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眼一聋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杀道行-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飞云宗原本是仙界排名第九的宗门,属于末流的大宗门。只是这个宗门不是什么善类,虽然表面上是正道宗门,暗地里却干了不少的恶事。

    流沙宗要出世,小五想要开办店铺,自然就要找块垫脚的石头。秋水道长认为,飞云宗做这块垫脚石非常合适,飞云宗监视过流沙宗,还试图盗取流沙宗的界石,还对流沙宗做了不少龌蹉的事情,还有就是飞云宗实力不济,已经不配坐在第九宗门的位置了。

    “师傅,那过年之后先通知一下天剑宗,随后咱们踏平飞云宗,要让仙界都知道,流沙宗不是谁都能拿捏的!”

    秋水道长点了点头,这飞云宗她早就想平了它了,尽干些龌蹉下流的烂事。

    “沙龙他们年底出关,明年一起过去踏平了飞云山!”

    “师傅,先把飞云宗挖个底朝天,然后再踏平了它,咱们不能把好东西给糟践了。”

    秋水道长笑了起来,飞云宗想挖流沙宗界石,流沙宗挖它宝库也是合情合理。

    “这事沙天他们比较拿手,飞云宗几次戏耍他们,这事让他们挖,飞云宗的历代祖坟也挖了,一座都不留,我知道他们的陪葬品不输皇陵,你当飞云宗为什么这么贪婪,就是因为他们一个个要准备陪葬品。”

    小五有些恍然大悟,连忙向秋水道长行了一礼。

    “多谢师傅指点!”

    “这怪不得谁,飞云宗恶事做尽了,报应也该到了。流沙宗要出世,自然要除去这个后患!”

    又过了几天,小五带着小天璇再次来到花间坊,要不了几天就要过年了,秋水道长的长袍要请碧水赶制了。

    小天璇的摊子也要补充一些吃食了,流沙宗的购买力还是相当可观。沙天沙龙他们也天天光顾,把零嘴都吃了个遍。

    小五进店就看见身穿锦缎长裙,头发里插着仙金灵玉步摇的北堂逢秋。

    “呦,北堂小姐也在啊!”

    北堂逢秋听到有人喊她,抬起头来一脸懵逼的看着小五。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可有些想不起来了 。对面这银发的年轻人,她绝对没有见过。

    “小姐,他就是花布道长!”

    “啊?他是花布道长?碧水,你不会骗我吧!”

    她再次看向了一身金边黑袍的小五,依旧不敢相信这就是花布道长,两人的面貌相差太大了,而且这年轻人还带着个,水灵灵大眼睛的小女娃。

    “小姐,他就是花布道长,炼体符就是他拿来售卖的!”

    看了一脸不信的北堂逢秋,小五也不在意这下。

    “碧水,按照这个尺寸做一件长裙,必须抓紧时间做出来。一颗精炼的蜂蜜糖当作报酬,能孕养神魂对修炼大有好处!”

    小五把秋水道长的衣裙尺寸,交给了蓝色衣裙的碧水,碧水拿过来看了一眼。

    “明天我就能好,对了,银鳞甲我做好了,你去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一件银光闪闪的,看起来有些像透明宝石,拼接出来的短袍子一样,小五拿过来后穿在了身上。银鳞甲类似短长袍只到膝盖以下,大腿两边和前面是开叉的,不会影响的比武打斗。

    看着鳞甲之间隐藏的,连接鳞片所用银色的纤细绳子,小五知道这是雪龙鱼的皮制成的。做这样一件银鳞甲,看来碧水花了不少的功夫。

    “非常合身,碧水,你真是好手艺!”

    看着这厚实的银光闪闪的鳞甲,北堂逢秋一脸疑惑,这全是碗口大的鳞片制成的。银鳞甲她不仅听说过,也亲眼见到过,鳞片不过一寸大小。

    “碧水,这是天心湖的银鳞甲?”

    “是啊,小姐!这是道长亲手抓到的雪龙鱼,有两三丈大呢,不然哪有这样又大又厚的鳞片,这些鳞片我光打孔就弄了半个月!”

    北堂逢秋心里寻思着,正好要过年了,跟花布道长买些天心湖三鲜。到时候宗门里来人,招待贵客也有面子。

    “道长能不能卖些雪龙鱼的肉给北堂家?”

    “卖你们一条也无妨,贫道这鱼可不便宜,你们北堂家舍不舍得都是一说!”

    小五心想要是你北堂逢秋自己要,送你一两百也无妨,但是北堂家族想买,那就必须要随行就市了。

    “那多少仙晶石一斤?”

    北堂逢秋也数百年没吃过雪龙鱼了,能买一条大些的最好。除了招待贵客,自己也能解解馋。

    “雪龙鱼三百年前一尺以上的售价,就是五十仙晶石一斤。贫道也就是看你们北堂家族,就五百仙晶石一斤吧!”

    这价乍一听是有点贵,但北堂逢秋知道如今就是花一千仙晶石,也买不到一尺以上的雪龙鱼。

    “碧云,去叫大掌柜过来,让他拿上大称。”

    “是,小姐!”

    北堂逢秋看着碧云离去,有转头看向一身黑袍的小五。

    “道长,凑成三鲜吧!”

    “北堂小姐,你这口气不小啊!大虾跟雪带菜贫道也不多,大虾最多匀你们三只,雪带菜最多三颗。大虾五千仙晶石一只,这菜吗,一万仙晶石一棵。”

    小五的开价让北堂逢秋眉毛直跳,这价可真不便宜。但小五将雪玉虾跟雪带菜,都拿出了的时候,她又觉得绝对物有所值了,一点都不贵了。

    接近三尺长的透明大虾,一丈多长如白雪一般的雪带菜。这都是非常罕有的东西,仙界还从来没有见过品相这么好的三鲜。随着一条大鱼被小五丢在花间坊的地上,北堂逢秋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了。

    北堂商行的大掌柜穿着锦缎长袍,才进花间坊就被眼前一幕震撼到了。他活了这么大年纪,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是天心湖三鲜?这个头也实在太大了一点!”

    小五跟小天璇坐在一边,看着他们几个人议论了一番。随后胡须花布的大掌柜,开始称重雪龙鱼。

    “一千九百七十七斤,就算两千斤吧,这东西实在太罕有了!加上雪玉虾跟雪带菜,算个整的一百零五万仙晶石。”

    听到大掌柜报出来的数字,北堂逢秋几人都吓了一跳。

    “要这么多仙晶石!”

    “小姐,这买卖咱们不亏,鱼眼跟内丹都在,再加上鱼脑,这三样就不下十多万仙晶石了。这东西送礼,那就等于天大的面子了,对了还有鱼肝,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东西!”

    北堂逢秋还在惊讶的时候,碧水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来。

    “光鱼皮就值好几万仙晶石,鱼鳞也不便宜多少,就是比道长身上的鳞片小了一点,不过防御力也很强了!”

    大掌柜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这年轻道士身上银光闪闪的一身,原来是银鳞甲。他刚进来光顾着看地上了,还没留神细看这位道长身上。

    这乍一看不要紧,留神细看后胡子花白大掌柜,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直跳。他有些看不透这年轻道士的修为,最少比他这低阶仙尊境要强。

    “小姐,这位道长是…?”

    北堂逢秋正在着一边寻思着,怎么处理天心湖三鲜。被大掌柜怎么一问,她抬起头来看看小五,又看了看一脸疑惑的大掌柜。

    “大掌柜,你们以前见过啊,他就是花布道长!”

    “啊!他就是花布道长?”

    大掌柜吃惊不小,以前他能看出花布道长的修为,现在犹如看一片迷雾一般,完全看不出深浅来了。

    “大掌柜,别老盯着我瞧了,看得贫道怪不自在的。蜂蜜跟冰晶玉髓,您老帮我收了多少,今天一并结算了,咱们来年再继续!”

    大掌柜一听这口音跟口气,有些回过神来了,他确定这年轻人正是当年的花布道长。

    “蜂蜜一百五十斤,冰晶玉髓三千余斤。我马上就拿过来,跟天心湖三鲜一并结算。”

    小五一听冰晶玉髓才三千多斤,实在是太少了一些。这东西是离开玄冰宗,补充寒冰之力的消耗品,自然是越多越好。

    小五寻思着一定要挖了飞云宗的墓才行,这东西大都被埋进了墓葬中。原因非常简单,冰晶玉髓的寒力强大,能去除墓中的湿气,保护墓葬长久保存,寒力更能冻伤甚至冻死盗墓者。

    不多时间交易完成了,小天璇催促着小五去买仙金灵玉,这是秋水道长交待的事。关键小五答应也送她一件首饰,她一直记在了心里。

    小五朝小天璇笑了笑,女人再小也懂得追求美好的东西。

    “走,咱们买首饰去!”

    小五起身牵着小天璇的手,走出了带着清香味的花间坊。看着黑袍身影带着小女孩离去,碧水也想前了自己的童年。

    “这小姑娘是花布道长的女儿?长得到是挺水灵的!”

    北堂逢秋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她不是道长的女儿,道长是她的太师叔祖!”

    碧水也不知道小姐怎么突然问这些,只是下意识的回答。

    “太师叔祖?他的辈分也太高了吧!花布道长还说什么他是古符宗的,那全是骗人的鬼话。碧水,除了买卖,别的你少信他说的!”

    “是,小姐!”

    碧水突然觉得,北堂逢秋去了一趟昊天宗后,回来就变了不少,不再对花布道长这人感兴趣了,现在她只看重花布道长,赚取仙晶石的能力。

    “碧水,你跟碧云看店,我带着三鲜先回家族了!”

    碧水跟碧云应了一声,北堂逢秋也一扭纤腰转身出了花间坊。

    “碧云,小姐从昊天宗回来就怪怪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也不大清楚,虽说我们都姓北堂,跟小姐也算是远房堂姐妹。可我们还不是跟丫鬟一样,小姐有事怎么会跟咱们说!”

    碧水想想也是,家主虽然对外说是,要带着北堂氏族一起富,何尝不是北堂家主不信任外人,所以找来了北堂氏族里的一些人。

    “现在没什么买卖,我去给道长做袍子,还多出来一些边角料,道长说边角料归我了,咱们可以一人做一双短靴。”

    “碧水妹妹你就去做袍子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

    碧云也垂涎雪龙鱼的皮革,银光闪闪的太过诱人了,她跟碧水年纪相仿,正是爱美的时候。可雪龙鱼的价格高的吓人,刚刚北堂家族买了一条,就花去了一百万仙晶石。

    再说有皮子她也不会做,这东西除了碧水,无东城估计找不出第二个,会加工这皮子的人。

    碧水走向后院,她也是个小机灵鬼,道长都送她一件长袍了,她也瞒不了多久,干脆给羡慕已久的碧云也做双短靴。

    金玉堂今天来了一位杀价的狠人,把老掌柜都镇住了,最后还是老板出来求情,这位一身银甲的年轻道长,才放了金玉堂一马。

    “老头,以后少吹牛,做买卖就要踏踏实实的。四十五件首饰装盒打包,要用上等的火枫木的盒子,奉送的五件给我身边的大小姐!”

    小天璇心里美滋滋的,她也有五件仙金灵玉的饰品了。金玉堂的老板亲手将她选的首饰,一一装入带有软垫的木盒中,还送到了她身边的茶几上。木盒的颜色火红,带着一阵阵的清香。

    “花布道长,多谢您高抬贵手,不然我这金玉堂就赔惨了!”

    “这话说的,我也就是真心实意的来买些首饰,可你们掌柜是懒蛤蟆打哈欠——口气大的很。算了,不多说了,我还要去别处买点年货。”

    小五将几个珠宝盒一收,牵着小天璇的手就出去了。金玉堂的老板站在店门口,办弯着腰笑脸想送。

    “胡掌柜,你也是老掌柜了,眼瞎啊!在花布道长吹嘘量大可以优惠,他刚刚开口要十万件首饰,按照你的量大从优,咱们金玉堂就要赔进去上百万仙晶石。”

    “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花布道长啊,他也没穿花布道袍。还故意跟我讨价还价半天,一步步把我往沟里带。最后居然一下子,就拿出那么多仙晶石。我嘴犯贱平时爱吹嘘,吹到阴沟里去了!”

    刚刚如果不是老板点头哈腰的赔罪,加上老掌柜自己跪地求饶,或许这金玉堂就要改换门庭了。最后的首饰也是半卖半送,被花布道长拿走了。

    “以后长长记性吧,我刚刚在外面听说,花布道长今天卖了条鱼,你猜猜卖了多少仙晶石!”

    “多少?”

    “一百万仙晶石!雪龙鱼,一丈多长的雪龙鱼啊!这花布道长真是卷仙晶石的狠人,前阵子算了一卦,光卦金就三百万,今天又卖了条天价鱼。这鱼他肯定不会只有一条,按照花布道长喜欢吃的德性,这雪龙鱼他身上最少也有十几条,不然他才不会卖上一条。”

    老掌柜突然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嘴里还念叨着:“叫你嘴贱,叫你喜欢吹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