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北飞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奇案推理师-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嫣然,是我!现在只有你和囡囡在家,对吗?”

    再次听见老公那熟悉的声音,笑嫣然也顿时紧张地道:“你……你想干嘛?”

    说完,笑嫣然就站起身想朝外看去,然而却刚走到窗户边就听对方突然道:“不要拿着电话朝窗外看,快回去!”

    笑嫣然吓得立刻走了回去,只听陈良善继续道:“嫣然你听好,一会你装作出去丢垃圾,可以看见楼下停着一辆车牌号为dd373的黑色的千里马小轿车,那辆车里坐了两个男人,他们是警察。”

    “啊?警察?”

    笑嫣然顿时慌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我?”

    陈良善:“因为他们怀疑你在包庇我,所以也对你进行了跟踪监视。”

    囡囡在一旁听出来了这是爸爸的电话,于是急忙就想上前抢夺,却被笑嫣然猛然一把甩开。

    随后,笑嫣然面色阴沉地独自走进了大卧室,并且锁上房门后对着电话愤怒地道:“陈良善!你到底想怎么样?你难道非要把我们母女俩都害死不可吗!”

    话到激动处,独自在卧室内的笑嫣然也不禁情绪激动地道:“我到底犯下了什么罪无可赦的事情,会让你那么恨我!甚至还会买凶杀害我?你到底……你到底想干嘛!”

    良久,只听陈良善在电话那头微微叹息道:“嫣然你听我讲,其实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和囡囡的爱从来都未曾改变!”请下载小说app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你够了!”

    笑嫣然近乎嘶吼地打断着对方道:“你现在说这些话还有什么用?难道你真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我知道这些年里你一直都对我不满,可是我……可是你也不看看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我就一定好受吗?”

    陈良善无奈地叹息道:“嫣然!现在别说这种话了,我只想告诉你我有钱了,我对今后有一个很好的打算,一定会让你和囡囡过上好日子!”

    就在二人打电话间,急于想和爸爸说话的囡囡不停地在门外敲打、大喊大闹着,这种疯狂的架势俨然就像一头发疯了的小野兽。

    笑嫣然摇了摇头,对着电话低

    声道:“过上好日子?你听听,你听见了吗?囡囡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孩子,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总是教她那些不好的东西,她才会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听话,你知道吗?今天囡囡甚至当着萧老师的面,说我是她最讨厌的女人,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教她的,你……你讨厌我就算了,但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教成这样啊!”

    眼看老婆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劲,声音也逐渐哽咽,陈良善急忙劝阻道:“嫣然你别乱想!我如果真的讨厌你的话,这次就不会冒这么大风险去救你和囡囡了,你听我的,现在不论警方问你什么,你都只要说不知道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会替你和囡囡安排好。”

    笑嫣然没有理会对方,而是擦了擦眼泪,低声道:“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事了,今后囡囡的事情你也不用操心,我只希望……你尽快跑吧,不要再被警察抓到了。”

    陈良善怒道:“嫣然!你在说什么胡话!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和囡囡,为了让我们家人将来能够更好的在一起生活!”

    “不。”

    笑嫣然绝望地道:“你不要这样了,我和囡囡不需要你再为我们做什么,而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就是在警察那边什么都不说,至于你自己……保重吧!”

    说完后,笑嫣然便不顾对方的劝阻挂断了电话,随后也将这个手机关机后藏了起来,当她打开卧室门时,却又看见了囡囡那出离愤怒而又叛逆的眼神。

    囡囡闪身从母亲身边穿过,就在卧室内翻找了起来,急不可待地道:“手机呢?刚才爸爸打来电话的手机呢?你为什么要藏起来!”

    看见女儿如此的模样,笑嫣然此时的眼神犹如死灰,她浑身无力地靠在墙上,沉声道:“我不会让你和他再说话了。”

    好一通翻找过后,囡囡却始终没有找到刚才那个黑色的手机,此时她的两个小眼圈红红的,就像是在看仇人那样看着自己母亲,咬牙切齿地道:“为什么啊!那是我爸爸,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他讲话!”

    笑嫣然摇

    摇头,“囡囡,看看你现在都已经变成什么样了,可能你自己没感觉到,但是你越来越变得……一点都不像以前了。”

    “那也用不着你管!”

    囡囡生气地转身就跑回到了自己的小卧室,砰的一声又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里。

    笑嫣然此时只感觉很累,很累很累,就连去哄孩子的心情也没有,她的身体靠在墙上,一点点滑落地坐在了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把十指深深插进了头发中,内心烦乱而绝望,不知自己到底走错了哪一步,才会使得生活变成了这样。

    ……

    接连一周的时间,囡囡都拒绝与母亲沟通,每天除了上下学以外,回到家中便把自己锁在小房间内,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这天,时间来到了冬至,因此笑嫣然也带着囡囡和老父亲一起,去往漠北陵园为母亲带去了一份饺子。

    今日前来祭拜的家庭很多,平时冷清的园区此时到处都走着行人,而笑嫣然也在这里看见了那辆“dd373”的黑色千里马轿车。

    笑嫣然当即就明白了,警方这么多天了,依然没有取消对自己的怀疑,一直都在悄悄跟踪自己。

    就在祭拜活动结束之后,因为笑嫣然暂时还无法为母亲购买一块大几万的墓地,所以只能将母亲的骨灰重新存放于暂厝室内。

    就在办理完骨灰暂存手续之后,正当笑嫣然从大厅通道朝外走时,却突然感觉有人拉住了自己。

    对方的力气很大,大到自己根本无法抵抗,来不及反应便直接被拽进了一间没人的小库房中。

    笑嫣然惊恐地挣扎着,但是她的嘴巴被捂住说不出话来,正当她眼睛渐渐熟悉了黑暗之后,终于也是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嫣然,别怕!是我……”

    黑暗中,一个熟悉的轮廓逐渐浮现,原来来者赫然正是陈良善,对方头戴鸭舌帽,嘴边也留起了胡子,经过这样稍加打扮之后,混迹在人群中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

    笑嫣然没有再继续挣扎,但此刻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自己的男人,心中却散发着一股惶恐不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