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筝浓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强制cp后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这里的纸人大部分都是红色,我屋子里的大部分都是白色,仔细回想一下就能发现数差不多。”

    卫南栀将目光落在最后三个黑色的纸人上:“只是这种颜色的纸人我屋子里根本没有。”

    “这个颜色的纸人我那间屋子里有。”刘雨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两人身后,“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我只是不敢一个人待在那里所以才来找你们的。”

    卫南栀点点头:“这都是小事,既然你那个屋子有黑色纸人的话大家就一起过去看看吧?”

    三人一起来到最右侧的房间,刚进门就看到了整个倒在地上的桌子和散落在墙角的红烛,刘雨有些尴尬:“我……我找东西的时候太害怕了,只简单收拾一下就赶紧跑出来了。”

    夏沫看到那些黑色纸人后有些傻眼:“南南,这一多半纸人都是黑色的,我们要怎么找其中的规律啊?”

    卫南栀缓缓开口:“只能一个个的检查,看看它们身上有没有什么线索。”

    刘雨看着这些栩栩如生的纸人有些害怕:“我也要找吗?”

    “你不用,你站在那里不要影响我们就好。”

    夏沫说完后和卫南栀立刻查找起来,结果还真的在其中一张纸人背后看到了一行小字,上面写了每个颜色代表的数字,红白黑蓝分别代表9473这四个数字。

    “这颜色和第二间屋子的密码锁颜色一样,”夏沫立刻联想到了密码锁,“这就是开门的密码,我们去试试!”

    她和卫南栀一起来到第一间屋子前输入这四个数字,房门果然应声而开,屋内除了相同的摆设外在桌上还放着几本庚帖,她们打开后发现上面还没有写男女方的生辰八字。

    夏沫拿着庚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这是什么意思?囍字都已经贴上了庚帖里却没有生辰八字?那这婚怎么成?”

    卫南栀看着院中桌面上突然出现的纸笔:“生辰八字我们只要写下来不就有了吗?你看那边。”

    夏沫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桌面上出现了纸笔,就连砚台都已经准备好了,两人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其他线索,只能硬着头皮在纸上写下了自己和男友的生辰,然后把写好的纸放在了庚帖中。

    “这样应该可以了吧?”夏沫拿起纸将上面的墨渍吹干,“现在就差刘雨一个人的了,南南你叫她过来吧!”

    夏沫说完后很久都没有等到回复:“南南?你怎么不说话了?”

    卫南栀脸色有些难看的指着刘雨之前在的地方:“她人不见了,我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她根本不在这里,她凭空消失了。”

    “她庚帖还没写呢?这样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夏沫望向桌面,“庚帖出现这里就是让我们写的意思,但……诶?怎么就剩下两张纸了?之前那张空白的呢?”

    卫南栀也发现了这不同寻常的一幕,但她相对来说比夏沫要冷静:“不管了,按系统一贯的风格我们写完庚帖后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也许刘雨已经出去了。”

    两人在桌边坐了一会儿后夏沫感觉有些冷,她紧了紧衣领想要和卫南栀聊聊天,但眼前看到的一幕让她把话全都憋回嗓子里。

    红灯笼的影子在地上不停摇摆,但就在它又一次摆过去后一双鞋的影子凭空出现在一旁,过了一会儿后那双鞋影开始缓缓移动,看方向正是她和卫南栀这里。

    她想开口提醒,可却发现喉咙紧绷发不出任何声音,鞋影离她们越来越近了,夏沫的耳中渐渐响起“哒、哒、哒”的脚步声,这个频率和谢颖移动的频率一模一样。

    夏沫情急之下准备抬脚踢向卫南栀,但就在这时她喉咙紧绷的感觉突然消失了:“鞋……鞋!”

    卫南栀听到她含糊不清的话后将目光从庚帖上移开:“什么鞋?”

    “那里有一双鞋影,它朝我们过来了。”夏沫好不容易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卫南栀看向地面,果然发现一双鞋影正在缓缓移动,等它从阴影中出来后她才发现这是一双大红色的绣花鞋,鞋头上绣了不少繁复华丽的图案,看上去十分喜庆,应该是给新嫁娘穿的,可诡异的是一直朝这边移动的就只有这一双鞋,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我有点儿害怕,”夏沫挪到卫南栀身边,“它是来找我们的吗?我们要不要躲起来?”

    “不用,”卫南栀看向桌面上的庚帖,“也许不是来找我们的,即使真的找我们两个,那你觉得躲起来就可以熬过去吗?”

    “熬不过,该来的总会来的。”

    这番话给了夏沫相当大的心理安慰,也让她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那双绣花鞋走到桌边后就停住了,随后两人看到了相当神奇的一幕,她们看见桌上的庚帖好像被人拿着一样缓缓升到了半空,并在空气中不停的自家翻动,随后便直接消失了。

    “庚帖就这样没了?”夏沫低声惊呼。

    “是的,应该是被人拿走了,”卫南栀开口,“就是不知道会拿走做什么。”

    她们说话时听到大门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不一会儿铁链落地和开门的吱呀声也传进她们耳中,夏沫猛地起身:“是不是大门开了?南南,我们两个一起去看看吧?”

    卫南栀点头答应下来,两人来到门口后果然发现大门是敞开的状态,她们正准备离开时院中传来了细微的呼救声:“救救我,我被关起来了,你们能不能救救我……”

    “这声音是刘雨的,”夏沫肯定的开口,“应该是那间上锁的屋子里传出来的,我们不是只剩下那一间没打开了吗?但我们真的要救她吗?她莫名其妙出现在屋子里会不会有问题?”

    “可能有问题,”卫南栀嘴上这样说但已经向那里赶了过去,“我们目前没有办法判断真假,只能一律按照真人来处理,说不定里面的人是真的呢?”

    “救救我!我在这里!”

    屋内的刘雨也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她直接跑到窗边大声呼救起来:“我在这里,快救救我,窗户这里有一条缝隙但我打不开。”

    “我看到了,你等一下。”

    卫南栀说完后从院中折下了一根枯木,她来到窗边将尖头插到缝隙中向下一压,窗户果然被翘出一道更大的缝隙。

    夏沫和她一起打开窗户后望着漆黑无比的屋内:“要进去看看吗?”

    卫南栀犹豫一下后开口:“进去,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