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小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这群虫族不太对劲-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星际飞船坐落在一片极为空旷的平地上,地面是用一种比水泥地还要坚固平整结实的材料铺成的。

    整体银灰色一片,颜色很是漂亮,透着一股高级文明的感觉。

    整体更接近椭圆形的星际飞船,落在地面上,倒看不出来什么形状,远远看去更接近某种巨大的建筑。

    四周并没有用什么围墙拦着,毕竟在这个星球上,战斗力最强的就是这艘星际飞船了,无论布置什么建筑,反而都是对这艘星际飞船的影响。

    远远的,玩家们能看见在这艘星际飞船的后方,有一大片田地,长满了各色植物,郁郁葱葱的,一下子就把他们从那个满目疮痍只有暗沉颜色的世界中拉了出来,为他们展示了原本这个星球应该有的模样。

    帕克沉默的按照监管者手环上的指令,带着人类玩家们和那些被俘虏的虫族玩家们,向着星际飞船的方向靠近过去。

    玩家们为眼前的场景惊叹不已,而星际人似乎有意欣赏他们这种上不得台面的表现,硬生生把他们晾了许久,这才慢慢悠悠的打开舱门走出来。

    舱门启动的无声无息,并没有风烟滚滚,或者声音轰鸣,如果不是玩家们时刻注意着,都不会发现舱门打开了。

    先出来的是一个接近五米高的大机器,像冰箱一样,底下自带轮子,不用人来推拉搬运,自己就给自己移动了下来。

    紧接着是慢悠悠走下来的三名星际人……原本是不用都下来的,只要下来一个就可以,其他两个人留在星际飞船上看监控就可以。

    但可能是对于这些被捉来的生物的好奇,以及在星际飞船上呆的太久有些烦躁,三名星际人一个不少的都走了下来。

    白月并没有提醒他们。

    玩家们目光相当热切的看着三名星际人,刺杀任务并没有要求必须刺杀成功几个,也就是说哪怕只杀死一个星际人,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但这么长时间,玩家们也都弄明白这个游戏的特性了,任务嘛,就那么点要求,怎么完成、完成多少,都没有关系,你只要选择提交任务,只要不是太水,系统都给你算完成。

    但奖励可就不一定了,《虫族》游戏向来是做多少的工作,拿多少的能量点。

    摆烂拿保底当然可以,但是如果超额圆满的完成任务,那么游戏给的奖励,也会相当“超额”和“圆满”的。

    眼下三个星际人都在这里,玩家没办法不眼热起来。

    马特罗很喜欢那些无知愚昧蠢笨的坦隆尔人,用看待神一样的视线看向自己,只是他隐隐觉得,这会这些“坦隆尔人”的目光,好像有些过分热切了一些,好像少了一点其他的情绪。

    只不过他本来也不是要和这些坦隆尔人做交谈的,于是并没有理会那些坦隆尔人,把目光看向帕克,十分矜贵的点点头,“你做的很好。”

    帕克略显沉默寡言的微微低下了头,算是恭敬的答复。

    马特罗有些不满帕克这么澹定的反应,但他身为高等的星际人的高傲,也不允许他再和这些低劣的黑皮次等人交流了,于是只是带着不满的语气开口说了一句,“这是给你的奖赏。”

    话音落下,帕克的监管者手环上弹出一行大大的字体。

    

    啊这……陌岚瞪大眼睛,真的是好大方的奖赏啊。

    也不能说不多,毕竟二十多名人类玩家带十多只虫族玩家,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也就只耗费了七八十千克的营养膏。

    可这么一眼看过去,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感觉。

    帕克这时候反而诚心诚意的说了句“谢谢”。

    马特罗并不理会帕克,深深觉得这个少年远远没有他的上一任来的讨喜,要知道那个名叫阿库利的坦隆尔人,只是给他们送了一只星落虫,就获得了相当多的食物奖赏。

    那可都是他们星际人才吃的食物,甚至里面还有两瓶酒,可比什么营养膏来的珍贵重要多了。

    不过让帕克知道的话,他还是更愿意要这些营养膏,那些食物,上一任的阿库利并没有全部吃完,相当珍惜的剩下了许多,都便宜了帕克。

    帕克把那些东西一部分拿回家给了家人,一部分献给了女王陛下,味道确实不错,但数量真的太少,加起来还不够他们一家人吃两顿,充其量也就算是零食。

    马特罗不知道帕克的想法,只是顶着玩家们那让人极不舒服的眼神,干咳一声,吩咐帕克,“让他们把那只生物搬到检测仪里去。”

    明明距离不远,马特罗却连和那些普通坦隆尔人说一句话都不愿意,还要让帕克来当这个中间人。

    马特罗的态度彻底惹恼了能听到他说话的玩家们,这下子,玩家们对于要对这些星际人下手,是在没有一点抵触了。

    “哇,他们看起来受的伤好严重。”普鲁诺在和特鲁斯聊天,对着模样不太好的玩家们流下了鳄鱼的眼泪,散发着不值钱的同情。

    玩家们打起架来都是往死去的,这会缺胳膊断腿的都有,兢兢业业的感受着另一批虫族玩家们,主要是怕引起怀疑没敢找孵化巢进行恢复,所以模样看起来格外励志。

    “我们的那些武器就在他们手里吧。”特鲁斯皱着眉看了两眼,感觉自己的武器落在这些脏兮兮的坦隆尔人手里,都变得同样脏兮兮的了。

    因为一路上还要让人类玩家们压着那些虫族玩家,所以星际人并没有把玩家们的武器给收回,而是让他们拿着到了现在。

    玩家们一个个把高科技武器别在身上,有点不伦不类的搞笑感,就像是地球上有名的那个小品,太君让我给您带个话的那个形象。

    说武器也脏兮兮的,这点是绝对不对的,毕竟玩家们一个个都特别在意手里的那些武器,珍惜的很,一天擦八回都嫌少了。

    都知道这玩意八成就是个限时体验卡。

    帕克随手点了两个看起来比较健全的玩家,让他们压着‘阿尔是我老婆’打头阵,这都是用虫族精神网络商量好的事情。

    人类玩家上手比较虚,没用真力气,‘阿尔是我老婆’又早早弄开了身上的绳索,所以刚迈出没两步,就看见她一个横向漂移,从玩家手里逃脱了出去。

    三名星际人看见这突发的情况,顿时一愣,倒没有多少危险的感觉,只是反应没那么迅速。

    然而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底下那些“坦隆尔人”反而激动了起来。

    “砰”的一声就开了枪,直直朝着‘阿尔是我老婆’的身后两步射去,还很有气势的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一下子变得自己好像非常有理的感觉。

    马特罗一时也没觉得这些“坦隆尔人”的反应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认为他们对这些杀了自己不少同类的生物有些仇恨,所以反应才会这么激烈。

    所以这会他还出声对帕克说,“你让他们别打死了,抓活的!”

    全然不管,如果抓活的,又有多少坦隆尔人可能因此受伤去世。

    “这里太乱了,白月,开门,我们先回去。”普鲁诺后退两步,拉了一下特鲁斯,他直觉好像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特鲁斯没理会普鲁诺,把自己的配枪拿了出来,对准了‘阿尔是我老婆’……身后的人类玩家们。

    ‘太阳当空照’诧异无比的摸了摸自己突然空荡荡的前胸,没想到他从先前耶古森林里的乱战中活了下来,却突然栽倒在了这里。

    “妈的,怎么又是我……”留下遗言,‘太阳当空照’不甘心的倒地。

    “特鲁斯你……”普鲁诺皱眉,停下来了脚步,有些不快的出声,“你在做什么?星际法规定……”

    “我在帮忙制服那个虫族怪物嘛。”特鲁斯笑的很无辜,“谁知道它跑的太快,我打歪了呢。”

    “你!你不怕他们……”普鲁诺气极,他知道自己这个同伴有些不太好的爱好,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他们手里可有武器!”普鲁诺压低声音警告。

    “怕什么,他们还敢攻击我?”特鲁斯冷笑,看不起这些只会像猪一样等待宰杀的黑皮次等人,看的同类死在眼前也只会怯懦的退群,或者跪下求饶。

    以往他不敢这么做,只是马特罗已经说过,这次的事情会被完全隐藏,所以这次他做了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完全可以大胆一点。

    然而和特鲁斯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玩家们看着‘太阳当空照’倒地之后,一下子就疯了。

    “你们可都看见了,是他先动手的!”

    “我看到了!我作证!”

    “兄弟们,冲啊,反击时刻到了!”

    玩家们原本还在犹豫要怎么上,但是没想到,星际人竟然主动给了他们借口……就是挨打的大兄弟有点惨。

    ‘光明磊落井下石’也愣在原地,他原本想的是,让‘阿尔是我老婆’往星际人身边跑,然后他们来个开枪误伤,结果哪知道,这群星际人竟然把他想到的戏份给抢了。

    那好吧,他们只能临时换成“复仇”的戏码了。

    在特鲁斯那句“他们还敢攻击我?”话音刚落下,眼前突然就一花,能源盾被触发了。

    ——他们真的敢。

    特鲁斯和普鲁诺对视一眼,二人都有点蒙,再看着嗷嗷怪叫冲上来的这群玩家们。

    普鲁诺反应快了一步,转身就往后跑,准备先跑回星际飞船里面再说。

    能源盾触发后并不是瞬间就消失,它会因为攻击的质量而决定存在时间,比如如果是一发狙击枪的子弹,能源盾要不了一会就散了。

    但是这会玩家们用的武器,虽然看起来威力很大,实际上却是星际人手里头杀伤力比较小的一批,所以能源盾还能维持一会不破,给了星际人足够的反应时间。

    但普鲁诺一回身就惊住了,原因无他,白月根本没有给他们打开舱门。

    马特罗也察觉到情况不对,准备后撤以防万一,这会也发现了舱门没有打开,不停的大声呵斥,“白月!白月!开启舱门,你在做什么?”

    迟迟没有回复的声音,马特罗心一下子凉了,仿佛有不受控制的事情发生了。

    但马特罗并没有像其他两人一样慌乱,而是皱着眉决定先遏制住眼前的混乱局面,拿起武器朝天开了一枪,并大声喊话。

    “刚才只是意外!都不要慌乱!先放下武器!”

    可惜玩家完全没人理他,甚至这会都已经毫不掩饰的开枪对准了他,砰砰两声,激发了他身上的能源盾。

    “我也是不小心失误,打歪了,不好意思啊!”玩家们学着特鲁斯的借口喊话。

    

    马特罗看着和自己有相当一段距离的‘阿尔是我老婆’,很是无语,差成这样,怎么也不可能是打歪的样子,同时也确定了,这群“坦隆尔人”有问题。

    联想到白月的沉默,马特罗清楚,这里出现了大问题。

    但对他们相当不友好的是,他们这次出来并没有携带多少装备,能源盾也只能坚持一会,所以如果不想出事在这里,就只能先解决这些“坦隆尔人”才行。

    想到这里,马特罗也不去无谓的事情了,朝着其他两个星际人的位置跑去,他们三个在一起,还算有反抗能力,不然迟早被逐个击破。

    “卧槽!来个人先把我们放开啊!”还被束缚着的虫族玩家们被眼前变故也震惊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人类玩家们跑过去打星际人了,他们还被绑在这里无人问津。

    就一个被提前放出来的‘阿尔是我老婆’在满地跑,他们总都想要跟着上啊。

    不过,这会人类玩家都上了头,还真没有人理会他们了。

    ‘阿尔是我老婆’正上头的左右横跳,试图用自身的灵活性,让人类玩家们的“人体描边术”看起来不那么假,没想到只是短短几秒钟的变故,人类玩家们装都不装了,直接枪口对准星际人。

    让她突然僵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怎么个反应才好了。

    正好被捆着的其他虫族玩家在呼叫帮助,‘阿尔是我老婆’看了眼直接对上了的星际人和人类玩家,毫无阻碍的就回到了其他虫族玩家这边,一个个的解开了他们身上的束缚。

    马特罗倒是注意到了,但他没有阻拦,想着这群生物是被那些“坦隆尔人”抓来的,应该很仇恨他们才对,放出来应该能对这些“坦隆尔人”造成威胁,减轻他们身上的压力。

    这群“坦隆尔人”实在诡异,有非常强大的反应能力,让那些攻击很难击中不说,明明身上受了伤,也面不改色,一点不影响身体的行动。

    而且足足二十多人,二十多把武器,他们却只有三个人,三把武器,双拳难敌四手,只能依靠身上的能源盾稍微进行抵抗。

    哪怕这会他们已经杀了七八个“坦隆尔人”,压力却一点没有减轻,反而随着能源盾的能源消耗,而不停增加。

    马特罗莫名有些恐惧,因为他从这些“坦隆尔人”身上看到了虫族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