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苍天犯大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什么年代了,还在传统制卡-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爱达斯与凯丽两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选择消失的。

    因为此时她们的身份只是一介交换生,突然间消失两天,必然是会引起校方的关注。

    她们两个也不傻,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等蠢事呢?

    那么答桉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探索隐秘房间的过程中,出事了。

    顿时,他也没有心情去上课了,眼下当务之急的事情是弄清楚她们到底去了哪里。

    对着斯卡蒂说道:“我有事要去找教导主任,你先去教室吧。”

    这般心急的样子,斯卡蒂自然知道对方意欲何为,也没有过多阻拦,点了下头,回道:

    “行,你去吧,老师那一边我会说明情况的。”

    得到答复过后,叶穹也是不再犹豫,朝着北方一路狂奔,最终在一所小别墅前停了下来。

    这是教导主任丽娜居住的地方,重重的按响门铃,门内很快就有了回应。

    慵懒女声传了出来:

    “谁啊?一大清早的。”

    随后一个身穿睡裙的酒红色短发女子打开了门,走了出来,看向叶穹的眼神带着讶异,询问道:

    “你来做什么?”

    之后将他拉了进来,防止被人看到。

    一进房内,叶穹就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凯丽和爱达斯已经消失不见两天了。”

    丽娜对此显得极为漫不经心,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啊。

    随意的回复道:“她们两个皆是圣域强者,纵然是面对传奇境也是有一战之力,哪轮得到我们操心。”

    叶穹摇了摇头,说道:“她们两个极有分寸,贸然消失这种事情,她们绝不会做出来,回答我,她们见你的最后一天,有告知去哪里吗?”

    言语之间极其认真,见对方态度如此,丽娜也心知不能够敷衍了事了。

    这可是首领要求重点照顾的对象,可不能得罪了去。

    思索一番过,回复到:

    “我没有记错的话,凯丽老大曾经跟我说过,在废弃的仓库那一边,找到了一些线索,有一个防御阵法将隐秘的房间遮掩住了。

    近期她们就在尝试破解这一道防御阵法,看这样子,可能破解成功了,然后进去里面探索,所以才消失了两天?”

    说这话时,丽娜本人也是不怎么确定。

    但得到这一消息就已经够了,叶穹道了句谢过后,便匆匆往废弃仓库方向赶去。

    而丽娜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也是有些无奈,连她们都解决不了的事件,你跑过去又有什么用呢?

    很快,叶穹就已经来至目的地,走进仓库之中,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废弃的魔偶,这些皆是学院内炼金术师的杰作。

    开启直死魔眼,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他能够清晰的看到,有一处法阵的脉络呈现在眼前。

    心中略感迟疑,还没有破坏掉吗?还是说自我修复好了?

    来至一处石灰墙壁之前,这里是法阵的阵眼,只要斩断死线,防御法阵便会被破坏。

    没有半分犹豫,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柄匕首,将眼前的死线切开。

    轰隆一声,墙壁缓缓分离开来了,紫色的次元裂痕出现在了他面前。

    法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好,根本没有给他任何迟疑的时间。

    眼见着墙壁将要再度合上,心中虽有犹豫,但他还是走了进去,大不了交出一万轮回币当作复活币。

    比起轮回币,他更加关心这一道次元裂痕到底通往哪里。

    久违的作死心在此时发作了。

    刚刚踏入其中,他就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空间乱流,令他有些头晕目眩,这种情况持续了许久。

    等适应了过后,他才有力气打量周遭的景象。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破碎的镜片,镜像中倒映出来的是不同相貌之人所经历的事情。

    这些人里面,有部分是他认识的,比如说无名旅馆的婆婆,酒鬼鲍勃,还有经常想要跟他谈生意的魅魔小姐姐。

    除了进步之城的居民以外,还有别的城市也在此行列之中。

    几乎整个艾尔兰王国都在其中。

    震撼之余也是令他不禁自问:

    “这空间隧道到底通往何处?”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桉,白光闪烁,刺眼得令他不禁眯上了双眼,他能够感知到,自己落地了。

    但是双眼的酸痛令他难以睁开眼睛。

    突然间,一股剧痛传入他的脑海之中,仿佛想要篡改他的意识。

    痛.....

    痛吗?不痛!

    可能是因为被世界本源强硬的塞满过,他的大脑已经逐渐变为了她的形状。

    而此处秘境的主人太过于细小,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感觉,但等适应过后,就显的有点乏味了。

    所以说这是什么黄毛剧情啊!

    心中庆幸之余,吐槽的欲望也是不断暴涨。

    但他并未彻底放松下来,他能感知得到,针对他意识的改造,还在继续,一股莫名的力量不断侵入他的脑海之中。

    目光遥遥看向高空,明明此时正值白天,紫红色的月亮却是莫名高挂于上空。

    若是他没有感知错的话,这一股力量来自于月亮。

    再看向四周,此时的他正身处进步之城之内,与进入他人梦境的感觉一模一样。

    掐了自己一下,有疼痛感袭来,并非梦境。

    打了身旁的老哥一巴掌,却是发现他步伐根本没有半分迟疑,看都没有看施暴者一眼,依然自顾自的朝着既定的目标走去。

    接下来,他尝试做过许多事情。

    走在大街之中,大声喊:“全体目光看向我!”

    插足一对母女其中,对着身旁的美妇人说:“太太,你也不想..”

    纵然他做了再多的事情,也是没有得到一点回复,他在这个世界之中,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而周边的魔族魔女,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不断转动的齿轮,是用于维系世界正常运转的存在,根本没有自主的想法。

    尝试性的使用直死魔眼的力量,却是发现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存在死线。

    这是他最为震惊的一个发现。

    要知道,他的直死魔眼连接世界本源。

    而所有的事物,皆出自世界本源,在出生之时,本源就已经为其定好了终结。

    所谓的死线,在某种程度上,便是代表了他们的终结。

    万物有始有终,才是世界亘古不断的定律。

    纵然是一台机器,也是有老旧破损的一天,而这一天便是机器的死亡。

    但眼下的一切,竟然破坏掉了这一定律,这如何不令他惊讶。

    事物没有终结,不就意味着永生吗?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于脑海之中,很快就遭到了否定。

    眼前发生了一场斗殴,一个高大的魔族男子将一女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紧接着巡逻队赶到,将魔族男子抓走,收拾好尸体。

    整个过程极为流畅,仿佛是两个齿轮啮合转动一般。

    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之感,仿佛这是既定的事情。

    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看,这方世界都很古怪。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无疑便是天空中那紫红色的月亮。

    回想起那道篡改自己意识的力量,叶穹心中隐隐有些担忧,他都尚且如此了,那爱达斯与凯丽两人此时的处境又是怎么样的呢?

    想到这里,他也是有些按奈不住了,朝着西城方向奔去,那里是爱达斯的家。

    很快,他便来至爱达斯所居住的双层别墅门前,按动门铃,却是久久没有得到回复。

    使用星兽融合,将蚺蚺融合至体内,双足蓄力,用力一跃,跳至二楼。

    透过阳台玻璃,他能够清晰的看到里面的情景。

    凯丽正在极力劝说着爱达斯,让她去往白蔷薇学院,寻找与月之仪式相关的资料。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但却唯独少了他的身影。

    耐着好奇心,继续看下去,与现实世界中的走向一模一样,爱达斯表示要考虑考虑,下了逐客令,之后凯丽便选择了离开。

    对于他的存在,爱达斯毫无所觉,翻动手中小说的手快上了几分,至于有没有看清书中内容,恐怕只有她一人知道了。

    终于,她将手中小说放了下来,走回至自己的房间之中。

    叶穹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爱达斯的房间,此时的她手中正拿着一副合影相框,框内的照片是爱达斯一家三口的合照。

    男人相貌英武,身材壮实,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从头顶的龙角还有赤红色的龙尾不难分辨出其龙族的身份,照片中的他正爽朗的笑着,很是幸福。

    

    女人身穿紫蓝色长裙,相貌端庄,极为温婉可人,目光直视前方,笑得很是甜蜜。

    这一对男女不出意料的话便是爱达斯的父母,他们一左一右,拉着小爱达斯的手。

    而小爱达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笑容,喜悦之情洋溢于心。

    很难想象未来的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爱达斯像是拿着宝物一般,珍贵的拿着手中相框,犹豫了很久,似乎在做出决定。

    良久过后,终究还是叹了一声气,将相框放回原位。

    用着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世上哪可能存在奇迹呢?”

    之后的走向,与现实世界中截然不同。

    过了一天之后,凯丽再度找上了门,说了再多,也不能够令爱达斯动摇分毫,冷冷的拒绝了她。

    凯丽见状,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表示告辞过后,便离开了爱达斯的家。

    本应发生的事情,在此刻悄然发生了改变。

    之后的日子里面,爱达斯跟往常一般,当图书管理员,摸鱼看小说,回家看小说,吃饭睡觉。

    日子过得一成不变,仿佛已经彻底放弃了一切。

    而叶穹,也是在不断收集着情报,终于,他在书柜的暗格之中,找到了一本陈旧的日记。

    日记上面遍布灰尘,看这样子,已经许久没动过了。

    打开观看了第一页,字迹极为娟秀,一路看下来,已经令他确认了日记的主人,正是爱达斯。

    日记中记载的基本上都是她日常中的琐事,直至7月11日那一天,记载的事情悄然发生了变化。

    7月11日晴

    自从父亲离开过后,母亲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钻研着一个名叫月之仪式的东西。

    据她所说,只要完成这个仪式,她就能够补全契约师的成神途径,成为永生的神明。

    但成神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魔皇提瓦拉斯踏足传奇境这么久,不也一样束手无策。

    真希望母亲不要出什么意外,成神到底有什么好的,我只希望她能够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不要像父亲一样。

    7月15日雨

    距离仪式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母亲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管我怎么叫她,她都不会做出回应。

    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我与她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一样。

    7月20日晴

    我越来越担心,想要寻求魔王斯坦利的帮助,但却被母亲阻止了,她嘶吼着,说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

    我安抚了她的情绪,表示不会告诉斯坦利,她才安静了下来。

    明明童孔是在看着我的,却为何双童中没有倒映出我的身影呢?

    这个疑惑久久萦绕在我的心中。

    7月24日雨

    仪式开始了,出于担心,我悄悄跟上了母亲,来至一个无人的荒地之中。

    在这里,有着早已用鲜血刻画好的六芒星召唤法阵,还有密密麻麻,无数不同种族的尸体,他们被当做了祭品,放置在了法阵的最中央。

    随着一声吟唱,仪式开始了。

    我看到了,看到了那被召唤出来的存在!

    叶穹看到这里,很是急不可耐的翻开了下一页。

    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句:

    “我晕了过去,明天再写吧。”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他连忙翻开了下一页。

    7月25日晴

    今天是月之仪式结束的第一天,我坐在桌前,却是怎么也无从下笔,那一位给我带来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

    果然还是明天再写吧。

    7月26日阴

    笔坏了,明天再写。

    叶穹重重的将日记本摔到了地上,所以异世界中的日记形式都一个鸟样的吗?

    但片刻过后,依然选择将日记拿起,继续阅览。

    此时的他内心很是不安。

    一路翻至8月22日,日记所记载的东西总算有了变化。

    刚开始之时,是一片空白,再之后,一个个鲜红的字出现在了日记之上。

    叶穹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

    “她,变,成,了,她。”

    之后,日记本上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血红且密密麻麻的字看得人直发慌。

    但变故不单单只有如此,门外传来了一阵声音,是爱达斯的声音,她说的话叶穹听得极为清楚:

    “她变成了她。”

    麻了,当场叶穹就麻了。

    别墅之外,行走在大街上的魔族,魔女,还有商户商贩,几乎在同时,所有的人都开始喃喃自语:

    “她变成了她。”

    语气声调几乎一模一样。

    顿时,嘈杂的声音不断涌入叶穹耳内,令他不禁捂住了耳朵。

    他脱门而出,直奔阳台,想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看到的是却是月亮的笑容。

    紫红色的月亮露出一股邪性的笑容,充满了戏谑与玩味。

    明明没有双眼,但叶穹却莫名感觉到一股视线,赤裸的扫视着他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