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味粽子糖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血嫁狐妻-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张叔面部湿润,七尺男儿的脸上看不出来那是眼泪还是鼻涕,他抱着张婶的尸首:“我不让你们烧!在我们村子,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在死后还要遭受这种酷刑!我媳妇她为人清白,这一辈子从来没想过害人,更没有对不起过谁,她只能土葬!我会把她埋了。”

    我急切的看着好几条快要跟仓鼠大小的大白蛆往他身上爬,只能用符篆打出去,将那几条打死。

    这么做可以保护张叔,也可以试试看我的火符有没有用,结果还算可观。

    我的火符一打到那蛆,那蛆一下子就干瘪下去化为灰烬。

    “张叔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看看周围,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全村都会遭殃。”

    “我不管……不要!我媳妇的尸首怎么处置,由我说了算了!你们不配做主,你们也不能做主!我媳妇她最爱美,她变成这样,她一定会很难过。要是她七天以后回来,发现我把她的身体烧了,那她该多恨我!不!我不准!”

    “老张,可是你看现在……我们村里发生这种事情。连个解决办法都没有,大家都是一个村的,算起来都是亲戚!不这么做的话,我们村里的人都会死的,包括你的孩子,你的孙子……二娃她刚刚才生了孩子,那孩子甚至都还没听过夏天的蝉鸣,没看过冬天的雪花。”

    “不……不要,我不准不准!村长,你不是不知道,我们村里祖祖辈辈,都没有人受到过火刑。”

    村长低头头:“我知道,可是……张婶子不会愿意看到全村受难,她会想着送鸡给儿女,难道你还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说话之间我看到那些蛆虫有变大不少,就连着张叔抱着的那巨尸首也有很多不规律的动静。

    我隐隐感觉,现在烧不烧那具尸体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我提议道:“张叔,你掀开布看看。大家往后退!”

    听到我说话,另外的几个男人都跟我一样往后退。

    张叔慢慢地从尸首下抽出手,一只白骨赫然出现,他呆住了:“我的手!我的手?啊!”

    在场的几个人其中两个已经吐出来,因为张叔那只手从手腕以下的肉都已经被那些白色的蛆虫吃完,他抽出手的时候,还有两三只白虫紧紧咬着肉不愿意松口。

    张叔掀开布站起来,张婶的尸首已经只剩下骨架,数不清的蛆虫开始追着他咬。他站起来想要朝我们这边走来,但没走几步就爬在了地上。

    这时候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叔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卵。他大喊着:“怎么会这样!村长!救救我!”

    村长似乎吓傻了,他看着我哆哆嗦嗦地问道:“怎么办?小胡师父?怎么办?”

    “没办法了。退后!”

    我说着从身上摸出两张黄纸,红色毛笔落笔凝气,三两下画出两道符篆扔出去。

    其中一张立马化成一个火圈在我们脚前燃起熊熊烈火,把张叔和张婶围起,火势向他们蔓延过去,很快就要把他们吞噬。

    “你们要烧了我!我做了什么!你们要烧死我!我不要被烧死?我宁愿死,不愿被火刑!”张叔站起来,疯狂地朝着我们跑过来,红色的大火引到他的身上却变成绿色的火光。

    “阴魂。为什么是阴魂?明明没有阴魂。”我嘟囔着,可是没有人能回答我。

    村长问道:“小胡师父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了吗?他……老张他还活着!我们不能这么见死不救。”

    “村长,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充满歉意地说着,“我没有别的办法,为了村里的其他人能活下去,他们必须死。”

    “可是……”

    “村长,我们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

    村长似乎也觉得确实没有办法,索性也不再说话。

    只是一个劲往我身边靠,过了一会儿才说:“小胡师父,这火为什么还围我们一圈?”

    “两道符一道灭他们,一道为防止我们身上有东西。”我说着看到张叔冲过来,他就在内圈里面一直被燃烧着,不一会儿浓烟滚滚,焦臭味刺鼻恶心比在场的除了我全部抱着肚子嗷嗷吐。

    内圈里火渐渐熄灭,焱火过后寸草不生。

    “小胡师父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个男人看着我们身后的火:“难道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干等着?”

    “在我没有想出其他办法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干等。那些蛆虫据我观察,他们不吃肉会极快地死去,只有吃了肉才会活下去,但他们一旦吃肉就一定会变大。”

    他们全傻了:“那!不行啊小胡师父!如果我们发现一只虫的时候,我们身上估计也有不计其数的虫卵了吧?那我们还怎么活?”

    “嗯我暂时还没想到。这不……所以才把我们都围起来了呗。”

    ……

    他们人更傻了,我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毛病。

    嗯!我真聪明!

    不知道白九阎在的话,会不会夸我。

    这种时候我还能想到你啊,白九阎啊白九阎,我都命悬一线了,你还是不愿意来看我。

    我摸摸胸口的狐佩。

    不过也好,要是你不在的话,就看不到我那惨不忍睹的模样,自然也不会难过了。

    嘶嘶嘶~

    我发呆的时候,火圈外面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村长警惕地拿出那把锄头,另外几个男人也拿起东西,生怕有什么东西冲过来。

    我起身拍拍手上的土说道:“怎么终于等不及了?”

    外面的东西抬起头看着我:“你知道是我?”

    我冷笑道:“就你那味道,想不知道都难。你害了两个村民,想想怎么赎罪我才会饶你不死。”

    “哈哈哈哈……胡宁舍,你以为你是谁?没有狐君在,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手里拿着那只笔左右来回转着:“是吗?我不算什么吗?那就试试,看看是你的蛇皮厚,还是我的笔尖锐。”

    “胡宁舍!你竟然敢拿我跟一只随处可买的点命笔做比较?”

    “不不不,你错了。我说的是这支!”我踹起一支树枝朝着那条蛇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