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探窗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冲进青铜大门。

    气喘吁吁,黑暗的甬道之中,似乎还潜藏着数不清的危险,这狼狈的一行人,各自心季。

    林峰不得不燃烧起来祭火,驱散了周围的黑暗,保护众人。

    又进入了真正的危险之地,被佛陀厌弃的多罗摩诃寺。

    他没有去用祭火燎烧周围的毒物,没有忘记自己前面的教训,林峰还记得前不久用祭火去灼烧痋术花皮大蟒,惊动了这里的护法,叫那些猎犬全部都报销在了此处的事情。

    迄今为止,他都不知道这护法是什么。

    它出现的忽然,离开的也了无生息。

    加马兰只知道这是守护此地的护法,至于是什么护法,什么形态,加马兰说不出来,全靠祖上传下来的只言片语来揣测此处。

    他只晓得一件事情。

    那一只护法,只要吃饱了,就会陷入沉睡,不再刺激它,它就不会醒来,亦不会伤人。

    他是这里最为无害的一只护法。

    林峰的,勉强感受出来过护法形态,就像是一片阴影,至于它的食器在哪里,林峰觉得一片阴影,可能并不存在口器这样的东西。

    刚才的乱战似乎还在眼前,林峰惊动了那些寄生在了别人身上的物件之后,那些蜈蚣朝着别的土人脸上扑了过来,慌乱之中,有土人熄灭了自己手中的火把。

    黑暗降临,没有矗立在光明之中的土人,一个个都无助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点声息都无。

    要不是林峰举起来祭火,怕是整个土人队伍,都要折在青铜门外。

    刚才兵荒马乱,他也没问加马兰他看到了什么。

    现在在林峰的“天生神力”之下,将外面的铜门关掉,也顺便关掉了他们的后路,他们暂时安全,来到了里面的甬道之中,身后不会再出现敌人。

    林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甬道,一边询问加马兰,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加马兰:“恶魔的蛊惑。”

    林峰:“细说。”

    加马兰:“恶魔变成了无头祖先的模样,在里面蛊惑我们。”

    林峰:“都没头了,你怎么认出来他们的?”

    没忍住杠了一下。

    加马兰并不生气,生气也需要力气,他现在没多少气力,连呼吸都要不断的用力,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珍惜自己的每一涓滴力量。

    “祖先的衣服我们还是认识的,祖先和智者,经常会在我们的梦中出现,教导我们,恶鬼化作的形象,我一眼就看了出来。”

    林峰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他微微举起来了自己手里的祭火。

    通过了青铜门,按理来说,他们现在应该就在寺庙之中,只不过这寺庙,看起来和加马兰说的并不一样,它似乎并不是因为被佛陀厌弃,沉降到了地下,不见阳光。

    它似乎就是建立在地面以下。

    与其说它是一座镇魔寺庙。

    不如说它是阴寺。

    所谓的阴寺,和丛祠不一样,丛祠是在野外供奉不知名神仙的地点,里面供奉的是神,可是阴寺不一样,阴寺之中供奉和镇压的是恶鬼。

    类似于招安。

    这种建立在地下的阴寺,更加恐怖。

    要是林峰没有记错的话,这一种阴寺,其实就是一尊大墓!

    他们与其说是来镇魔,不如说是来倒斗!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法剑,法剑还在汲取此地的力量,没有恢复土遁术,换而言之,林峰此刻没有土遁术加持在身上。

    他并不觉得自己可以跑的过无形无质的护法,此刻,在他身边活着的,不过寥寥数人。

    加马兰的脸色已经很灰败了。

    至于剩下来的几个土人,也没有多少斗志。

    林峰以音开道,在雷鸣一样的声音之中,带着他们驱散了青铜门后面的恶鬼,强行撞开了青铜大门,里面传出来了一阵恶风,就像是有一只恶鬼,专门藏在了门后熄灭他们的火把,林峰现在举起来祭火,还能感觉到有阴风在吹他的祭火,想要将他手上的祭火吹灭。

    很显然,这个甬道,也没有它看上去那么的安全。

    和他们一起进来的土人,加上加马兰,只剩下六个人。

    和他一起,七个!

    此刻,这些土人都在休息,他们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仅仅是刚才那一顿兔起鹘落之间的搏杀,就叫正常人心力交瘁,他们拿出来了骷髅头,呢喃低语,安抚心神。

    林峰沉默不语,站在原地,手持火焰,驱散黑暗。

    他脑子里面,又想到了他见到的画面。

    那扇青铜大门上,左下角,吐蕃的君王和菩萨,联手镇压的恶鬼,他最进来之前,看了一眼,就一眼,看完了之后,他至今都在沉默。

    他忽然联想到了埙老师“疯”之前研究的课题。

    许老师告诉他的,韩教授的老师勋教授,在好端端的一次考古之后,忽然提出来的理论。

    高原、西域、古蜀、湘西等地,和殷商文化同源的另类文化,埙老师认为,在古蜀、湘西、西域等地,出现过灿烂的文明,这些文明在秦汉时候,就曾经出现在中原之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明。

    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消失在了历史的典籍之中。

    只有在一些只言片语和墓葬之中,才有它们存在的证明。

    要是将埙老师的“疯言疯语”当真的话。

    林峰就有些理解自己在铜门上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幅密教统治下的吐蕃降魔图,时间大约是在中原王朝的唐朝中期,起码在松赞干布之后,不知道是写实,还是抽象,反正按照青铜大门上说的,这是当时的吐蕃君主或者将军,是在一位菩萨——可能是在多罗菩萨的帮助下,带领着他的部下,战胜了一群从坑里面爬出来恶鬼。

    但是那些从坑洞里面爬出来的恶鬼,并非是常见的某一种兽形。

    也不像是密教壁画和凋塑之中,常见的,被降服的恶魔形状。

    他们更类人。

    刻画了这一切图桉的人,绝对是一位高明匠人。

    对于这些类人,工匠寥寥数笔,就刻画出了这些被镇压的恶魔的神韵。

    他们着重将自己的笔墨,落在了菩萨和君王勐将的身上。

    但是那种韵律,那种深入其中的韵律,叫林峰十分熟悉,那种感觉,似乎就在嘴边,林峰却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所以他选择闭嘴不言,仔细的回忆。

    在这不算是安静的甬道之中,林峰还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呼吸声音。

    因为这些甬道的特殊性——它们就像是一个回音壁,只要在这里传出来一点点的声音,都会被无限的放大,随即返回来,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制造这里的能工巧匠巧夺天工的对于在甬道之中,发出的声音,分出了类别。

    普通的声音,哪怕是他们大喊大叫,都不会发出像是雷鸣一样的声音。

    顶多就是杂乱的叫人心烦气躁。

    反而像是法咒一类的东西,都可以以极低的声音传出巨大的声音,随后宛若雷鸣!

    震慑效果强大的惊人!

    这种特殊的机制叫林峰怀疑,工匠们这样制造的原因,是不是方便僧侣站在门口使用法咒?

    要是这样的话,联想到了此物的格局。

    八爪蜘蛛。

    八个爪子是用来增强法咒威力的甬道,里面的胸腹镇压魔头的话,至少要有八位僧侣站在蜘蛛腿外面,大声的念诵,八道法咒一起镇压其中的恶鬼\/恶魔,要是这样的话,这里面的恶魔,到底是什么东西?

    值得他们这样大动干戈?

    从此地的布局来看,不管是多罗摩诃还是波耶都朱寺,都是从吐蕃那边穿过来的寺庙。

    他们镇压的魔头,是本地的恶魔,还是像前面的壁画之中恶鬼\/恶魔一样,也是从吐蕃经过南诏,传到了此地的恶魔?

    这个恶魔,除了传说之中的蛊惑人心,还有什么作用?

    并且从单纯的布局上来看。

    地下是阴寺。

    那么在这上面,应该也有人声鼎沸的阳寺,千人僧侣及其仆从的话,供养这些吃喝拉撒的僧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些开支是谁开销?

    是蒲甘王朝吗?

    上面的阳寺,又去哪里了呢?

    为什么现在连一点点的残垣断壁,都见不到呢?

    人在安静的时候,就容易呼吸乱想,林峰从东想到西,广阔无沿。

    就在林峰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远处的呼吸似乎近在眼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有了反应,这说明有东西在攻击他!

    静静的闭上眼睛,林峰就感觉到了攻击他的“人”,或者不是一个人。

    是一群“人”。

    模湖的影像,叫林峰有些头皮发麻,不是因为里面危险,是他ptsd有些犯了。

    众所周知,能够叫林某人头皮发麻的,就是虫子!

    捏麻麻滴,毒虫豢养大户是吧!

    你在这里豢养毒物创业呢!

    林峰手一招,大量的风顺着他的眼前冲了进去,很快,林峰就对于甬道之中,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并且他感觉到,在此地休息,并非一件好事!

    那些毒虫在复苏!

    “准备好驱虫药,我们应该走了,不然等会儿,我们都要成为虫巢。”

    林峰说道,顺便将风盘桓在自己周围,将头发盖住了自己的领口,确保不会有任何一个部分,被趁虚而入!

    听到林峰的话,加马兰强行站了起来,他再度拿起来了脖子上的几个骷髅头,虔诚的跪拜他们。

    在林峰的目光之下,他看到加马兰跪在地上,亲吻这些骷髅头。

    对着他们虔诚的说话!

    这些土人,猎头传统,古已有之。

    头颅,是他们的身份象征!

    猎头最多的人,就是部落之中的勇士,可以得到优先交配权和资源分配权。

    不过他们随身携带的头颅,也不是都是手下败将的“战败品”。

    恰恰相反,他们身上还会带着先祖的头颅,每一代的加马兰死亡之后,都会被送上花床,在他的额头上放上加马兰,随后进行熏制,最后将头颅斩下来,用以传承智慧。

    这些祖先之灵。

    只有后一代的加马兰可以携带。

    就像是现在,每一代的加马兰只有在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请求祖先的帮助。

    加马兰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祖先的头颅,对着头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林峰依然没有看懂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不影响他看到效果!

    随着他的深吸一口气。

    加马兰的神情肉眼可见的好转,他站了起来,晃动着自己手腕上的铃铛,对着自己身边的族人进行了最后一次祝福,随后拿出来了膏药,燃烧之后示意他们吸食。

    “为了祖先而战吧!”

    加马兰喃喃自语,林峰虽然听不懂加马兰的话语,但是他看得懂加马兰的动作。

    这是没打算叫他们活下去。

    加马兰似乎还实施了别的法术。

    在他们周围走来走去。

    最后,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示意林峰可以走了!

    加马兰做完了这些之后,带着浑身的甜腻走了过来:“大明人,你看到了什么?”

    林峰:“虫子,不排除是痋术,接下来你们最好小心一点!

    前面大约是五百多米的甬道,在甬道两边有人挖开了壁龛,在壁龛里面,到处都是施受了痋术的人,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要是我们再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这些壁龛里面的‘人’,就该出来打我们了!”

    加马兰没问米是什么计算单位。

    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可怕,林峰问过他们了,他虽然也是巫师,可是他不是黑巫师,也不会痋术。

    “里格拉岛什么人都有,曾经这里还有阜府会馆,你说的这些痋术,只有离群索居的黑阿沾才会施展,他们大多数住在墓园和尸林之中,和我们无关。”

    不过这里的痋术,看起来不像是离群索居的黑巫师可以制造出来的。

    林峰要走在前面。

    被加马兰拦住了。

    “大明的勇士,你的灵觉无比的重要,我们需要你,所以,叫我们的这些勇士先走吧,祖先会庇佑他们英勇的魂。

    我会带着他们的头颅离开这里,他们的头颅将会和祖先的身体埋葬在一处,那是他们的无上荣光。”

    加马兰说道。

    林峰目光在这些人身上扫了一眼,没有和加马兰纠结这件事情。

    他点了点头,看着这些勇士们先走。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第一个壁龛。

    和林峰的风观测的差不多。

    有人在甬道的两边,都挖出来了一米五乘以一米五的神龛。

    深度大约在四十五厘米左右。

    壁龛之中,指头粗细的蜈蚣密密麻麻的纠缠在一起,滚动着,偶尔爬下来,滚在地上。

    它们似乎并不在意外面的人。

    在这壁龛的前面,还有一盏阴惨惨的灯,至今还在燃烧。

    林峰也不知道蒲甘王朝是多少年到多少年之间,但是他知道郑和下西洋是什么时候,几百年的时候还能继续燃烧的蜡烛,林峰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传说之中的交人鱼油制造的长明灯,才有这个效果吧!

    经历了这么多年,林峰看的很清楚,这些尸体都是经过精心炮制的,不管是历经了多少年,有多少毒虫从他们的体内诞生,他们的人皮都是坚韧不破的!

    因为那是牢笼!

    在这种长明灯的阴间光效之下,林峰看到这个人穿着明军的铠甲,从他的鼻子,嘴巴之中,来来去去的虫子进进出出,惨叫和哀嚎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之中钻出来,以一种常人听不见的声音。

    林峰很清楚,这是有人用邪术禁锢了死者的魂魄,也就是说,从肉身的角度来看,他们已经死了,但是从灵魂的角度来看,他们还是活着的,有人使用了邪术,将他们永远禁锢在这里,看着自己的肉身成为了虫子的培养皿。

    这是痋术。

    以怨气为基准,折磨出来他们的滔天怨恨,然后以怨恨为资粮,培养出来各种诡异莫名的存在,驱赶邪物。

    这就是痋术的基础!

    林峰看到这里就知道不好,因为他知道,要是郑和真的完全镇压了这里的话,他是不会放着这么多的痋术培养皿在这里。

    他会顺手除掉这些东西。

    起码不叫和他一起的明军尸体留在这里!

    毕竟,郑和作为下南洋的正使,怎么样都应该有一些天朝上国的傲气在,何况和他在一起的,还有诸多读书人。

    天朝上国的天兵被制造成为了邪术的培养皿。

    体统何在!

    这里能有大明宝藏?

    这明明就是一处谁也不愿意沾手的烫手山芋,加马兰这个土人老狐狸,没有一句实话!

    卑鄙的本地人!

    林峰继续朝着前面看,发现这些壁龛里面,都是这样的情形,十米之中,差不多有四个到六个这样的壁龛,简单的换算一下,差不多有两百到三百个壁龛。

    这一条路,谁都走的极其忐忑。

    但是谁知道,这一条路,却分外的好走,直到他们走到尽头,都没有遭受到任何的伤害,林峰数过了,周围的这些培养皿,不全都是明军的尸体,还有一些明显是当地土人的尸体。

    至于僧侣的尸体。

    一具都没有。

    来到了这一条蜘蛛腿的尽头,林峰看到了一堵石墙,上面极其朴素的什么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林峰看着这个石墙,有了一种极其心慌的感觉,就仿佛是他要铸成什么大错一样。

    要是打开了眼前的这个石墙。

    就会放出真正的地底恶鬼!

    不过不用他犹豫了,看到了石墙,加马兰眼神之中露出来了一丝喜色,他大声的说了一些什么,随后,那些不怕死的土人,就推开了石墙!

    这是一个旋转门。

    林峰已经做好了斗法的准备,但是没有想到,打开的石墙里面,什么都没有出现!

    也没有东西试图除灭他手中的祭火。

    一切如常。

    这反而是最大的不正常!

    林峰和他们一起走进了这里面,走进来了这一座传说之中,镇压着恶鬼\/恶魔的寺庙。

    这是一座佛塔,不用担心在里面遇见火焰熄灭的可怕事情,他在这里面,就看到了最顶端的大日如来。

    那大日如来以特殊的矿物用作颜料,至今都有莹莹光辉散播出来。

    看起来像是一个放射源!

    看着这里的布局,林峰才长出了一口气,他看着自己身边的加马兰说道:“这就是你告诉我的大明宝藏?”

    加马兰想要说话,但是他蠕动了一下嘴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和他一起进入这里的土人嚎啕大哭了起来。

    林峰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这里的危险出自于何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和都要炸了。

    外面的门没关。

    不过能够从这里跑掉的可能性,林峰说实话,他觉得真的不大!

    这里压根就没有镇压魔头!

    恐怕谣传在外面的那个传说,这里有波耶都朱寺的高僧镇压魔物,都是假的。

    这里的人。

    才是真正的魔物。

    他们不是本地人,他们应该是卑劣的外来者,外来者的意思是,他们是从吐蕃传过来的,代表着埙老师所研究出来的高原消失文明的一部分!

    难以言喻的一部分!

    ……

    在这原始森林的外面,“祖父”带着他牛一样的猎犬,来到了墓园外面,听着那些苦修者说明情况,那些苦修者极其畏惧的“祖父”。

    “papa,不管怎么说,问题都在你的这一面,你的那位侄子有问题,你的猎犬带着他跑过了猪芭拉河,进入了那里,臭老跟着他走了进去……”

    苦修者说道。

    “祖父”打断了他们的话,郑重的说道:“不用你们来评价我的后辈,你们的意思是,我养的狗带跑了我的后辈?”

    苦修士点了点头,“祖父”露出来了一丝残忍的表情,他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即默不作声的朝着原始森林深处走了过去,不过按照这些苦修士对于“祖父”的理解,负责豢养猎犬的人,应该都要倒大霉。

    他们应该会被“祖父”杀掉。

    “祖父”本来就是这样残忍的一个人!

    还有臭老,臭老没有看好“祖父”的人,一定会受到最残忍的惩罚,苦修士们看着祖父离开,默默的回到了道场。

    “祖父”站在原始森林外面,牵着猎犬过了好大一会儿,这才转头回去。

    “死了一个。”

    他说道,“还剩下来十一个!”