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看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问道真仙-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甘十一眼神明亮,没有半点贪欲。

    他虽然刚刚踏入修仙界,但还不置于相信一个已经快要老死道人口中的机缘。

    云守默道长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秘境,反而是提醒道:“众多年来,青云观羽化节开启内殿之事,也引起大量的修士前来聚会,许多修士都会乘此时机交换物品。

    你若有什么需求,等明年的羽化节开启,也可以来此看看有没有能够交易的东西。”

    甘十一眼神一亮,真心实意的拜谢道:“多谢道长提醒。”

    说完,他便转身准备返回家中。

    但云守默道长又是忽然叫住他:“怎么,嫌弃老道话多唠叨了?想寻个清净?”

    甘十一无奈一笑,拱手问道:“道长还有什么吩咐?”

    云守默道长轻轻一笑,看向甘十一道:“我看你也是独自一人,又且喜欢这山顶的风光,不如就搬到观中来居住,有空的时候陪老道说说话。”

    甘十一正欲开口,云守默道长又是开口道:“放心,只是简单陪我说说话,不会叫你做些什么事。”

    甘十一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山下的城中也并无什么牵挂了,牛二和娟儿也搬到了城中。

    而且山中清净,的确是个修行的好地方。

    随即,甘十一便拱手道:“那就麻烦道长了。”

    “哈哈哈,不麻烦。”

    ......

    自此,甘十一便随着云守默道长居住在青云观一处略显破败的小院中。

    每日日出之际,甘十一都会来到山巅处修炼,一坐便是大半天。

    剩余的时间里,却全是云守默道长一个劲的拉着甘十一讲话。

    云守默道长虽然是个凡人,但因为羽化节众多修士来此的缘故,他还是对修仙界有着一定的了解。

    光说这青山城附近,便有四家修仙家族。

    岐灵山的谢家,云霞山的周家,符桃山的黄家,明岚山的梁家。

    他们四家修仙家族的灵山,都有一条一阶灵脉。

    另外,岐灵山中有大量蛇妖被谢家豢养。

    云霞山中灵土适宜,能耕种不少灵谷和灵植。

    符桃山中有一批灵桃树,灵桃可用以增加修为,灵树的树皮可用以制符。

    明岚山中有地火,可用以炼器或炼丹。

    四家中除了一位筑基期的族长或长老外,还有众多练气期族人。

    只是不久前,符桃山黄家因与岐灵山谢家一番争斗,导致符桃山黄家的筑基期长老因伤陨落。

    随后,岐灵山谢家便一举进攻符桃山黄家,将黄家一众修士全部斩杀,从此坐拥两座灵山。

    青山城附近的四家修仙家族,也变成了三家。

    至于修仙宗门,青山城附近是没有的。

    其原因嘛,云守默道长虽然没有细说,甘十一也大概猜出来了。

    肯定是青云宗往日的敌对宗门不允许青云宗山门附近有宗门立下。

    其余的,便是一些如甘十一这等无依无靠的散修了。

    这些散修要不是居住在城中受那些有钱人供养外,便是独自寻个地界修行,也有些人居住在青城山中。

    只是青城山中并无灵脉,这些散修的日子都过得十分清苦。

    没有灵物,没有灵脉,唯有靠自身打坐修炼。

    在青云观中居住了多日之后,甘十一也习惯了在观中的生活。

    不仅开始留起长发,更是换了一身简朴的道袍。

    留长发是担心再有人因为他那一头的短发,从而引起关注。

    道袍嘛,也不是因为不想引起注意,从而换了一身道袍。

    毕竟在道观中居住,不穿道袍同样会引起注意。

    除此以外,他也开始跟着元守默打理院中的花草,研究道经。

    花草是凡俗间普通的花草,道经也是凡俗间普通的道经。

    他这般闲暇,也是因为每日修行之后,便有些无所事事了。

    虽然有黄家的制符玉简,但是没有法术修炼,根本也制不出符来。

    “你的修行怎么样了?”

    元守默道长蹲在园圃旁,一边蹲着身子拿个小木板刨土一边询问着甘十一。

    甘十一则是手捧一株奇异白花,准备将其栽种到土坑中,听到询问后他有些诧异的挑了下眉道:“修仙之事你也懂吗?”

    甘十一这般诧异,实在是因为在和元守默道长居住一段时间后,便发现他凡俗间的事物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习字,种植,医术,制药,炼铁,商贸,厨艺,诗书,带兵,治地...甚至包括武道。

    甘十一虽然没看见元守默道长练武,但在青云观中也曾听人提起过,元守默道长年轻时曾经每日练武。

    元守默道长带着些许笑意摇了摇头,看着甘十一将那山间的白花埋入土坑中道:“修行之事我不懂,但我见你时常唉声叹气,想必你在修行上遇到了些麻烦。”

    甘十一微微一愣,喃喃道:“有吗?”

    虽然制符一事有些不顺,修行上面进展也不快,但他一直看得挺开的,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呵呵...骗你的。”

    元守默先是轻轻一笑,随后又道:“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奇怪,山中的那些散修我都见过,不是整日苦着脸,就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而你却能和老道一起闲聊种花。”

    甘十一摇了摇头,忽而想起了上一世。

    上一世,自懂事起他便开始为读书而忙,读书之后又为工作而忙,结婚之后又是为孩子而忙,就算有闲暇之余,也被一大堆游戏和视频占据了生活。

    如今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了那些东西,整个人生仿佛就变得慢了下来,慢的让他可以每天看着朝起朝落。

    甘十一站起身,拍了拍手中泥土道:“是人都会有烦劳的,只是看得轻看得重而已。至于我为什么看得轻,大概是我很享受现在人生的吧!”

    “哦?”

    元守默苍老面孔微微一惊,有些没想到甘十一竟然能说出如此之话。

    恍惚间,他似乎想起另外一个人。

    不禁幽幽的开口道:“我想大概你是与道有缘。”

    甘十一闻言,立即‘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老道,怎么还跟佛家学了这套东西。”

    元守默道长默默一笑,转而开口问道:“不妨和我说说你修行路上的烦劳,说不定我还能指点一二。”

    甘十一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元守默道长,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个来。

    他虽然知道元守默这个道长不同与其他凡间道士,但一同居住的这些时日来,元守默也从未提起过要提点他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