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快穿:摊牌了,我就是卷王!-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青云宗十年一次大选,是修仙界的一大盛事。

    青云宗的掌门长老也纷纷会出席这次盛会。

    按理来说,微澜仙尊也该出席,但她今天没有来。

    来的只有顾淮一个。

    微澜的弟子不多,除了顾淮,还有一个大弟子如今在外游历,二弟子带队在外头解决妖兽入村的问题。

    众人纷纷猜测微澜仙尊今日不来的原因。

    答案只有顾淮一个人知道。

    微澜仙尊在书中不胜酒力,顾淮给她的茶里掺了一点点果酒,现在按照她的设定,大概得睡一个时辰,正好错过师徒双选。

    原本属于微澜仙尊的位置空着,只有顾淮坐在一侧。他微微抬指,桌上原本备给仙尊的灵果就到了顾淮的袖中。

    轻轻一丢,顾淮含住一颗葡萄,在不惊动众人的前提下尝了一口。

    味道不错,全部带走。

    微澜仙尊的桌上一瞬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了。

    原主顾淮是个不能吃东西的设定,顾淮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的变化,但是被人问来问去终归惹人厌烦。

    同门之中要是动起手来太过麻烦,不如低调行事。

    顾淮扫了一眼旁边还有个空位,默默把上头的果盘清了一半,接着若无其事的往下头看。

    这届优秀的弟子很多,不过个个都是男主的踏脚石。

    毕竟种马文,雄竞现象严重,主角团除了男主全是女人。

    系统里对于这些人的描述都太过简单,光远远一眼看过去,除了主角谁也分不出来。

    之所以能认出主角,实在是因为后者太过显眼。

    他背着巨剑,脚步看起来却很轻快,周围人纷纷看向他,或赞或叹,表情不一。

    很快,就有人凑到了他面前,大概是嘲讽了他什么,被主角一柄巨剑压得喘不过气来。

    每个人经过测灵石,展现自己的天赋属性,主角也不例外。

    他将手放在了测灵石上。

    直到这一幕,还是正常打脸文的剧情。

    主角自信满满,其他人依旧或赞或叹。

    测灵石弥散出来的黑雾,却晃了众人的眼。

    “暗灵根?”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在喊。

    低阶修仙者立刻恐慌起来。

    主角站在测灵石前,满脸不可置信。

    他怎么可能会显示出暗灵根来?他分明就是五行灵根!

    有帝尊替他遮掩真实属性,他只可能显示五行灵根!

    “怎会如此?”主角低头,问自己脖子上的玉珏。

    玉珏:“不知。”

    说完就没了声音。

    玉珏很少如此。尽管他不常说话,但有什么问题,他总会很耐心的解释。现在这样是什么情况?

    顾天一捉摸不透。

    既然是暗灵根,那恐怕青云宗这一届弟子选拔不会再挑选自己。

    谁不知道,暗灵根一出,天下皆乱?有这等祸害一样的预言,没人敢收他当弟子。

    顾天一站在原地,无视旁边混乱的人群,思考该如此解决这个问题。

    他是不是可以乔装打扮一番,再进行一次测试?

    毕竟青云宗十年才招一次人,要是错过这一回,又要等上许久。

    顾淮也在上头暗暗观察他的举动。

    他发现了顾天一脖子上玉珏的异常,并且第一时间阻隔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交流。

    里头那个老家伙太吵了,让他自己在玉佩里好好冷静冷静,不要打扰他的烤鱼小哥。

    至于暗灵根......

    完全不是问题。

    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一阵清风,人群里的顾天一消失不见,半刻钟后,他出现在了顾淮的听风阁中。

    “你是什么人!”顾天一心生警惕。

    他看得出来面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已经是金丹期,自己和他交手恐怕没有一击之力。

    现在联系帝尊又联系不上,叫顾天一有些不安。

    “你现在出去,等长老发现你的存在,你觉得会如何?”

    顾天一知道。

    外头都是些老怪物,自己此刻出去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联系不上帝尊,他最强大的底牌没有了。

    暗灵根是禁忌,他确实不能胡来。

    “你抓我来干什么?”顾天一依旧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

    他没忘记,自己身上的巨剑不是一般修士能举起来的。即使他是金丹期,也没有那么容易带走自己。

    想到这里,顾天一将自己的巨剑往身上背了背。

    巨剑还在,说明他是真的一点都没受到巨剑的影响,轻而易举的就把自己给带起来了。

    难道他还隐藏了实力?

    顾天一很是怀疑。

    “我是为了你好。你却怀疑我。”顾淮瞧着他。

    顾天一嗤笑:“谁知道呢?大家各怀鬼胎,谁能说得过谁?”

    顾淮没说话,抬起手,手里有黑烟散出。

    “魔气?你居然有魔气?你是魔族中人!”顾天一惊得跳了起来。

    顾淮当然是。

    他不光是,他还是魔族派来的卧底。

    但是他不可能承认。

    “你也这样想?”

    顾淮凌空坐下,悬浮在半空,用的却是纯粹的火灵力:“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身怀暗灵根,就是祸端?”

    “胡言乱语!”顾天一恼怒,“这都是那些卜师胡说八道!我一心向道,怎么可能会成为祸端。”

    顾淮淡淡睨了他一眼:“你为自己开脱,却给我定罪,不觉得太无耻了些?”

    顾天一张口,想要给自己解释两句,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难不成你还能有什么难言之隐?总所周知,只有魔族的人才会有魔气!”

    当时,顾天一也就是凭借这一点,认定原主顾淮是魔族中人,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顾淮垂眸,心里飞速编造新鲜的故事:

    “我娘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散修。”顾淮说的很慢,“我爹,是魔族的亡蝠。”

    亡蝠?顾天一听见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

    魔尊的八大手下之一,好色残忍,不是东西。几个魔族分支,他最讨厌这一支。

    连带着,他看着顾淮的眼神也不好了。

    顾天一很不客气的道:“不光是散修还是别的什么修,和魔族苟合,简直就是我们修仙者的耻辱!奇耻大辱!”

    顾淮没有辩解。

    他说:“所以我娘自爆,宁死不肯生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