激烈。

    但不管怎么说,方瑜的手上还抓着一把战刀,而谭元昌却只用一只肉掌。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瑜用了武器也无法彻底压制谭元昌,可见谭元昌的武力还在方瑜之上。

    对战之中,方瑜的脸色也是一片凝重。

    此时,他早已无暇分心去想谭元昌为什么会对吴雯以及他发起攻击。

    战斗到这里,两人的脑海里已经只剩下一个杀死对方的念头。

    在这处荒地之上,一个赤发獠牙,手持战刀的阿修罗同一队铁血骑兵互相厮杀。

    阿修罗虽然手上持有战刀,但对面的铁骑将军那高超的枪法丝毫不弱下风。

    随着两人的打斗进入白热化状态,两人身旁不时就会因为速度过快,力度过大而出现晴空雷霆的现象。

    不时的就会有气爆声在两人的身边爆开,而两人脚下的土地也被他们踹脚发力时的力道硬是将其垒下去了一层。

    谭元昌和吴雯的打斗以及和方瑜的打斗场景完全不一样。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纯粹是因为,之前吴雯根本就不是谭元昌的对手,所以谭元昌并未出全力,而吴雯也一直是以防守为主,所以两人的打斗不温不火的,并没有这样的异像。

    而方瑜虽然也是和吴雯一样,才突破的开窍。

    但谁让他开了物理外挂呢~

    猩红战甲一着装,给方瑜的身体带来的幅增刚好让他和谭元昌堪堪持平。

    而谭元昌武技自然是超过方瑜的。

    但方瑜手上有刀,又再次持平。

    两人半斤八两,又都是在硬碰硬,因此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或许正是因为两人打斗发出的声响,吴雯在悄悄远离二人观看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

    转头一看,这人正是久久未见吴雯回去,而出来寻找他的陈雪。

    陈雪在山上没找到吴雯,本来就着急的不行,刚好听到远处竟然有雷霆的声音,这才循着声音找到了这里。

    她第一眼便看到了那熟悉的铁骑将军,但让她意外的是,和他战斗的并不是罗汉,而是一个恐怖的夜叉修罗!

    陈雪看了下两人那如妖魔打架的场景,先后退了几步,然后才看见了距离战场百米远的位置似乎盘坐着一个人。

    她猜想可能是吴雯,于是便绕过战场,离近了观察,发现果然是吴雯。

    见他似乎还受伤了,她连忙捂着胸口跑上前去。

    一眼就看到了吴雯那狼狈的模样,以及胸口骇人的伤口。

    陈雪眼眶一热,赶紧上去,扯下自己的一条衣袖,将其撕成布条,在吴雯惊讶的眼神中,开始细心为他包扎。

    吴雯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最后还是让她任意施为。

    等伤口包扎好后,他也总算不用一直捂着胸口了。

    “大师,那个修罗...也是开窍武者吗?这世间开窍武者,竟有如此之多吗?”

    在之前,吴雯就已经和陈雪说过了开窍武者的事,也承认了自己已经突破开窍。

    她原以为,吴雯和那个无名男子就已经是这世间唯二的开窍武者了。

    却没想到,这一下来,又看到一个聚气凝形的开窍武者。

    什么时候这开窍武者也变成了萝卜了?随便走走,这就见到了三个!

    这个世界我有点看不懂了...

    看到陈雪有点呆了的模样,吴雯开口解释到。

    “嗯,对面的那位阿修罗众的确是开窍武者,而且,他正是公主你之前见过的方瑜,方施主”

    介绍完方瑜后,吴雯看着方瑜的那个原来越真实的阿修罗法相,继续说道。

    “果然方施主才是真佛转世,其阿修罗法相已勘得真谛,有形有法,福如天人,德非天人,唯阿修罗众...”

    吴雯说的话前面陈雪还能听懂,后面慢慢就念起了佛经,陈雪就完全听不懂了。

    但就算是这样,吴雯说出的这些话也让她惊讶不已。

    那个修罗法相一样的人竟然是那个方瑜?!

    看着眼前这个凶神恶煞,杀气滔天的修罗形象,她怎么也无法和之前见过的那个英姿勃发的潇洒男子对应在一起。

    但吴雯说他是,陈雪自然没有什么不信的。

    而看这模样,显然之前应该是方瑜救了吴雯一命。

    她刚刚看过了,吴雯胸口的伤势极为严重,心口位置的肉都被割开,隐约的都能看到肋骨和底下的胸膜了!

    光看这个伤口,她就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是有多么危急了。

    再扭头看向战场。

    原本可以将六臂罗汉压着打的铁枪将军,如今在这个双刀修罗面前却似乎有点焦灼难分。

    陈雪心中默默的开始为方瑜祈祷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个铁骑将军对无闻大师显然不怀好意,这样的话,让这位方瑜将其消灭显然才是最好的结局。

    陈雪和吴雯在远处观望默默祈祷,而方瑜和谭元昌两人则是愈打愈烈。

    战斗持续到现在,两人的战斗基本都是凭借着身体本能在反击。

    刚开始的时候,方瑜还能凭借这战刀沾点便宜。

    但很快他就发现,在刀法未能达到巅峰之际,他的刀法在谭元昌的以手代枪的枪法下,刚开始还能让他躲闪一番,但在他后面习惯了方瑜的刀法之后,谭元昌便发挥出了他枪法的真正威力。

    谭元昌用实际结果告诉方瑜,并不是有武器就能更有利。

    这个定律对大多数人适用,但对他却并不适用!

    凭借着自己的身法,谭元昌直接扭转身位,拉进了和方瑜的战斗距离,并且死粘着不离开。

    而这样一来,方瑜原本的一寸长一寸强便成为了一寸长一寸险。

    谭元昌采用贴身扭打的战斗技巧,使得方瑜的战刀越用越是憋屈。

    他心知,继续使用战刀的话,他反而会被谭元昌逐渐扼制,但假如扔掉战刀,却又顺了他的心意。

    毕竟是活了百年的老妖怪了,在战斗经验上,显然谭元昌更胜一筹。

    面对这样的局面,方瑜只来得及思考了不过零点几秒后,就做出了决定。

    只见方瑜利用战刀再次逼退谭元昌之后,将手一抖,手中的战刀就宛如飞燕一般脱手而出,飞出了几百米远,最后也不知道跌落在了那里。

    而甩掉了战刀后,方瑜双掌握拳,以虎行拳中的一记搬拦贴身靠用后背硬吃了一记谭元昌的戳掌后,也用肘击狠狠的在胸前来了个窝心顶。

    方瑜的变招也打了个谭元昌一个措手不及,方瑜这下是打算以伤换伤。

    不过,假如这样换成功了,方瑜顶多就是肩部发力不畅,但谭元昌的胸部被这么一顶,保守估计也得是重伤。

    好在谭元昌最后用手掌防了一手,但这记窝心顶顶着手心砸到胸部依然让他勐的气短,后退了两三步,无法再贴身继续粘着方瑜。

    而就在他被打退了那几步后,方瑜深吸一口气。

    “咕咕...咕咕...”

    又是这个秘法!

    谭元昌见到方瑜身上的气血似乎都勐的暴增了近一半,立刻就知道,方瑜也用了那个无闻一样的秘法。

    无闻使用这等秘法的时候,他的实力依然没能压住谭元昌,所以,他只能用这个逃跑。

    但方瑜不同,谭元昌可以看出,一旦方瑜使用这个秘技之后,两人的攻势便会再次发生逆转。

    战斗到这个时候,两人都已经有所力竭,在这时逆转,那他的败局就几乎已经定下了。

    因此,在见到方瑜使用秘法的时候,谭元昌也并没有马上进攻,而是伸出手指在身上的几处大穴狠狠的点了几下。

    当这些穴位点完之后,谭元昌的额头也瞬间冒气青筋,一丝丝白雾从他头顶升起。

    这种幅增秘法,谭元昌作为之前的天下第一,又怎么可能没有。

    在方瑜使用了幅增秘法之后,他发觉自己可能不敌,自然也只能一同使用了幅增秘法。

    虽然从两人的气血反应来看,他的幅增秘法效果似乎并没有方瑜的好。

    但他经过幅增后,两人的战力似乎又开始持平。

    在陈雪和吴雯的眼里。

    此时,铁血将军身后的骑兵已然不见,只剩将军一人,但将军的身位却又拔高了不少。

    而方瑜的修罗法相虽然丢了双刀,但他的体表似乎燃起了火焰一般,身躯也变得更加庞大。

    两个法相在短暂的停顿后,便再次向着对方进击。

    “砰!

    !”

    一声比之前还要巨大的雷响从两个法相的中间传出。

    空气震荡起来的灰尘将两个法相都笼罩在内,等到他们再次显形的时候,两个法相已经彻底交织在了一起。

    在这个时候,两人都已经使出了最后的底牌。

    战斗,也开始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看\现实世界模拟器\就\记\住\域\名\:\w\w\w\.\8\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