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我笑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刚成仙神,子孙求我登基-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四海贤圣带着姜罗离去,姜长生开始期待姜罗的未来,他倒要看看在显圣洞天习武的姜罗以后能达到什么成就。

    二皇子的离去悄无声息,皇帝也没有对外提起此事。

    数日后,花剑心倒是发现此事,向皇帝问清楚此事后,她便回来找姜长生吐槽。

    “去什么显圣洞天啊,跟着你习武,不更好?”花剑心一脸忧虑道,她看着两位皇子出生,心疼极了,很是舍不得。

    姜长生笑道:“挺好的,姜家也需要有人去看看更广阔的天地,再者言,我可不给子玉代代培养后代,儿孙自有儿孙福。”

    花剑心叹气道:“也是,坊间都说双胎在帝王之家乃噩兆,尤其是没有太子的情况下,姜罗被送走,这江山也能更稳固。”

    她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会不会有一日,姜罗回来,要抢皇位?”

    姜长生乐了,道:“别乱想。”

    说起来,景朝太子就是个魔咒,都不得善终。

    花剑心更加忧愁,右手捧着脸颊,目光望向苍穹,明显在脑补。

    姜长生笑道:“不用担心,有我在呢。”

    “若是姜罗是五六十年后回来呢?”

    “我也在啊。”

    “好吧,绝心神僧都能长命百岁,你自然也能。”

    花剑心一扫眉宇间的忧愁,她笑问道:“近来,凌霄要带队下山历练,你不担心吗?”

    凌霄,乃是姜长生的小弟子,是孟秋霜选拔出来的天资最强弟子,下一任大弟子的候选人,奈何性格腼腆,即便是面对姜长生这位师父也很窘迫。

    姜长生道:“他已经十九岁,虽距离通天境还差一段距离,但下山历练一番也好,如今的江湖也没有那么乱。”

    江湖纷争犹在,但因大量武者考取功名,恩怨比以往少了许多。

    花剑心笑道:“我开始期待他会有怎样的蜕变。”

    姜长生的目光也看向庭外,龙起观的弟子数量已经超过五百,即便没有姜长生,有平安、荒川在,也算得上江湖大派,有他在,龙起观更是大景武林的圣地。

    他突然产生一个想法。

    自己是不是该让位了,选拔出一位道长当门面,反正他平时也不管事,完全可以当太上师长,隐于幕后。

    不能让龙起观太依赖他,而且他一直当道长,容易暴露自己长生不死的秘密。

    还有一个好处,倘若龙起观没有他,就会有武林高手来袭,他还能悄悄咪咪的刷生存奖励。

    嗯。

    待孟秋霜这一批老弟子寿终正寝,他便可以着手让位计划,目前还得再观察。

    姜长生默默想到,他心里突然有些感慨。

    时间真快!

    他不由想到清虚道长,也不知师父如今是死是活,若是活着,又在何方?

    ……

    乾武五年,不少商贾因欺压百姓、逃避税赋、买凶杀人等等诸多罪名被抄家,百姓称快,皆觉得当今皇帝乃圣君,体恤民情。

    乾武六年,秦王姜誉的三世子在古汗边境失踪,找寻半月也没有找到,秦王上奏皇帝,猜测是古汗所为,皇帝震怒,派遣使团前去询问,同时整顿大军。

    一个月后,皇帝公诏天下,道明此事,怒斥古汗不守道义,袭杀秦王世子,大景将攻伐古汗,为秦王世子复仇,弘扬景武雄风。

    这一次,十三州百姓没有人反对,没有人害怕,反而壮志凌云,自皇帝登基,收入数十万武者,已经投入各军之中,大景的军力又恢复巅峰,甚至超越巅峰。

    既然古汗敢犯境,大景岂能不还手?

    圣旨最后一句更是让天下百姓振奋,连武林人士也钦佩皇帝的豪情。

    “犯我大景子民者,虽远必诛!”

    此言自然是姜子玉从姜长生那儿听来的,当初听汉朝故事时,他对这句话最深刻,如今运用在大景身上。

    山崖上,姜长生望着北城门外集结的大军,面色平静。

    白岐蹲在他身旁,啧啧称奇道:“人族真是好胜,这才消停多少年,又开战,不过不得不说,如今的大景军队真强啊,领军者竟是宗师人物,还有近十位通天,跟我初入大景时所见判若两朝。”

    那领军的宗师正是徐天机,平安也被征召,将跟随征战。

    姜长生悠悠道:“是啊,世人确实好胜,帝王更是如此。”

    姜家皇帝果然都是一个性子,姜渊想吞并古汗,姜子玉更是如此,而且姜子玉的野心明显更大,东境、西境皆有大量驻军,随时可以向邻朝进攻。

    姜长生也没有劝阻姜子玉的想法,这般征战可能引起其他朝宗的不满,但来了就当刷生存奖励。

    凡是有雄心的帝王,都想成就超越先辈的霸业,姜子玉也是如此,从小就表露要雄吞各王朝的野心,姜长生自然不能阻止。

    大景想要一直立足,就得不断变强,发展只是变强的方式之一,征战是最核心的办法,毕竟一朝之资源与生产力是有限的,足够强大就可以征战别人,提高自己子民的生活水平,降低潜在威胁。

    姜长生可不会同情其他王朝的百姓,古汗、晋朝若是比大景强,同样会吞并大景,这是不可避免的天道。

    看了好一会儿,姜长生转身,回到院内继续修炼。

    靠着丹药的辅助,他的修为一直在增长,虽距离道法自然功第七层仍有距离,但至少也不再是遥不可及。

    距离上一次突破已经过去十七年,姜长生都快忘了突破的滋味。

    ……

    春夏过去,秋季来临。

    姜长生在地灵树下修炼,李公公快步跑进来,来到他跟前,低声道:“道长,阳昭帝疑似成就神人,焚天阁威势大涨,于八月前攻下武峰,一统南方武林。”

    “阳昭帝是有宗师功力不假,但这才几年,他竟然突破成功,老奴怀疑是大乘龙楼余孽所为,他们甚至可能借着焚天阁的壳子东山再起。”

    姜长生听后,毫不在意,漫不经心道:“纵然他是神人,他敢来京城?”

    江湖时有绝世高手、少年天才横空出世,但无论再强的战绩,在天下武者心里都不可能是天下第一,除非敢去京城战武神,证明自己。

    自大乘龙楼败北后,龙起观再没有高手前来挑战,来的武者都很规矩,老老实实上缴香火钱。

    李公公嘿嘿笑道:“他自然不敢来,老奴这不是来跟您提個醒,毕竟大景武林以前可没有神人。”

    姜长生觉得在理,他开口道:“调查一下,阳昭帝在哪儿突破,我怀疑他突破神人,可能利用了某种宝物。”

    他之前听闻大乘龙楼镇压大景武林,为的是习武资源,他询问过萧悼天,这厮说了很多,例如悟道石、千年元参、麒麟血鳞、万年寒蚕等等,种类丰富,他也将此事告诉姜子玉,但姜子玉这些年收集到的珍宝并不多。

    按照萧悼天所说,数千年前,十三州曾武道鼎盛,强大武者可搬山倒海,更有奇珍异兽行走世间,那时还没有王朝,只有一支支氏族、宗门,后不知怎么的,十三州武道衰落,那些奇珍异宝以及武道传承则隐藏在天地暗处,大乘龙楼趁机夺取十三州,独霸十三州资源,方才强盛起来,甚至取得对周围王朝的控制,成就千年圣地。

    武者可借珍稀的奇珍异宝增强气血,突破境界,但武者体质皆不同,需要一定的契合度,强行服用某种珍宝,可能爆体而亡,即便是大乘龙楼也算不准某位武者该需要什么珍宝,为成就一尊神人,往往会牺牲数十位天才,甚至更多,但百年内只需诞生一位神人,便足以让大乘龙楼在十方朝宗内立足。

    李公公应道:“好,我下山后便安排调查此事。”

    他眼珠子一转,道:“道长,老奴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姜长生瞥了他一眼,道:“说吧。”

    “老奴已经年迈,没多少年活头,如今手头上的势力自得有人传承,老奴虽无生育之能,但也是父母所生,我有一亲弟,也住在京城内,他的孙儿天资不错,还考取了武科功名,老奴想引荐这位孙儿,道长若是能指点他一二,他本领强了,以后就能更好的为道长所用。”

    李公公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姜长生不悦。

    姜长生笑道:“明日,你带他上山吧。”

    人之常情,他也能理解,这些年李公公确实尽心尽力。

    李公公立即叩谢,然后兴奋的下山。

    次日正午,李公公便带那位孙儿前来拜见,此人名为李悯,看起来已经十七八岁,身姿挺拔,面容俊逸,一身侠客衣着,与佝偻着身子、毕恭毕敬的李公公相比,很难想象他们有血缘关系。

    李悯面对姜长生也很激动,但他克制得很好。

    姜长生笑道:“李公公,回去吧。”

    李公公点头,然后看向李悯,叮嘱道:“一定要听话,切勿向对我一般顶嘴,你若惹恼道长,不用道长出手,我先打死你!”

    李悯点头,眼神颇为无奈。

    李公公离去后,姜长生打量李悯。

    此子年纪轻轻便快接近灵识境,资质确实不错。

    “你想学什么样的武功?”姜长生问道。

    李悯摸了摸腰间的佩刀,认真道:“晚辈想学刀。”

    他有些忐忑,毕竟他没有听说过长生仙师使刀。

    姜长生笑道:“好,我有一套刀法,正好无人学,此刀法异常凶猛,算是速成类武学,绝境之中甚至能爆发出越境战斗的实力,但有损寿命。”

    李悯眼睛一亮,道:“只是绝境时会消耗寿命?”

    “那是自然,平时消耗不大,便不会折寿。”

    “那晚辈要学。”

    听到是速成类武学,李悯就心动了。

    姜长生开始将杀神魔刀传授给李悯。

    之所以传承杀神魔刀,乃是李悯资质虽不错,但并非绝顶,再加上已经成年,修炼其他武学,很难达到通天,更别说更高境界,姜长生需要李悯足够强大,才能探入龙潭虎穴。

    就这样,姜长生的庭院里多了一人习武。

    荒川见到他后,两人切磋了一番,李悯毫无招架之力,这让他对姜长生更加敬畏,随便一位徒弟就能轻松击败他,真是太厉害了。

    一来二往,荒川与李悯竟脾性相投,成为了好友。

    半年后,李悯初掌杀神魔刀,而花剑心带来一则消息。

    “晋朝变天了,就在一个月前,晋朝皇帝于夜晚被杀,皇室全部被屠杀,尸体尽数挂于王城城门上,疑似武道高手所为,前线驻军营地也得到了一封神秘书信,警告大景,若是再敢踏过边疆,大景皇帝必死于宫内,步入晋朝皇帝后尘。”

    姜长生听后,面无表情,暗道平静几年,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